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存忠正说着话,突然看见一个长相奇怪的人从客栈二楼走了下来,一个男人,穿着女装,胡子拉碴的还画着妆,看着有些抽象,“唉,让开,你们这群臭男人,挡着我了。”

    此人说话也颇为阴阳怪气,李存忠当即眉头一皱,骂道:“不阴不阳的死娘炮,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们可没挡着你。”

    “切。”男人不屑的哼了一声,扭着腰就出了客栈,一路来到街头拐角处,男人走到一个身穿破烂衣服的乞丐面前,丢下一个铜板。

    那乞丐顿时小声道:“殿下明日即到渝州城外的石桥,命渝州城内不良人将此消息传开,务必让三大杀手组织的人全部知晓。”

    男人眉头微皱,道:“殿下先前就不在渝州城,你们是怎么传递的消息?”

    那乞丐低头道:“大帅近日才传来消息,渝州城的消息那是殿下设的一个局,殿下人早就到藏兵谷了,这次来,便是为了除掉聚集在渝州城的五大阎君。”

    男人眼睛一亮,笑容有些放荡的道:“不愧是我们的殿下啊,还真是厉害。”

    那不良人见状连忙补充道:“上官云阙,大帅还说了,不该动的心思别动,殿下和以前不一样了,伱敢调戏殿下,会死人的。”

    “哎哟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上官云阙是那样的人吗?我对殿下忠心耿耿,日月可鉴呐!”上官云阙捏着兰花指细声细气的说道。

    那不良人一脸无奈,道:“等你到时候见了殿下就知道了。”

    ……

    渝州刺史府。

    “什么人!”

    正在练枪的许存突然抬头看向屋顶,却见一鬼面人突然跳落地面,“明日午时,带着你的牙兵来渝州城外石桥,殿下在那里等你。”

    许存双目微微一睁,试探道:“哪个殿下?”

    那鬼面人冷笑一声,道:“天底下还有第二个殿下能让我们大唐不良人为之俯首吗?天下即将大乱,建功立业就在今朝,不要让殿下失望啊,许将军!”

    “不良人……”许存收起长枪,这个传说当中的组织又一次重出江湖了吗?“末将明白。”许存抱拳说道,随后目送鬼面跃上屋顶,飘然离去,“好俊的轻功。”许存凝眉看向手中长枪,他既然选择了投靠李星云,那此刻,他就已经没有退路了,不管是荣华富贵还是幽冥地狱,他就只能走下去了。

    ……

    东来客栈!

    嗖,一道飞镖穿透窗户纸扎入门框之上,正在盘膝吐纳的姬如雪瞬间睁开了眼睛,看向了那飞镖之上带着的纸条,“明日午时,城外石桥,李星云现!”

    “怎么了?”一道慵懒的声音响起,姬如雪的房门顿时大开,一样貌俊俏,胸怀广阔的妇人扭着腰肢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一胸怀广身材妖娆的美妇。此二人正是幻音坊女帝派来渝州寻找李星云踪迹的梵音天和妙成天两大圣姬。

    “有人传来有关李星云的消息。”姬如雪脸色平静的指向门口飞镖。

    梵音天看着飞镖上的纸条目露疑惑之色,“是何人给你传信,此人怎么知晓李星云的消息,是玄冥教还是通文馆还是其他我们未知的势力?”

    妙成天摇头道:“玄冥教此次为找李星云声势浩大,除了派出他们教中的五大阎君外还有上千精英教众,他们就奔着来杀人的,通文馆又向来和我们不对付,他们两家没有理由给我们情报。”

    此时姬如雪开口道:“不是玄冥教和通文馆,那这个势力会不会是李星云背后的势力,玄冥教势大,他想让我们帮助李星云出城?”

    梵音天点点头,道:“这个倒是极有可能,不过……”梵音天捂嘴轻笑道:“姬如雪,听闻你和这位殿下可是旧相识,你对帮他的事情这么上心,该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

    姬如雪表情冷淡,回道:“没有。不过我欠他一条命。”

    ……

    玄冥教分舵。

    一玄冥教众对着五大阎君单膝跪地,道:

    “大人,有李星云的消息了,属下查到李星云要于今日午时出城,前几日有一队商贩出蜀,李星云应该是想混迹在商贩当中出城!”

    “哼,这个耗子还挺能藏,本君多日寻找都不见其踪,现在终于露出马脚了。”蒋昭义背着双手道:“四位哥哥且在这里休息,待小弟去宰了这李星云,再来和几位哥哥畅饮!”

    蒋仁杰放下手中酒杯,摆手道:“五弟切不可大意,此人居然可以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藏这么多天,定然有不同寻常的本事,我等还是一起行动。”

    蒋元信举着酒杯道:“大哥,我们何不直接去围客栈,带人杀进去便可,一个商队而已,李星云就算藏匿其中,那我们就将他们全杀了,反正到时候也能回去交差。”

    蒋仁杰皱了皱眉头,道:“这里是渝州城,渝州刺史也不是吃干饭的,你在他的地界杀人找李星云是不是疯了,蜀王数次拒绝降我大梁,你觉得蜀王不想找到李星云吗?”

    蒋元信顿时不说话了,要是在他们大梁的地界,别说杀一个商队的人了,就是屠城,也没人敢放半个屁,显然是在渝州城蹉跎几天已经耗完了这位玄冥教第四阎君的耐心。

    蒋仁杰挥手道:“传令下去,不要打草惊蛇,这李星云既然要出城,那肯定不会去我大梁的地界,他要么去西北岐国,要么南下深入蜀地,你们派人重点注意这两个城门,一旦发现有商队出城,立刻通知我等!”

    “是,属下明白!”

    ……

    渝州城外,石桥。

    一队队身穿黑衣,脸戴鬼面面具的玄冥教众包围了石桥之上的青年,“哈哈哈,终于让本君逮到你了!”

    蒋昭义背着双手缓缓从分开一条道的人群中走出,却见背着龙泉剑的李星云靠坐在石桥边上,拿出一个酒囊喝了一口,轻声道:“玄冥教,好大的阵仗。”

    “呵呵,前朝余孽,你是乖乖束手就擒,还是要我等送你上路?”蒋仁杰冷笑一声。

    “放心,我的命,你们拿不走。”李星云说罢,只听一声怒吼,一颗树干从不远处的树林当中飞了出来,一道矮小的人影站在树干之上对着李星云抱拳道:“通文馆李存忠、李存孝,恭迎殿下!”轰隆隆,大地一阵颤抖一个巨汉带着十数白衣人从林中奔出,嗖,李存忠自树干当中跳下,轻巧落在李星云的身旁。

    “通文馆?”蒋仁杰眉头微皱,却见又一道声音从后方响起,“幻音坊梵音天、幻音坊妙成天,见过殿下。”

    蒋仁杰回首望去,顿时冷哼一声,道:“原来是早有准备,这次我玄冥教认栽,我们撤!”蒋仁杰说罢冷冷的看了一眼李存孝的方向,如果不是这位的存在,他今日绝对不会就这么放过李星云!

    “想走?问过我了吗?”李星云丢下酒囊,从背后缓缓拔出了龙泉剑。

    蒋昭义哈哈大笑道:“李星云,你怕不是傻子,你看看场上的人数,我玄冥教数千教众,你们才有几人,要不是通文馆的李存孝在,我们五大阎君联手,今日你们一个都走不了!”

    李星云没有理会这位独步天下的掌法大师,只是手持龙泉剑淡淡说了句,“杀!”

    嗖!一发响箭射入空中,顿时渝州城城门打开,三百着甲牙兵奔袭而出,为首许存更是手握银枪,着全甲,蒋仁杰暗道不好,大声喝道:“撤!”

    可等这一声喊出,蒋仁杰却听闻周遭出现了拔刀之声,嚓!嚓!啊!啊!无数道痛苦的叫喊声从四周传出,有接近百道身影手中握着染血长刀高声喝道,“大唐不良人,见过殿下!”甚至穿着玄冥教服饰的陆林轩也混迹其中,表情有些兴奋的高喊着,“见过师哥!”

    “一个,不留。”淡淡的声音萦绕在这座石桥上,将正午骄阳照耀下的这块土地,逐渐渲染成了血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