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在李星云一顿乱揍之后,酒馆当中也是多了一个白发猪头,李星云下手很有分寸,既不伤人性命,又让他吃足了皮肉之苦。

    “二位客官,二位客官,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店家小二以及店主此时都被这里的动静惊动了,纷纷跑了出来,那店主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此时更是急道:“二位客官,不能再打了,再打下去客人走完了,今日是小店招待不周了,你们今天的这顿饭就算我请了。”

    “当然要算钱,钱算他账上。”李星云提溜着晕死过去的张子凡,一把将其扔在包厢门口,道:“吃饭遇到这种人还真是倒胃口!”李星云可不管以后的张子凡会是怎样的人,就眼前这酒后发疯的傻缺样子,指不定哪天死在酒场上了。

    “就是,哪天被人打死都不知道!”陆林轩气哼哼地拎着行囊从包厢走了出来,谁知道李星云按着她道:“回去接着吃,都没怎么吃呢,不要因为这种人影响了食欲。”

    “噢。”陆林轩答应一声,听话的回到了座位上,师兄妹二人忽略了来自张子凡的小插曲,接着大快朵颐起来,至于张子凡被这酒馆老板如何处理了,李星云是一点都不感兴趣的,通文馆少主,在他看来,一钱不值,不过他对张子凡那天师府的疯子老爹倒是有几分兴趣……

    “变数太多了,走一步看一步。”李星云心中暗道一声,随即往嘴里丢了一颗花生米。

    “师哥,刚刚那人看穿着不像个普通人,怎么一副那样子啊?”陆林轩有些不解地问道,毕竟刚才那张子凡衣着锦袍,一身贵气,怎么看都像是个有身份的公子哥。

    李星云瞥了陆林轩一眼,道,“你是觉得普通人就会喝完酒耍酒疯吗?”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陆林轩连忙摆手,道:“就是看那张子凡人模狗样的,应该身份不凡,但是他那作态实在丢份。”

    李星云嗤笑一声,道:“不管什么身份,只要是人,就都有毛病。权力财富相貌确实会在别人眼中加上一层视觉光环,但人性本恶,该有的毛病,总归会有。”

    陆林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李星云道:“那师哥你的毛病是什么?好色吗?”

    噗……咳咳……李星云放下酒杯,夹起一根鸭腿放在陆林轩碗里道:“伱赶紧吃饭吧你,好吃好喝都堵不住你的碎嘴。”

    陆林轩忍不住捂嘴轻笑,师哥啊,好像脸皮比以前薄了点呢。

    两人酒足饭饱,随即上楼准备休息,“师哥?”陆林轩诧异地看了眼突然停下的李星云,而李星云也是扭头看向酒馆门口,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刚才感觉到有人在盯着自己,“怎么了?”陆林轩再次问道。

    “我感觉刚才上楼的时候有人在看我,师妹,今晚小心一点,最好吐纳练功不要睡着,有事情就高声喊我。”李星云郑重地冲着陆林轩嘱咐道,在这个奇异的武侠世界,容不得他有半点大意。

    “嗯,知道了师哥!”陆林轩点了点头不敢轻视。

    两人随即上楼进入了各自客房,李星云扫视一圈,房间干净整洁,没什么异常,这才放心盘膝坐在床上吐纳练功起来,他在剑庐八年来一直都日以继夜的修炼不良帅给他传授的功法,天罡诀!

    伴随着功法吐纳运转,李星云周身经脉顿时运转起了一股霸道的内力,其身体表面也浮现出一股股淡淡的气流来,内力翻滚,一股强横的气势顿时爆发开来,天罡诀一直以霸道闻名于世间,虽然这多半是因为此功法被不良帅修炼的原因,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天罡诀绝对是世间最顶级的功法之一。

    在此方世界,有庙堂之高,也有江湖之远,武者修为有星位和天位之分,小星位、中星位、大星位、小天位、中天位、大天位,而在大天位之上就是纯粹比拼内力和功法以及战斗经验了,以李星云现在小天位的修为,面对这唐末乱世的顶级高手自然是不够看的,不过面对一些二三流的人物,他的实力绝对够用了。

    就在此时,隔壁传来哐当一声,紧接着还响起了陆林轩的惊呼声,李星云双眸瞬间睁开,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怎么回事?”李星云一脚踹开陆林轩的房门,发现窗户打开,陆林轩手中也握着宝剑严阵以待的看着黑漆漆的窗外,“师哥,刚才有人把这个东西扔了进来。”

    陆林轩说着给李星云递上了一块黑色的精铁令牌,上面刻着玄冥二字,“玄冥教的令牌?”李星云眉头微皱,紧接着自言自语道:“不可能是他们的人,现在玄冥教还不知道我的身份。”突然,李星云双眼一亮,“是她,调虎离山!”

    李星云说罢就闪身奔回了自己的房间,果然窗户大开,自己的床铺也有些凌乱,那装着假千年火灵芝的木盒也消失不见了,李星云抓住窗口翻身来到屋顶,果然看见一道蓝色身影渐行渐远,“姬如雪!呵呵……”李星云笑了笑,拍了拍腰间装着真正火灵芝的布袋子,道:“还真是执着啊。”

    “师哥,到底是怎么回事?”此时陆林轩也追了过来,李星云微微抬了抬下巴,道:“是今天碰到的那个被玄冥教追杀的女人,奔火灵芝来的,偷走了我的假灵芝。”

    “哼,这个女人真是不知好歹,师哥今天救了她一命,她居然还来偷我们的东西。”陆林轩顿时撇了撇嘴,李星云摆手道:“各为其主罢了,而且她偷走的是假灵芝,我们也没什么损失。”

    “哟,师哥,你还挺会替她说话的嘛。”陆林轩抱着双臂调侃道:“你不会是因为她是一个美女就放过她了吧?”

    “放过她,当然不会了。”李星云扭头道:“等下次见面,再好好调教她就是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