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林轩一脸了然之色,双臂抱在胸前颇有些审视意味地看着李星云道:“所以,师哥你究竟瞒了我多少事情?哼,曾经还是说要做我的宠物,结果呢,都是骗人的。”

    “我说过这话?”李星云眼皮子跳了跳,差点蚌埠住了,不过记忆当中的他以前确实把这种话挂在嘴上……无奈扶额,李星云扭头勾着陆林轩的肩膀,低声道:“你师哥以后是要复国的人,给个面子,这种事情就不要再往外说了。”

    “哼,那就要看我心情了,本姑娘这几日奔波劳累的,师哥怎么说也要请我吃顿好的吧?”陆林轩咬着红唇一副已经拿捏了李星云的样子,李星云耸耸肩,笑道:“我以为多大的事呢,走吧,请你下馆子。”

    “好耶。”陆林轩原地蹦了下,胸前软糯颇有几分呼之欲出的架势,“走了师哥,今天我一定要好好宰伱一顿。”陆林轩亲昵地挽着李星云的胳膊,发现李星云并没有挣扎后脸上笑容更加真切了一些,这几日师哥变化太大,她实在有些惶恐,不过好在师哥还是那个师哥,变了,但也没变,一个真真切切的人就站在身边,她心中的不安总算是少了许多。

    李星云也未细想陆林轩的小动作,女儿家的心思可最难猜了,两人并肩而行,却没有注意到一双妙目正在街角处紧盯着二人……

    二人来到一家酒馆,眼看一对俊男靓女,酒馆小二立即就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两位客官,吃饭还是住店?”

    “两间客房,好酒好菜都给我上来,不差钱。”李星云掏出一块碎银很是豪迈地说道,就算是乱世也永远不要怀疑白银的购买力,普通酒馆的一顿饭是花不了多少钱的。

    那小二喜笑颜开地捧着手接过碎银,笑道:“哟,两位贵客里边请。”小二掂量了一下银子的重量,随后对着后厨方向高喝道:“东厢房二人,好酒好菜,招呼上……”

    不多时,酒菜上齐,李星云倒上一杯酒,一脸郑重道:“师妹,明日我便带你去拿玄冥教众人的人头祭奠李焕和陆伯父的在天之灵。”

    “嗯!”陆林轩用力点了点头,随即也拿了一个杯子,道:“师哥,我原本是不喝酒的,今天陪你喝一杯!”两人曾在八年前同时失去了一个对自己最重要的人,而李焕和陆佑劫都是死于玄冥教黑白无常之手,李星云之所以要借助渝州刺史之力也是为了确保能将这二人杀死。

    黑白无常虽然只是小小的中星位武者,但是根据李星云对原剧情的了解,这两个家伙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不仅仅死而复生了,而且实力一次比一次强大,其提升速度和修炼的诡异功法一度让李星云觉得他们才是剧中的主角,李星云可不喜欢养虎为患,既然决定了要弄他们,那就一次彻底弄死!

    砰。

    酒杯相碰,李星云将杯中米酒一饮而尽,这个时候还没有蒸馏酒,不管是粮食酿酒还是葡萄酒都度数不高,对于尝过后世白酒的李星云来说这酒与饮料无异,不过陆林轩这种小丫头倒还真是不胜酒力,一杯酒下肚,白皙的脸蛋就变得红扑扑的,莫名多了几分风情。

    “师哥,这酒的味道好古怪……”陆林轩撇了撇嘴,道:“真不知道你们男人为什么这么喜欢喝酒。”

    李星云笑着给自己倒满米酒,道:“这东西,并不是味道有多么好喝,我们喝的是酒吗?不是,是对过往的回忆,是对未来的期盼,是生活当中所有痛苦的解药。当然了,饮酒一定要适度,若是酗酒成性,那酒就不是解药,是穿肠毒药。”

    陆林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随后咂嘴道:“既然师哥都这么说了,那要再喝一杯,刚才没尝出什么味道,也没喝出什么感觉呢。”

    李星云一边给陆林轩倒酒,一边道:“而且还有一句古话,从酒品,看人品,有的人即便是喝醉了,也安安静静,就算要发泄,也不会影响他人,有的人喝醉了,借酒闹事,丢人现眼,这种人,酒品不好,人品难说,相处起来就要再三斟酌了。”

    “懂了师哥。”陆林轩点了点头,摇晃着酒液道:“那师哥你喝醉了是什么样子啊?”

    “我?”李星云笑了笑看着手中米酒一眼,微微抬了抬下巴,道,“你师哥千杯不醉!”

    “吹吧你就。”陆林轩一脸不信。

    “谁?哪个,敢言不醉,且与我较量一番!”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从包厢外传来,还有一个店小二的声音夹杂其中,“哎,这位客官,这包厢里面有人了!”

    店小二一脸赔笑地挡在一白色短发的青年面前,此人身穿锦衣长袍,一看就是非富即贵之人,店小二也不敢得罪,只能小心翼翼地劝解一二,“你,让开,不要挡着……我喝酒!”白色短发的青年一伸手就推开了店小二,几乎没怎么用力,此时包厢内的李星云和陆林轩二人也站起身来,李星云手握木剑挑开包厢门帘,露出一张红扑扑的酒鬼脸来。

    “嘿嘿,就是你说千杯不醉?来,与我同饮!”白发青年举着酒坛就要往包厢走,却见李星云一步上前,冷冷说道:“不请自来,阁下何人?”李星云看此青年虽然醉醺醺的,但是仍旧气质不凡,顿时心中对此人身份已经有了猜测,只不过他没想到自己行径已改,居然还能遇到他。

    白发青年被阻,一脸的无所谓,摆手道:“在下张子凡,今日,不醉不归。”此时张子凡也是看到了李星云身后包厢内的陆林轩,这醉鬼顿时双眼一亮,贱兮兮地笑道:“这位小娘子长的好生漂亮,哎呦,这是我失散多年的娘子啊。”

    “是你老母!”李星云抬膝就顶,咳、呕,张子凡被这一击膝顶顿时顶的干呕起来,“师哥打得好,好一个死酒鬼!”陆林轩此时也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刚才她还不能完全理解师哥的话,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啊,终于签约了,不容易啊兄弟们,可以投月票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