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玄陵记忆恢复,自然已经清楚了李星云的谋划,从见到他开始,这位殿下似乎就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而之后的一切都在这位殿下的算计当中,更让张玄陵感到心惊的是这位年轻的殿下似乎对十六年前发生的一切都十分了解,“不良人……不良帅,是他!”

    张玄陵脸色一变,他想起了白天在酒楼对面他看到的那个人影,只能是他,也只会是他,大唐的不良帅,有且只有一个人,五雷天心诀何等强大,传说修炼到十层大圆满的时候即便不能羽化登仙也可以雷法改变天象,可以说与仙人无异了,但是天师府的天师却始终没有出现过一位天下第一人,且不说初唐时候的那群杀神,就是大唐三百年间也一直有一个人压在他们天师府的头上,不良帅袁天罡!

    根据历代天师所推断,此人应当是服用了传说中的长生不死药,一身功力更是举世无双,张玄陵之父生前曾与张玄陵聊起过此人,根据他父亲的描述,就算是五雷天心诀修炼到了第十层,也不好说能稳赢袁天罡,如果是袁天罡在背后布局的话,那这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看了眼眉头紧皱的张玄陵,许幻依偎在他的怀中道:“玄陵,人没了,祖宗传承再重要又能怎样呢?更何况,殿下金口已开,我们也不好拒绝。”许幻一来是感激李星云让他们一家团聚,二来李星云的身份也不得不让他们慎重,一个志在复唐的李唐后裔可不能当做什么江湖侠客对待。

    张玄陵稍也思索后也是说道:“五雷天心诀一直是我天师府一脉单传,不过殿下对我张玄陵有如此大恩,此法再珍贵也比不得我一家团聚,还请殿下遣退左右,我为殿下和凡儿演示五雷天心诀。”

    李星云一把将脑子还在混乱当中的张子凡扶正,拱手道:“那就有劳张天师了。”说完李星云摆了摆手,顿时一众不良人全部散去,本来附近就因为要上演大戏而被不良人暂时清场,此时倒也省去了不少的麻烦,身在酒楼的陆林轩和姬如雪对视一眼,两人很有默契的一起转身,这是天师府隐秘,她们还是有分寸的,偷学功法在江湖上可是大忌。

    “殿下,凡儿,看好了!”

    张玄陵当即在空荡的街道上演示了起来,只见张玄陵身如游龙,脚踏玄妙步伐,身形所到之处雷霆闪烁,李星云看着这一幕顿时双目微睁全神贯注,而在一旁的许幻此时柔情似水地看着张子凡轻轻哼起了儿歌。

    “树叶儿沙沙着窗棂,娘的话儿要记清。天灵山中寒冰坠,神堂门里满天星,雷滚滚,雨纷纷,涌泉池内深又深,东屋点灯西屋亮,子午牟酉不离分。”

    张子凡在此时顿时呆立原地,这熟悉的歌声,印刻在骨子里面的儿歌,他每每梦中响起的声音,“娘……”一声呓语,张子凡泪流满面。

    不同于张子凡的情到深处不能自已,李星云则是身形一闪跟着张玄陵的演示动了起来,刚才许幻的儿歌,正是五雷天心诀的总纲,熟读医术的李星云立刻听出了儿歌当中的天灵山,神堂门都是人体穴位,有了这总纲,李星云终于可以顺利跟上张玄陵的动作,并尝试凝聚五雷天心诀的内力,以他八年天罡诀打下的基础,经脉畅通,所以只要入门,那内力便可源源不绝!

    张玄陵一边演示一边缓缓说道:“五雷天心诀一共十层,练至第三层入门之后便可控制雷霆,练至第五层之后便可雷霆外放化作罡气,七层即可称之为大成,九层巅峰,十层为至高圆满,老道我失忆这十多年荒于修炼,如今修为刚突破五层却已经过了最佳的修炼年纪,今生怕是圆满无望了,接下来,就要看你们年轻人的了。”

    李星云将张玄陵所有动作熟记心头,拱手道:“多谢张天师,张天师可知李嗣源为何如此觊觎你们天师府的五雷天心诀?”

    听到这个名字,张玄陵就忍不住拳头握紧,道:

    “五雷天心诀乃是天师府至高功法,与天下所有至刚至阳的功法都可以一同修炼,晋王李克用所修的至圣乾坤功正是由我天师府上一代天师指点所创,因此至圣乾坤功与我天师府的五雷天心诀有相似之处,一同修炼更是可以起到相辅相成的效果,李嗣源困在大天位的门槛已有多年,定是为了寻求突破才打上了我五雷天心诀的注意,这个贼子,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李星云轻轻笑了笑,道:“张天师可千万不能冲动,谁知道这是李嗣源的意思还是李克用的意思呢?”

    “什么?殿下的意思是此事为晋王李克用所指使?可贫道这些年在江湖上就听闻李克用年事已高久病缠身不能站立,故将晋国和通文馆都交予李嗣源打理。”张玄陵打心底看不起李嗣源这个贼子,但是李克用可容不得他半点轻视。

    “那个老狐狸只要还没死,李嗣源就只能是他的一条狗。”李星云很是笃定的说道,而事实也是如此,在这个江湖上,晋王李克用的个人实力,可以进天下前五!

    张玄陵凝眉看向李星云,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他天师府还真不能轻举妄动了,晋国势大,是唯一可以和梁国分庭抗礼的存在,被这样的庞然大物盯上,就算是大天位的高手也只能退避三舍,更何况李克用的实力可是强的可怕,张玄陵虽有把握杀了李嗣源,但是武功荒疏的他想打赢李克用是不可能的。

    张玄陵随即看向张子凡,沉声道:“凡儿,演示一遍至圣乾坤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在不是讲究什么祖宗规矩的时候,乱世当中,即便是强如天师府也差点被灭门,此时他要做的应该是不顾一切的提升实力!

    “是,父亲。”张子凡神色有些复杂,一日之间,曾经的义父就变成了他不共戴天的仇人,这种巨大的落差还是让他内心有些难受的,但是没办法,总是要去面对的。

    ……

    渝州城不良人分舵。

    秦勇单膝跪地,面前的袁天罡来回踱步,沉声道:“你是说殿下在出谷之后便派伱直接去天师府找祭酒真人?”

    秦勇拱手道:“是大帅。”

    袁天罡抱着双臂站在原地呵呵笑道:“殿下知我等所不知,而且殿下的紧迫感还真是超出了我的预料,他好像很怕,他在怕会失去什么?还是殿下已经知道自己不这样做的话自己就会失去一切,有趣,有趣啊,哈哈哈哈。”

    ……

    (兄弟们新年快乐,明天加更!)

    大家过年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