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火摇曳,李星云双手撑在桌上细细查看着现如今的天下舆图,一旁由不良人这些年收集起来的各地情报更是堆叠在地足有八尺之高,不看不知道,一看,李星云就知道自己今夜没办法合眼了。

    第一叠情报,有关大梁皇帝,朱温。从一混蛋泼皮发家,直到后来成为骁勇善战的朱全忠。

    五年前,朱温称帝,升汴州为开封府建名东都,三年前又迁都洛阳建名西都,朱温称帝之前足以称之为枭雄,此人阴险狡诈、骁勇善战,其手下更是笼络了不少人才,但是在朱温称帝且其发妻张氏病死之后,此人荒淫无度和残忍嗜杀的一面就彻底爆发了出来。

    此人不仅仅征战之地与曹操相似,且其也喜好人妻,不过朱温之变态远非曹丞相所能及也,每当朱温的儿子和义子在外征战的时候,他就在征战自己的儿媳,更加荒诞的是,朱温的儿子们为了争宠更是主动献上自己的妻子……

    “真够乱的。”李星云看到这里也忍不住吐槽一句,这一家子还真是乱的让人无法形容,在大梁一些重要人物的情报上做了标记之后,李星云忍不住眯了眯眼睛,朱温是离死不远了,那如何以朱温的死做文章,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呢?随后李星云又扫向了一旁其他各大势力的情报,顿时如饥似渴地翻看起来,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情报,是乱世争雄的重中之重!

    蜀国,王建一统两川,此人虽为雄主但年事已高,后辈又不堪重用,而且王建仍然视李唐为正统,不曾臣服朱温,此番若是起兵灭梁,他是必会响应的一人。

    不过李星云知道,尝过权力的味道之后再想让其称臣就避免不了要做过一场了,许存这颗钉子现已经埋下,他日,定有重用。

    吴国,建于淮南节度使杨行密之手,不过此时杨行密已死,吴国大势尽在其丞相徐温之手,傀儡皇帝杨渭只不过一吉祥物罢了,徐温野心勃勃,此番灭梁,定会分一杯羹!此国虽然在不良人剧中寥寥数笔,但是五代十国大舞台,定有徐温父子一席之地。

    楚国,其王马殷自称伏波将军马援之后,以上奉天子,下奉士民为国策,主打一个墙头草,随风倒,谁拳头大就听谁的,此国已对朱温俯首称臣,于两年前被朱温加封为天策上将军。

    “啧,你也配。”李星云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感觉天策上将四个字有被侮辱到,这个老东西,李星云以后一定去亲自拜访。

    吴越,与楚国无异,都是保境安民之辈。这种谁强他就臣服谁的藩王其实才是最难搞定的,虽然这种藩王对外动不动就称臣,但是他们却把军政大权都死死抓在手里,而且他们在当地颇得民心,这种藩王才是李星云未来削藩之时最大的阻力所在。

    闽国距离梁国中间还有个吴国,天高皇帝远,暂时不在李星云的考虑范围之内。

    南汉,刘氏兄弟割据岭南一带颇有野心,不过刘隐已于去年病逝,二虎只余其一,不足为虑。

    岐,如今岐王李茂贞远赴娆疆,幻音坊女帝暂代岐王之位。

    “女帝……岐王……”李星云喃喃自语,双手撑于案上,岐王现在身处娆疆十二峒,岐国唯有女帝一人支撑,若是起兵灭梁,仍视大唐为正统的女帝必会响应。

    定难,处岐国东北且与晋国相邻,党项一族割据于此,也就是宋朝时候的西夏前身,党项一族于黄巢起义之时曾出兵援唐,故党项拓跋一族被赐予国姓,李。

    党项族以前虽是游牧民族,但在大唐时期民族大融合之下,其生活习惯已经愈发向着汉族靠拢,他们的势力也是在宋时达到巅峰,并有了一颗入主中原的野心。

    “此时的党项,还并不具备正史宋朝时期那样的实力,可尝试一用。”李星云叹了口气,乱,太乱了!如此乱局,也不怪袁天罡也无能为力了,一人之力,实难胜天啊,感慨一番,李星云接着往下看去。

    燕国,占幽云十六州之地,也就是燕云十六州,其幅员辽阔为北境重地,卢龙节度使刘守光囚禁其父后于去年称帝,国号大燕,号称带甲之兵三十万且坐南而观天下。

    李星云在此人情报上画了叉号,此人愚蠢好色,贪婪无耻,正史当中很快就会被李存勖所灭,不过,在他死之前,倒有机会怂恿他南下一次,总要给李存勖多制造点麻烦。

    赵国王镕,地处晋、梁、燕三国之中,可谓夹缝当中求存,这王镕左右逢源,倒也算得一人才,不过此人也在急求变数,以破危局,可以一用。

    契丹,此时的耶律阿保机还在处理自家兄弟的内乱,契丹一族,也是剧中所称北漠,乱世前期不显其形,且被李存勖镇压,李存勖死后才逐渐冒头。

    娆疆,苗疆之地,万毒窟,十二峒……“正史当中此地并无此等势力,但这是架空世界,死而复活都可以……”李星云微微皱了皱眉头,娆疆的兵神怪坛,十二峒的隐秘,娆疆之行应该是避不过的。

    晋国,此国三代之主为李克用、李存勖、李嗣源,这三人没一个是好对付的。

    剧中的李克用和李存勖死的都比较草率,其实在李克用死后的十年间,也就是剧中李星云在当妇科圣手三圣涅混迹女人堆的时候,李存勖以三箭定天下,灭梁、破岐、收燕云、败契丹、攻前蜀、灭赵国,可惜此人之事迹乃至这些年的时间全被一笔带过,只有他最后死在伶人之手的时候才可怜巴巴的给了一个镜头。

    “视龙泉宝藏为粪土,兵发汴州,五代战神李亚子,举天下豪杰,莫能与之争……此人,方为大敌!”

    李星云默默给李存勖打上一个叉号,随后将名单收起,此人太强,现在,他远不如也,何以破局?

    ……

    “殿下,天亮了……”

    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了李星云屋内,看着桌上燃尽的油灯和一桌被尽数翻阅的不良人情报,袁天罡突然有些怅然,扶了大唐这么多年,李家终于又给他出了一个人中龙凤。

    “殿下,您一夜未眠?”

    “睡不着,袁天罡,你看到这些消息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李星云靠坐桌上,抱着双臂看着袁天罡问道。

    袁天罡用力握拳道:“这些人,都是大唐窃国之贼,都该死!”

    “哈哈,你的杀心还真是重。”李星云忍不住笑了笑,这袁天罡还真是霸道,可就算全杀了也解决不了问题,不然袁天罡早就动手了。

    袁天罡呵呵笑道:“臣本就是大唐一把刀,历代大唐皇帝,便是操刀之人。论谋略,臣不如房玄龄、论文治,臣不如长孙无忌、论谏言,臣不如魏征、论果决,臣不如杜如晦、论军事,臣不如太宗皇帝。臣唯一长处,就是如殿下昨日所说,成为大唐的执念,并一直活下去。”

    “他日天下大同,我随伱踏遍大唐山水。”李星云手搭在袁天罡肩膀上一脸郑重,袁天罡身影一震,心里颇有种士可为知己者死的冲动,却见李星云又道:“大帅可知,何为大唐?”

    兄弟们,我买了份五代十国的地图册,啧,这段历史,我的妈呀,太混乱了,三天两头就有人当皇帝,不良人真要按历史拍,估计就李存勖的那段历史都能拍十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