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兵谷,主殿。

    李星云一行人刚刚抵达,便听见一沙哑笑声从殿中传来,“哈哈哈,没想到啊,殿下,你居然如此果断……”砰!大殿之门突然打开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了李星云的面前,还未等李星云反应,一只大手就捏住了李星云的脖子将其提了起来,面具之下的森然眼神冷冷注视着李星云,好似九幽之下的声音缓缓响起,“千年格局一朝具乱,天下卦象不显,天机混沌错乱,你不是我认识的李星云,你,到底是谁?”

    “师哥!”

    “大帅!”

    嚓的一声,陆林轩拔剑就朝着不良帅刺去,“哼!”不良帅冷哼一声,周遭护体罡气爆发,陆林轩连人带剑瞬间就被弹飞了出去。

    “说,伱到底是谁!”不良帅的手掌逐渐用力,李星云却是一言不发,只是冷冷地看着不良帅,带着一副早已料到的表情,带着一副挑衅且高傲的神态,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位已然活过三百载的老怪物。

    “住手!放开他!”一把长剑袭来,和陆林轩使得是同样的招式,青莲剑歌,来人,是阳叔子!

    不过一呼一吸的时间,砰!一道身影再次倒飞而出趴在了陆林轩的身边,“师傅?”陆林轩顿时睁大了双眼,一脸诧异,她没想到她视为隐世高手的师傅居然在这位不良帅面前走不过一个回合,阳叔子察觉到陆林轩的眼神,却是一脸平静地爬起身来,“他可是不良帅,这天底下,一对一,没人是他的对手。”

    砰!不良帅一把扔出即将窒息的李星云,寒声道:“你为何不求饶,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死你吗?”

    呼……李星云大口的呼吸着,手臂撑着缓缓站起身,揉了揉发痛的脖子,反而看着袁天罡轻笑道:“李焕说过,如果有一天我的身份暴露,那我唯一可以信任的就是一群自称为不良人的人,他的话,我信了。”

    李星云一步一步走向袁天罡,走的一脸坦荡,走的一脸轻松写意,“不过天下大乱,人心难测,我父母,我九个兄长,都死在了朱温手中,那时,不良人在哪?既如此,我也做好了最差的打算,早在渝州城之时,我就将身份自爆,我在赌,赌不良人仍旧效忠大唐,我在赌,赌天下仍由我可用之人,如今看来,我错了,不过我即便死,也不会求饶半句,李唐后人,何惧一死!”

    李星云站在不良帅面前,微微扬着下巴道:“动手吧,你既已经背叛,那我们也无须多言了,早就听说,终南山乃洞天福地,今日正好,埋葬大唐!”

    不良帅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眼前少年,他曾与李淳风一卦千年,大唐亡灭本就在他们的预计当中,就连自己的死,他都已经有了预料。

    但是如今,李星云性格大变,其身上天机突变乃至整个天下棋局都变得迷雾重重,他的一身卜卦之术也是废了八成,他也不由得怀疑是否有人在李星云身上动了手脚,可他刚才检查了李星云的身体,除了纯正的天罡决功法外别无其他,这世上还没有什么巫蛊之术可以瞒过他的眼睛,那如此说来,只有一个解释,李星云,骗过了所有人!整整八年!

    此人,当有雄主之姿!

    老东西就是老东西,不良帅立刻反应了过来,沙哑的声音顿时装作一副讶异的样子,道,“李焕,昭宗皇帝的心腹,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是他用掉包计救出了殿下。”

    不良帅顿时单膝跪地,抱拳道:“天下大势,臣一人之力也无力回天,当年臣听闻昭宗身死,所有皇子都葬身火海,所以才对殿下的身份存疑,复唐一事,兹事体大,臣无奈出此下策试探殿下身份,还请殿下恕罪。”

    不远处听见不良帅之言的阳叔子眉头紧皱刚要出言,却发现了不良帅那面具之下警告的眼神,杨叔子无奈只能闭口不谈,不良帅知道自己的解释非常牵强,但是眼前双方都需要一个台阶下,他也只能如此。

    面无表情的李星云压下狂跳的心脏,顿时反客为主,背过双手转身进入了大殿之内,清朗声音顿时传出殿外,“不良帅,跟我来。”

    砰!殿门关闭,殿内只有袁天罡和李星云二人,李星云不愿陷入被动,于是率先扭头笑道,“大帅,好久不见,八年前你传我功法,那时的你,应当就已经知晓我的身份了吧?既然如此,你又为何对我出手?”

    “这……以殿下的聪慧,刚才说辞只当臣在放屁。”袁天罡再次单膝跪地,抱拳道:“殿下,其中缘由,臣一时也述说不清,但是臣现在已经确定,您还是当年那个殿下!臣不良帅袁天罡,誓死效忠殿下,效忠大唐!”

    李星云配合的愣在原地,惊诧道:“你说你是谁?袁天罡?太宗皇帝年间的国师袁天罡?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人可以活三百年?”

    果然,再如何智多若妖,一个十六岁的青年听闻有人活了三百多年,也会面露惊色,心中一定的袁天罡这才将自己的身份缓缓道来:“回殿下,大唐贞观元年,术士袁天罡进京,得到了太宗皇帝李世民的赏识,拜为国师,一边占卜星象祈福国运,一边炼制丹药以求长生不死。”

    “所以,不死药,练成了?”李星云来到袁天罡的身边一脸的狐疑,道:“长生不死乃是逆天而行,这种药,真能练成也必然会有很大的副作用吧?”

    “殿下当真慧眼如炬!”袁天罡招手摘下面具,顿时露出了一张只有在丧尸电影当中才会出现的腐烂不堪的脸,鼻梁消失,嘴唇溃烂,牙齿脱落,青筋血管暴露在外……即便是李星云早有心理准备却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袁天罡接着缓声说道,“贞观二十年,长生药练成,我为太宗皇帝试药,试药之时出了差错,虽然达到了长生不死的效果,但是不死药药力太强导致我走火入魔而且血肉逐渐溃烂腐败,太宗皇帝一世英名,即便身死也不愿服用不死药,而我也放弃国师身份在太宗令下组建了只有大唐皇帝才能号令的组织,不良人!”

    兄弟们,太难写了,大帅这个人太难写了!!!求追读呀兄弟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