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罡来的快,去的也快,李星云有些羡慕地看着消失在门外的身影,他什么时候也能像袁天罡一样拥有这等轻功,“啧,算了,三百年的内力可不是我能比的。”李星云咂了咂嘴,虽然他所修炼的天罡决和袁天罡一模一样,但是内力差距太大了,同样的轻功他施展出来完全没有袁天罡的那种逼格。

    “殿下,秦猛和秦勇二人已经带着祭酒真人来到了渝州城。”门外一道人影拱手说道。

    “让他们来见我,另外,通知三千院开始准备。”李星云话音落罢,门外不良人立即道:“是。”

    嗖的一声,人影消失不见,而李星云在客房内等了差不多有一刻钟的时间,秦猛兄弟带着一位风韵犹存的妇人走了进来,“见过殿下。”两兄弟齐齐朝着李星云行礼,而那妇人也是一脸激动地走到李星云面前道:“贫道见过殿下,殿下果真知晓我丈夫和我儿子的下落?”

    祭酒真人许幻在见到秦猛和秦勇两兄弟之后一点都没有犹豫就跟着二人离开了天师府,只因为两人有她丈夫和儿子的消息。

    十六年前,那时候的朱温已经是势力不小的一方军阀,天师府在江湖之上属于德高望重的老牌势力,为了得到天师府的助力,朱温向天师府发出了诏安令,玄冥教朱友珪等人也劝降天师张玄陵,奈何张玄陵一再拒绝,于是朱温下令让玄冥教剿灭天师府。

    张玄陵得到消息之后邀请江湖各方势力,于玄武山和玄冥教展开大战,张玄陵率众以极大代价击退玄冥教之后重伤返回了天师府,不过也就是那一天,一神秘人杀上天师府,抢走了张玄陵和许幻的儿子,许幻被打晕,张玄陵追出天师府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自此,遭受重创又群龙无首的天师府彻底沦落为了三流势力。

    而那夜杀上天师府的神秘人正是李嗣源,李嗣源趁着张玄陵重伤之时和其交手将张玄陵打下山崖,不过以张玄陵的修为,即便如此也没有毙命,反而在李嗣源的眼皮子底下逃走,不过身受重创的张玄陵在落下山崖时候伤到了脑子自此便变得疯疯癫癫,而李嗣源寻觅张玄陵未果之后便将张玄陵之子张子凡留在身边,以待他日要挟张玄陵之用。

    李星云正是知晓这一切的缘由这才让不良人秦勇兄弟前往天师府找到祭酒真人,同时又派遣不良人在江湖上寻找游方道士,不过他没想到张玄陵这个疯老道却在今天自己找上门了。

    “真人,你丈夫和儿子我已经找到了,就在隔壁包厢,不过你要想与他们相认,可能还需要一些手段。”李星云朝着许幻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许幻双目顿时睁大,也顾不上双目礼数,就急忙冲了出去。

    秦勇和自己兄弟秦猛对视一眼随后看向李星云道:“殿下费这么大力气就是为了让他们相认?”

    秦猛也是不解道:“还是说殿下已经有了打算?”

    李星云笑道:“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帮他们一家团聚,自然是他们身上有我所需要的东西。”张玄陵的五雷天心决,张子凡的至圣乾坤功,这两大功法李星云势在必得,不是他太贪心了,实在是天下猛人太多,剧中老李实在过的太惨了,不是在挨揍就是在逃亡,他这一辈子可不想那样过下去。

    而此时许幻也已经冲进了包厢当中,看着眼前脏兮兮的白头发老道,许幻的眼泪当即就下来了,同时吸引她注意的还有一旁坐着的白发年轻人,殿下果然没有骗自己!许幻想说什么,但是咽头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你是谁啊?”包厢内的陆林轩被这一幕给惊到了,怎么突然出现一个女人进来就抹眼泪啊?姬如雪看着这一幕同样皱了皱眉头,她敏锐感觉到这个女人应该和李星云刚才的离开有什么关系,难道是和和这个老道有关?姬如雪微微侧目看向疯老道,只见这老道看着许幻眼睛一亮,傻笑道:“唉嘿嘿,极品呐,风韵犹存,合我老道的口味!”

    心头烦闷的张子凡在一旁皱眉道:“伱有病吧,看见个女人就评头论足,你这些年没被别人打死也真是奇迹了。”不知道为什么,张子凡现在突然感觉心中很乱,疯癫的老道,哭泣的女人,似乎都和他有什么联系,但他却怎么都抓不住心头闪过的那一点悸动。

    “他们都不认得你,想和他们相认,就听我的。”李星云的声音在许幻的背后响起,此时的许幻也看出了张玄陵的不对劲,她泪眼迷蒙的看向李星云道:“他这是怎么了?”

    李星云朝着张玄陵的方向微微抬了抬下巴,道:“被人打下悬崖,伤到了脑子失忆了,除非受到一些刺激,你先出去,我的人自然会教你晚上该怎么做。”

    许幻此时深吸了一口气,克制住心头的冲动,行礼道:“是,殿下。”

    许幻离开后,李星云微笑入座,看着张玄陵道:“道长,这酒菜可还可口?”

    张玄陵举着酒杯傻笑道:“唉嘿嘿,不错不错,你有心了。”

    “李兄,刚才那个女人是谁?”心事重重的张子凡不等李星云倒酒就提出了心中的疑问,却见李星云不紧不慢的给自己满上一杯黄酒,朝着张子凡举杯道:“你的一切疑惑,今天夜里自然会见分晓。”

    张子凡闻言和李星云碰了一下杯,无奈道:“还卖关子,唉,你应该是看上我通文馆少主的身份了,可惜,我帮不上你什么,我这个少主就是空架子,通文馆内没人把我当一回事,有时候我都觉得我像个……唉,不说了。”

    张子凡仰头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有些事情,他也说不清楚。

    三人一顿畅饮,直到入夜,陆林轩拄着下巴看着三人打着哈欠道:“你们是真不怕撑啊,都喝了几坛子酒了?”

    “不多,唉嘿嘿,一点都不多,陆姑娘,你要不要也来喝一点啊?”张子凡举着酒坛脸红的和猴子屁股一样,不过现在的他倒是安分守己的没有动手动脚,似乎是在忌惮什么,他看着眼前的李星云,摇晃着身子皱眉道:“李兄,我们之前是不是就见过了?”

    李星云一脸淡定的坐在椅子上,道:“是,上次也是这个包厢,你喝完酒想调戏我师妹,被我给揍了一顿。”

    “嗝~”张子凡打了个酒嗝后颇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拍着胸口道:“李兄你放心,虽然我张子凡好美人,但是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我还是懂得的!”

    “说的好!”张玄陵拍了下桌子,端起酒杯道:“张小兄弟对我胃口,敬你一杯!”

    “老道你也不差,唉嘿嘿,不如今日你我二人结为异性兄弟如何?”举着酒杯的张子凡话音刚出就害的李星云差点被酒呛到,“咳咳咳……”李星云一脸震惊的看着勾肩搭背的父子俩忍不住喃喃道:“好好好,你们天师府的可真会玩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