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惶恐……”袁天罡跪倒在地,俯首行礼,声音愈发平静,听不出什么情绪,只是面具下的那张狰狞可怖的脸上此时却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起来,大唐不兴跪礼,三百年你仍旧一心为唐,我想就算你负天下人,也不会负我大唐,自今日起,你见我不必再行大礼。”

    李星云敬重袁天罡,他也需要袁天罡,但是他不愿活在袁天罡的阴影之下,他不能,未来大唐的君主,也不能!要想成就王图霸业,兴复大唐,那袁天罡就是他要过的第一关!

    “臣,多谢殿下。”袁天罡未多言语,缓缓起身,李星云背过双手,道:“大帅身边可有精通易容之人,借我一用。”

    “有!”袁天罡抱拳道:“臣这就将天藏星召回,以供殿下驱使。”

    天藏星三千院,不良人三十六校尉之一,江湖人称三千面,易容之术,天下无双!

    “好,尽快让他来见我。”李星云转身缓步推开大殿之门,顿时露出了外面几个正在听墙角的家伙,四人脸上顿时都是一脸尬尴之色,阳叔子微微皱眉道:“星云……”

    “师傅,事已至此,可愿出山,助我一臂之力?”李星云看向阳叔子拱手说道,一脸的郑重。

    阳叔子自知命数已定,李星云入世已成定局,顿时抱拳道:“不良人天立星阳叔子,见过殿下!”

    李星云扭头看着秦勇和秦猛,道:“二位尽快召集人手,等天藏星归来,便随我一同出谷。”

    “这……殿下。”秦猛拱手之余却是看向了大殿之内,此时袁天罡的声音突然传出,“自今日起,不良人惟殿下之命是从,违令者,斩!”

    “是,大帅!”秦猛和秦勇同时抱拳,而李星云则是微微侧目看了眼殿内的袁天罡,这幅玄铁面具之下藏着的脸如今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呢?李星云不知道,但是他能肯定,自己赌对了,攻城为下,攻心为上,袁天罡这一关,算是过了。

    夜。

    一人影立于殿中,浑身裹在黑袍当中,其面上带着不良人所属面具,只见此人拱手道:“大帅!”

    袁天罡高坐主位之上,手指尖翻转拨弄着一颗黑色的棋子,沙哑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一卦千年,本帅自诩人定胜天,却始终困于一卦之中,本帅以为已经为他算尽了一切,却未曾料到,他今日随手间就掀了本帅耗费心力布置的这盘棋,呵呵,哈哈哈哈……”

    黑袍人拳头微微握紧,道:“大帅,为何发笑?”

    袁天罡侧着身子靠坐榻上,颇为放松地说道:“殿下在得知本帅身份之后,第一时间想的不是拉拢本帅,而是质问和敲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他敏锐地抓住了本帅三百年寿命所带来的缺憾,用旧人已逝四个字来推测本帅的心思并以他死去的父兄在大义上裹挟震慑于本帅,他还真不怕本帅生出不臣之心,就此杀了他,他为何对本帅如此信任?在赌?还是笃定?”

    嗬……袁天罡轻叹一声,“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这不是正是大帅想要的吗?”黑袍人拱手说道,语气微微有些颤抖。

    “是啊,这是本帅想要的,可是如此,伱,便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袁天罡屈指一弹,顿时手中黑棋伴随着一道气浪飞出,掠过黑袍人脸侧,击落了黑袍人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一张和李星云一模一样的脸,不过,这张脸上却遍布龟裂伤痕,看起来极为可怖。

    “大帅,我……”‘李星云’顿时一脸的惊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帅,您答应过我,若是我能做的比他好,那我便可以取代他!”

    “闭嘴!”袁天罡呵斥一声,顿时闪身出现在了‘李星云’身边,一把将其捏着脖子提起又重重地砸在了地上,“你本弃子,是本帅多给了你这十多年的寿命,你也敢肖想天子之位?”

    袁天罡曾与挚友李淳风共算一卦,卦象显示,三百年后,大唐亡灭,李唐唯一后裔李星云更是喜好闲云野鹤的江湖浪子,李星云死后,大唐气数彻底消散,而天下乱局,已非一人之力可改,故袁天罡在黄巢兵进东都之后,便开始耗费心力为李星云一人布局!

    眼前长着和李星云一样之脸的人本是昭宗与婢女私生之子,在当初即将要被处死之时被袁天罡救下,后袁天罡将其养大,以秘术将其面容画成李星云的样貌,以在未来可以用来逼迫李星云称帝争霸。

    原本在袁天罡的计划当中,李焕,死!陆佑劫,死!阳叔子,死!朱温,死!朱有珪,死!朱有文,死!朱有贞,死!李克用,死!李存勖,死!……假李,死!袁天罡,死!

    他本都已经做好了以死来为李星云开局,以死,来为大唐续上那本该消散的气运,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今日的李星云,与卦象上的李星云,完全不同,再加天机混乱,于是袁天罡之前的种种布置,现已无用。

    “大帅……我……咳……并无不臣之心……”假李断断续续的喘气求饶,却见袁天罡冷声问道:“殿下雄心壮志,腹腔满载复唐之心,如今,你还有何用?”

    假李睁大双眼,挣扎着,嘶吼着,“我有一张和殿下一样的脸,若有危局,关键之时我可为殿下替死!”

    呼……呼……钳制在脖子上的一只大手瞬间消失不见,只余下袁天罡那低沉的声音萦绕在假李耳边,“下去吧,记住你说的话,从今以后,你便是殿下的影子!”

    “是,大帅……”

    影子离去,一道身影也出现在了袁天罡身后,“殿下出了变故,那晋国的布置,可还需要变动?”

    袁天罡未言,只是单手一招,只见一块令牌被他吸附入手中,双指细细摩挲着手中令牌,袁天罡缓缓说道,“不必变动,该死的人,还是要死,明日你随殿下出谷,日后不良人,皆听命于殿下。”

    “大帅……”那人看着袁天罡双目微睁,随后坚声道:“属下,明白了!”

    希望兄弟们看的尽兴!求追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