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李星云。”李星云一边拿出一个木盒将其打开露出其中的干枯灵芝,一边对着王宗博笑道:“我知渝州驻军无兵符不可轻动,我所需不多,只要大人的三百牙兵即可。”

    在唐朝中期,各地藩镇军阀乃至将领都有各自私兵,最出名的也就是魏博节度使田承嗣创立的牙兵,后期各地军阀也将军中精锐或私人卫士称为牙兵,牙兵制度也在唐末五代十国时期进入巅峰。

    “三百牙兵,你怕不是想灭了玄冥教的渝州分舵吧?”王宗博眉头紧皱踢开脚下皮球走向面前青年,“玄冥教乃梁国国教,你是想挑起梁蜀之间的战争吗?”

    李星云嗤笑一声,向前一步和王宗博相对而立,“大人莫不是在说笑,乱世军阀难道还会有和平可言?是蜀国不想入主中原还是梁国不想一统天下?大人乃是武将,难道不想为自己的家国开疆扩土?”

    王宗博轻出一口气,摆手道:“我等不过他人手中刀剑,何来家国一说,你且走吧,此事干系太大。”

    李星云轻轻摇了摇头,叹道:“原本以为曾经的许存只是未遇明主,没想到现在成了王宗博,志气尽消,不过一川中鼠辈。”

    很简单的激将法,但是很实用,王宗博也知道这是激将法,但是他仍旧上钩了,王宗博多次被主背刺猜忌乃是他心底最大的痛,此时李星云一提降将,二提鼠辈,这让王宗博如何能忍?“小子,我忍伱很久了,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

    一步上前,内力翻涌,王宗博单手握拳一步捣出,拳法大开大合,一看就是军中好手,啪的一声,李星云轻松握住王宗博的直拳,下身扫堂腿瞬间就将这位大星位的将领放倒在地,李星云一脚踩在王宗博的胸口上,“我是什么东西?呵呵,我父任命成汭为荆南节度留后的时候,你敢这么对我说话吗?”

    荆南节度留后就是临时节度使的意思,成汭,也是王宗博的上一任主子,早在前几年就兵败自杀了。

    “什么!”王宗博顿时双目大睁,一脸的不可思议,他当初跟随成汭进军荆南,荆南就是由他所破,他之后被成汭猜忌追杀才又追随蜀王。眼前青年说他父亲任命成汭为荆南节度留后,他父亲能任命节度使?难道……是昭宗!王宗博喉咙有些沙哑,昭宗后裔?不是早就被朱温屠戮一空了吗?

    而此时庭院外王宗博的亲卫听见动静后也是纷纷闯了进来,唰、唰、唰,几名亲卫同时拔出腰刀对上了李星云和陆林轩,“放开大人!”

    “出去!”还未等李星云发话,王宗博当即就对着几名亲卫呵斥了起来,“我说让你们出去,老子还死不掉!”几名亲卫面面相觑,但都还是听命退出了庭院,李星云此时也收起脚任由王宗博站了起来,只见这名三十多岁的军中汉子此时看着李星云嘴皮子都有些哆嗦。

    “您当真是昭宗之子?您又从何处得知末将的信息?”王宗博抱着拳头颤颤巍巍地问道,虽然现在李唐已灭,但是大唐余威尚在,仅仅是李唐后裔四个字就让现在的王宗博不敢放肆,更别提眼前的大唐皇子似乎对自己非常了解。

    李星云笑了笑,很满意王宗博的表现,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利用好自己的身份和对方所处的境地,才能将自己这个身份所带来的利益最大化。

    若是换个蜀王的心腹爱将,那自然不会对李星云如此重视,可眼前的王宗博恰恰是一个郁郁不得志之辈,身处困境之局,前途未卜,李星云的出现和他所表现出来的强大个人实力以及浑身透露出的神秘感,都让王宗博嗅到了一丝不平常的味道。

    “王将军,现在交易还可以进行吗?”李星云没有回答王宗博的问题,反而单手托起手中木盒,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之人。

    “末将三百牙兵,全听殿下吩咐!”王宗博抱拳之后看着李星云试探着说道,“今日天色已晚,殿下不如且在我府中休憩,末将这就派人准备宴席为殿下接风洗尘。”

    “宴席就不必了,明日卯时,我再来见你。”李星云摆了摆手,他对什么宴席并不感兴趣,转身拉起还在发呆中的陆林轩就朝着外面走去,王宗博抱拳躬身相送,眉头紧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走出两步的李星云又回头看向王宗博,问道,“王将军,今年是哪一年?”

    王宗博愣了一下,自然道:“永平二年。”

    蜀国永平二年,也就是大梁乾化二年,公元912年,也正是在这一年,大梁皇帝朱温之子朱友珪发动政变,弑父称帝!

    “永平二年,乾化二年,呵呵,今年,朱温当死。”留下一句不明不白且没有后续因果的话,李星云拉着自己师妹消失在了王宗博的视野当中,王宗博此时还未反应过来,只是喃喃道,“朱温?大梁皇帝?今年当死……”

    呼……王宗博长呼出一口气,看着李星云消失的地方有些迷惑不解,“如今大梁尚在鼎盛时期,朱温怎么可能会死?大梁建国才几年?”王宗博眉头皱紧,今天这个疑似李唐后裔之人的出现,怕是要在这乱世当中掀起一番腥风血雨了,他,又该怎么选择?

    ……

    “师哥,你刚才气场太强了,那个王将军完全你牵着走。”陆林轩一脸惊艳地看着李星云,同时问道:“不过我不明白的是,师哥你是怎么知道这位王将军的身份的,还有你最后说朱温今年当死是什么意思?”

    李星云脸不红气不喘地淡淡说道:“虽然我八年来没有下山,但是效命于李唐皇室的情报组织却一直都与我有接触,懂了吗?”

    陆林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师哥是越来越神秘了,“对了师哥,你既然已经得到了千年火灵芝,为什么又要去药铺买普通灵芝,还买了些什么当归啊菟丝子淫羊藿什么的,这些药材都是干嘛用的啊?”

    李星云不怀好意地笑了笑,道:“真正的火灵芝用在蜀王身上岂不浪费?搞点壮阳药给他吃吃得了,这火灵芝我还有别的用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