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星云语气虽然平淡,但是李存忠却从里面听出了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面对这个年轻人就像在面对他义父李克用一样给人一股莫名的压力。

    “殿下……这,在下回去不好交代啊。”李存忠还想再挣扎一下,李星云微微低头看了他一眼,“交代,给谁交代?需要我给李嗣源一个交代吗?”李星云就这样盯着李存忠微微上前一步,李存忠不自觉的退后一步,气势瞬间就矮了一截。

    李存忠实在有些看不懂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了,他的底气到底是从何而来?就算他是李唐后裔,可现在大唐已经亡了,他一没地盘,二没军队,他凭什么?

    不过再如何想不通,李存忠也不会在此时恶了李星云的面子,毕竟幻音坊也在想办法得到李星云的支持,这位李唐后裔在哪,哪里就是大唐正统。

    “属下明白了,我这就回去禀告圣主,走吧,老十。”李存忠招呼一声,却见李星云看着通文馆人群当中的那个白发青年说道:“张子凡,你留下,上次的酒还没喝完呢。”

    “你认识我?”张子凡看向和他说话的李星云有些懵,他是何时和眼前这位认识的?不过张子凡也知道他喝完酒就断片,在渝州城内更是喝了几次大酒每次都断片,而且一次被人给打成猪头,一次还给两个人才给睡了,呕……想起早上醒来身边睡着倾国和倾城张子凡就感觉一阵恶寒。

    “认识,只不过你酒喝多了,忘记我罢了。”李星云微微一笑,对张子凡表现的极为和善,李存忠一看两人认识,这感情好,他们晋国拉拢到李星云的概率岂不是更大了?“贤侄,伱就留下和殿下把酒言欢吧,我和你十叔先走一步了。”

    李存忠跃起坐在李存孝的肩膀上,在靠近张子凡的时候小声道:“尽可能和这位殿下拉近关系,等圣主前来。”张子凡闻言点了点头欣然同意,反正他也不想回去,正好在外面多玩两天。

    等幻音坊和通文馆之人离去之后,李星云对着三千院和上官云阙等人吩咐道:“派人将五大阎君人头送往洛阳,同时暗中散出消息,以诛杀朱贼为由,宴请四方道士赴宴,只要是道士,好酒好菜招呼上。”

    “道士?”上官云阙眉头一皱,疑惑道:“殿下,这诛杀朱贼和道士有什么关系,虽然天下道士数量庞大,但是想靠他们和朱温手下的军队一决高下,恐怕有些不现实。”

    李星云将龙泉宝剑负于背上,道:“去做,到时候你们自然就知道了。”

    上官云阙抱着双臂眨着眼睛看着李星云道:“殿下啊,现在看起来还真是有点深不可测呢。”

    李星云侧目看向上官云阙,突然笑了,“上官云阙,藏兵谷的时候就听大帅说起你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上官云阙闻言眼睛一亮,两只手绞在一起做女儿姿态道:“大帅说起我?大帅说我什么了?”

    李星云一步踏出,微做停顿,笑道:“大帅说你,首鼠两端,废话颇多,实乃不良人三十六校尉之中的话唠星,不过我师傅倒是对你评价颇高,你虽闷骚,但是为人忠义颇为可靠。上官云阙,你说说我该相信谁的话?”

    “啊这……”上官云阙两眼一睁,忙道:“殿下啊,这大帅所言小人可不敢苟同啊,还是你师傅说的在理。”上官云阙犹豫了一下,不解道:“不过大帅怎么会说这么多话用来评价我?”

    “他当然没兴趣说这么多,因为这是我编的。”李星云话落,上官云阙顿时有些傻眼,他本以为殿下是个很严肃的人,这么看来,是又不是,好像也很闷骚……

    对着心底还在编排自己的上官云阙,李星云也不打算废话了,摆手道:“我说的事情尽快去办吧,记住,这些道士当中有一个人对我很重要,不管他们穿着如何,只要自称道士,那就全部请到渝州城来!”

    上官云阙和三千院当即拱手道:“属下明白。”

    “哎,你说殿下为何要费这么大的力气找一个道士呢?”上官云阙看向一旁的三千院,三千院带上面具,淡淡说道:“去找就是了,你废话太多了。”三千院说罢闪身离去,站在原地的上官云阙顿时咂嘴道:“啧,还是这么能装………

    ……

    渝州,刺史府。

    “研墨,愣着做什么?”李星云招呼一声,一旁站着的姬如雪顿时咬了咬牙道:“你还真是不客气呢……”不过说归说,姬如雪还是走上前帮着李星云研起了墨。

    李星云拿起纸笔,看着一旁的娇俏可人的姬如雪忍不住笑道:“红袖添香素手研磨,纵情山水逍遥快活,李星云啊李星云,你可知要过这样的生活,非得是盛世才行?”

    “你这是什么意思?”姬如雪秀眉微皱,总觉得眼前这小子看自己的眼神很不纯洁!

    没有回答姬如雪这个问题,李星云一边下笔,一边问道:“你忠于岐王,还是忠于女帝?”

    姬如雪轻声道:“幻音坊的姐妹,都只忠于女帝一人。”

    “原来如此,那你说,我向女帝讨要你,她会不会答应我?”李星云笔下未停,一脸平静地问道。

    “你!”姬如雪皱眉瞪向李星云,语气有些怒意,“你身份尊贵,何必用这种话来戏耍于我,有意思吗?”姬如雪知道李星云的身份在诸王手中都会有莫大的作用,别说讨要她一个侍女了,就是要女帝麾下的九天圣姬,恐怕女帝都不会拒绝。

    李星云笑了笑,道:“身份尊贵?呵呵,大唐李氏因为权力和地位所以尊贵,当失去了一切后,空留名分的我,只怕是只会成为那些人眼里的工具。”

    “那你为何还如此高调的出现在世人眼中,还想召集诸王起兵伐梁?”姬如雪颇为不解的看向李星云。

    李星云放下笔,收起笑意,平静说道:“天下不乱,何来我这前朝余孽的安身之处?”

    姬如雪双目微睁,却见李星云侧目看着她道:“水不浑,鱼不出,你大可将今日我所言传信于女帝,看看她,如何选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