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各地情况,都进展的如何了?”袁天罡靠坐榻上,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

    不同于袁天罡的悠然自得,秦勇神色有些凝重地道:

    “大帅,娆疆传来消息,巫王和蛊王建立的万毒窟内两股虫师已经势同水火,他们所率领的娆疆不良人也都成为了他二人的死忠,娆疆万毒窟虽然人数稀少,但是那些虫师各个实力不弱,尤其一身控虫之术极为难缠,如果大帅还不出面镇压的话,估计野心膨胀的他们将彻底脱离不良人。”

    “呵呵,此二人,一人愚善,一人狠辣,必然不可能共存,二虎相争,绕疆未来必然祸乱,此事已在本帅预料之中,且把他们留给殿下祭剑,成王之路,必以血始,必以血终,漠北的情况如何了?”

    袁天罡话音落下,秦勇顿时感觉心安了不少,果然,一切并没有脱离大帅的掌控,秦勇拱手道:

    “启禀大帅,漠北传来消息,自去年耶律阿保机改汗位为世袭制之后,漠北诸多贵族果然因为不满王世袭制而发生了叛乱,不过耶律阿保机此人的手段不凡,漠北怕是过不了几年便会迎来一统,大帅您看此人身边我们要不要提前安插人手,以备不时之需?”

    袁天罡哼了一声,道:“漠北有些老东西一直缩在大雪山深处不敢出来,再者他们一族的大萨满也有些手段,就算是以三千院的易容手段去卧底也容易折在里面,对付漠北那帮蛮子,越简单的手段越好用,多费些金银贿赂那些守旧贵族,以待他日后用。”

    嘴上说复唐和实际上行动起来,那难度自不可相提并论,单凭袁天罡和他手中的不良人就想要一统天下那还远远不够,想成就一番霸业,那必须要有自己的基本盘才行。

    想到这里的袁天罡手指在桌上连敲三下,“王建和李茂贞既然已经同意发兵,那二者交界处即可作为殿下屯兵积粮的缓冲之地,京兆府,必须要拿下!”

    京兆府,算上长安大兴,共二十余县,现为梁国所控制,但袁天罡在藏兵谷经营三十年,这京兆府上下都被不良人渗透成了筛子,等朱温一死,梁国一乱,那时,自可拿下此地!

    秦勇闻言不解道:“大帅,京兆府和长安被朱温迁都的时候劫掠一空,现在天下最富庶之地当属汴京洛阳,我们就算拿下京兆府也是缺兵少粮的,恐怕需要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才能恢复生机。”

    唰!袁天罡看着自己握紧的拳头,道:“是,京兆府如今是比当初贫瘠了不少,但是此地也有整个天下现在最大的优点,世家豪族都已经被黄巢那贼子清理一空,没有那些拖后腿的废物,一旦殿下在此处立足,再图谋岐国等地,那,关中便会牢牢的掌握在殿下一人之手!”

    “原来如此!”秦勇恍然大悟,对于那些世家豪族,他可是没有半点好感,就在此时,想起了什么的秦勇问道:“大帅,洛阳那边按照原计划行事吗?按殿下的意思,这次恐怕是想玩把大的。”

    袁天罡摆手道:“通知孟婆,开始准备吧,殿下的刀要架在朱温脖子上,那可少不了他好大儿的帮助……”

    “属下明白!”

    ……

    夜!

    咔擦……咔擦……盘膝坐在床头的李星云身上不断泛起蓝色雷光,更有金色的气焰不断悬浮,同时还有黑白两道气焰共同盘旋在他身体四周,得到了完整五雷天心诀和至圣乾坤功的李星云再加上龙泉剑诀和天罡决,身负四大神功的他一夜之间就从小天位初期跃升至了小天位中期,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哗!一道金色气焰带着蓝色雷霆缓缓在李星云手中收束成一个不规则的圆球,“呼……”长出一口气的李星云脸上终于露出一抹轻松之色,穿越到此他一直绷紧的心弦总算能放松一下了,初步计划的成功也让他对未来有了更大的信心!

    另一侧屋内,姬如雪俯于桌前,执笔道:“启禀女帝,……故,今日李星云计得五雷天心诀和至圣乾坤功两大神功,并获得天师府鼎力支持,渝州事了,我等不日将会前往洛阳。”

    就在姬如雪将信封好,准备绑在信鸽腿上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在她背后响起,“这么简略怎么行,多加一句。”

    李星云的出现让姬如雪心脏漏跳了一拍,硬生生压制住动手的冲动,姬如雪忍不住道:“你是鬼吗?进来一点声音都没有?”

    “那说明我的轻功又上了一个层次。”李星云显得心情不错,一手夺过姬如雪手中密信,看了眼后咂嘴道:“太单薄了,要我说还得加上一句,云姬近日可还安好?”

    “你还给我!”姬如雪有些羞怒的动手去抢,奈何她的动作在李星云眼中是如此缓慢,李星云贴着姬如雪一个转身,两人背靠背站立,李星云笑道:“这就还给你,不过这句话还是要加的。”

    李星云靠着姬如雪提笔就书,姬如雪眉头一皱探手去抓,但李星云何等实力,一拉一拽,顺势就将姬如雪拉入怀中,两人俯身桌前,姿势多少有些暧昧,而姬如雪被李星云单手束缚于怀中,浑身燥热不说,李星云身上那淡淡未散的酒气更是让她有些不安,姬如雪顿时有些恼羞成怒地道,“伱放开我!堂堂李唐后裔,居然如此好色不堪!”

    “莫急。”李星云提笔加上问好的八个字,随后想了想,又在信纸的右下角画了一个自己的卡通头像,“啧,好像还缺了点什么?对了!”李星云微微一笑,又在上面加上了一个小太阳,这才将密信卷起绑在了一旁的信鸽腿上,“以后给女帝的密信,每天一次,就按这个格式来,记下了么?”

    “你先放开我!”姬如雪银牙紧咬,娇俏的小脸上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什么已经变得一片通红,成功获得神功的李星云今日明显有些兴奋,连着往日的稳重也压不住那江湖浪子的本性。

    “你既有师妹伴你左右,还……还想着女帝,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姬如雪挣扎开来,看着李星云一脸愤懑地说道。

    李星云双手抓住姬如雪的肩膀,半开玩笑地道:“女帝怎么了?你我也要,我老李的女人,就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哈哈哈,啊……嘶……”

    “我呸!”姬如雪一脚踩在李星云脚上,还用力碾了碾,道:“想的倒挺美,大唐还没复兴,美梦倒是已经做起来了!”

    李星云抱着脚咂嘴道:“这二者冲突吗?爱江山,难道就不爱美人了吗?这是什么道理?”

    “你!”姬如雪还想反驳,但是一想这可是李星云啊,他向女帝索要的自己,女帝甚至都不能拒绝……

    缓过气的李星云背对着姬如雪叉腰道:“我老李,要江山,也要美人儿!”不过话是这么说,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李星云还是有数的,摆摆手,李星云道:“早点休息,明日还要赶路。”

    ……

    姬如雪有些出神地看着敞开的房门,今晚的李星云和往日大为不同,似乎……这才是他的本性?

    “哼,登徒子……空口白牙尽会胡说!”一声低呼为今夜的大戏落幕画上句号,姬如雪靠在门上微微侧目看向窗外圆月,一时间有些失神……

    感谢锐king的打赏,感谢书友2021030110402434018的打赏,感谢两位大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