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殿下。”许存抱拳领命后眼神奇异地看了李星云一眼,这位殿下行事颇为雷厉风行,且有种不符年纪的稳重,不过话说回来,大唐太宗皇帝在十几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建功立业了,他的子孙,李唐当世为数不多的后裔,表现神异一些也不是什么怪事。

    “你,你,还有你,去把这些玄冥教之人的尸体处理掉,伱们几个,把箭矢什么的全部收起来。”许存进而有序的开始指挥着亲卫们处理现场,“你们几个,去挖个坑,准备掩埋这些尸体,还有你们,别傻站着了,去把这些玄冥教身上的甲胄扒下来,只要是值钱的东西,一个都不要放过。”

    李星云抱着双臂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些牙兵们清理战场,这些糙汉子们在面对尸体的时候表现的格外熟练,毕竟都是尸山当中杀出来的凶神,无他,唯手熟尔,此时李星云却突然注意到不远处靠在树上的陆林轩,她静静的朝着当初自己父亲埋骨的地方注视着。

    “没事吧师妹。”李星云走到陆林轩身边说道。

    “谢谢你师哥,我父亲大仇得报了。”陆林轩有些怅然的说道,八年前凶威赫赫的黑白无常居然就这么轻松的死在师哥手里了,这可是玄冥教的黑白无常啊,就这么死了?

    陆林轩曾经无数次在脑海当中幻想过自己如何利用手中长剑惩奸除恶,可是现实却是如此的让人感到稀松平常,好像师哥捏死他们和捏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你我之间什么时候还用得着这么客气了?”李星云淡笑一声,勾着陆林轩的肩膀道:“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小小的黑白无常在这乱世当中还算不得什么。”李星云没有说的是,黑白无常的死只是一个开始,玄冥教欠他的血海深仇还多着呢!

    安抚完陆林轩,李星云的眸子也是落在了许存的身上,这三百牙兵的威力今天可算是让他大开眼界了,那二十多的玄冥教教众再加上黑白无常可谓是一股不弱的小势力了,原剧情当中的李星云在他们手里可是吃了尸毒的亏的。

    可是这些人在箭雨和军阵面前也只有被屠杀的份,这个世界虽然是半架空的武侠世界,但是个人战力面对军阵还是无解,武侠毕竟不是高武,即便是天下第一也没有那排山倒海之能啊。

    现在李星云和许存还只是处于初步的合作阶段,别看许存一口一个殿下叫着亲切,可他若是一旦发现李星云没有了价值,那随时都会抽身离去,唐末五代十国的背景,能活下来的都是人精,眼前这个许存,更是深得下注之道。

    李星云禁不住双眼微眯,自己初出茅庐,万事急不得,一步一步来,没有根基的他急也没用啊,“师哥,接下来我们干什么,出发去终南山吗?”陆林轩靠了上来问道。

    “去终南山的这条路,怕是没那么容易走。”李星云揉了揉眉心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作为一个重生之人,已然改变了一些原来既定发生的事情,小小的蝴蝶已经煽动翅膀,未来事态的发展走向其实他也吃不准了,他知道以罡子的控制欲应该不会让他这么轻松的就掀了这盘棋,不过他也不是任人摆布的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而且罡子出手都是借势而为一般不会亲自动手,想必他的身份以及身负龙泉宝藏之秘的消息很快就会在江湖上出现了!

    ……

    青城山,剑庐。

    正在盘膝吐纳的阳叔子突然睁开了双眼,竹屋之外不知何时已然多了一道身影,此人带着玄铁面具,看不出样貌,但只是站在那里,就让阳叔子的心里掀起波涛,阳叔子直视着来人道:“你来做什么?李星云已经出发去藏兵谷了,正如你所愿。”

    来人在剑庐堂前来回踱步,沙哑低沉的声音从那玄铁面具之后传出,“几日不见,你好像面对本帅的时候多了几分底气?”

    阳叔子闭上双眼,叹道:“我本想着,大唐已亡,不良人已经解体,便让他远离纷争,一辈子且做一个普通人罢了,不过前几日我在他的身上发现了天罡决的内力,所以,他横竖都躲不过你的算计。”

    袁天罡顿时停下脚步哈哈笑道:“大唐已亡?不良人解体?李星云是普通人?我告诉你,他的血脉,他的宿命,就注定了他不可能成为普通人。”“

    “而你,阳叔子,你自从加入不良人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你的命为大唐而生,这,同样也是你的宿命!一天是不良人,一辈子是不良人,想退出?你觉得可能吗?”袁天罡朝着阳叔子扔出一张带着不良人标志的信纸,纸张破空瞬间悬停在了阳叔子的面前,带着暗红印记的信纸顿时晃晃悠悠地落在了桌上。

    袁天罡背着双手道,“原本,作为殿下的软肋,你是必死无疑的,但是如今的殿下却出乎了我的意料,好一个学医救不了大唐,哈哈哈,天机已乱,卦象不显,有趣,有趣啊……”

    阳叔子回过神来,却发现眼前早已没有了袁天罡的身影,只有一道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你的命暂且留着,殿下还有用得着你的时候。”

    剑庐之外,数道身穿玄色服饰带着鬼面面具单膝跪倒在地,抱拳道:“大帅!”

    袁天罡背过双手,沉声道:“去,把龙泉宝藏和殿下身份的消息全部散出去,让我看看我们的殿下究竟还藏了哪些本事。”

    “是,大帅。”有三道身影迅速消失在了原地,此时袁天罡又道:“上官云阙,去暗中保护殿下,不到生死攸关之时不必出手。”

    “是,大帅。”最后一道身影也消失不见,悬崖边上空留袁天罡一人,玄铁鬼面下那双幽幽的眼睛俯视着青城山下,袁天罡张开大手,三枚铜钱缓缓滑落掌心坠落山崖,沙哑的声音再度响起,“殿下若能一直如此,此卦,何须再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