砰,又是一拳击中陆林轩的腹部,阳叔子气也消了,表情也随之显得释然,语气平淡道:“便只有如此了。”说完阳叔子看向李星云,表情有些复杂,那个人的计划,终究是要开始了,他避无可避,一天,是不良人,一辈子,是不良人,归隐山林,终究抵不过一纸不良人之印。

    阳叔子这话其实是对李星云所说,但听在陆林轩耳里却又是另外一个意思,你,便只有如此了?这是问句,也像是感叹句,已经受了不轻伤势的陆林轩愤然爬起,握剑竖于胸前,青莲剑歌的最后一式,也是刚才她师哥和师傅对拼的招式,惊鸿!

    没道理的,没道理的,她受师傅亲传,到头来却远不如偷学八年的师哥,她不服!

    嗖,一剑刺出!

    叮!

    阳叔子曲指一弹,那剑尖便已然歪了方向,“华而不实,你和你师哥,差远了,早知道如此,当初我不如让伱师哥学剑,由你来继承我的一身医术。”

    “罢了罢了,如此劣徒,凭留世间简直辱我威名!”阳叔子瞬间闪身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然落于陆林轩头顶,赫然是那剑招惊鸿,一道白光贯日,阳叔子之势比起李星云所施展的惊鸿更加可怕!

    陆林轩不躲不避,脸上满是倔强,死便死了,她死也不避,心中一口郁气吐出,前路一片豁然开朗,陆林轩闭目挥出了贯通全身经脉的一剑。

    咔嚓!

    剑折!

    轰!

    阳叔子的剑指在折断陆林轩手中宝剑之后便点在了她的额头上,一道气势爆发开来,阵阵微风不由得吹动了站在剑庐之下李星云的衣衫,李星云面无表情地看着阳叔子的表演,抱着膀子甚至觉得此刻没有瓜子是一件极其可惜的事情。

    啪嗒,鼻青脸肿的陆林轩摔倒在地,阳叔子扭头看了眼无动于衷的李星云,冷声道:“哼,你装了八年,恐怕就连对你师妹的感情也是装的吧?如此也好,你我师徒缘分已尽,你尽管下山去吧!”

    阳叔子神色复杂,他突然有些不认识眼前这个他当亲儿子养了八年的少年,叹了口气,阳叔子甩手道:“把这个东西送往藏兵谷,那里有你需要的人在等你。”

    李星云没有理会阳叔子扔出的盒子,反而是一步步走上前抱起了陆林轩,随即扭头看着阳叔子道:“气消而不绝,凝而不散,内力似消实长,师妹现已开窍,不日便可突破中星位,不知师傅何来这么大的怨气,是觉得我没有出手救师妹吗?”

    “你!”阳叔子有些懵,扭头看向李星云,颇有些惊讶,随即又转为欣慰,于是微微侧身不让其看到自己嘴角的笑意,声音却依旧冰冷,“哼,倒是跟我学了几分医术!”飒!阳叔子心中的一块大石也随之落地,心满意足地甩袖离去,如此便好,李星云,虽然已经不是自己眼中的那个李星云,却还是那个自己认识的李星云,这样,他也便可以放心……去死了。

    ……

    “师哥……”缓过一口气的陆林轩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正靠在一个坚实的胸膛上,微微抬眸,那是一张既熟悉又让她感到陌生的脸,“你真的是我师哥吗?”陆林轩糯糯地朝着眼前的青年问道。

    “一直都是,别动,给你上药呢。”李星云语气不变,手中膏药却是迅速给陆林轩涂抹而上,有些凉意的膏药再配上李星云的手法,陆林轩顿时感觉一阵脸上痒痒的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师哥你能不能快点。”

    “别动。”李星云在陆林轩额头上敲了一下,陆林轩撇了撇嘴,有些委屈的道:“师傅干嘛那么说我啊,还有师哥,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的武功怎么就那么厉害了?你怎么一直都不告诉我啊?”

    陆林轩一股脑将心中的疑惑全部给抛了出来,只见李星云将药膏收起,笑道:“师傅那是给你开窍呢,你没发现你的内力比之前雄厚了不知道多少吗?现在你可已经是一位中星位的小高手了。”

    “什么高手,哼,师哥你才是高手吧?”陆林轩打量着李星云,双臂抱在胸前颇有些不满地说道:“你这八年在我面前装的和小绵羊一样,现在我才知道你居然武功这么厉害。”

    一想到自己跟着师傅学了八年武还不如师哥偷学了八年,陆林轩嘴角立马弯了下来,泪眼汪汪地看着李星云道:“师哥你一直都骗我。”

    “你也没过问我武功到底有多厉害啊?”李星云站起身收拾了药膏纱布,朝着陆林轩轻声说道:“明天我要下山,可能会回来,也可能不会回来,你我师兄妹一场,我前路未知,不想把你也卷进这场风雨当中,咱们就此别过。”

    “师哥……”刚才还泪眼汪汪想要等着李星云来哄的陆林轩顿时愣在床上,她心底瞬间涌起了一股巨大的失落和惶恐,和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师哥突然说要离开她了,“师哥你要去哪师哥?师哥!”

    慌忙爬起来的陆林轩顾不得身上还未痊愈的外伤,急忙朝着门外追去,“师哥!我要和你一起去,不管你去哪儿!”抓着门框的陆林轩朝着那道即将远去的背影用力喊道,她有一种很强烈的直觉,她要是现在不去挽留,那她的师哥可就真的永远离她而去了。

    李星云的背影顿时停顿了一下,嘴角微微掠起一个弧度,这个小师妹啊,以前被自己惯得太厉害了,堂堂李唐后裔被女人调教的和狗一样,这能忍?不能忍。

    没有回头,李星云的声音依旧平淡,“明早辰时出发,不要迟到。”

    “好嘞!”陆林轩一脸的雀跃,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已经掉坑里了,天色渐暗,先前的惊雷终究引来一场阵雨,李星云站在窗前静静地看着远山,眸中倒映的山景逐渐变换,直到满天星河倒挂,天晴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