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对,就是这种受人敬仰的感觉,冥帝有些享受的微微抬着下巴半阖上眼睛,却见孟婆此时突然说道:

    “冥帝,这是陛下交予老身的卧底名单,包括水火判官杨焱和杨淼两人共一十八人都是陛下的耳目,除过杨焱杨淼外的十六人都已经被老身外调,唯此二人老身不敢轻举妄动。”

    孟婆说话的同时也向冥帝献上一份名单,冥帝接过名单扫了一眼后微微皱眉道:“他们居然都是老东西的人,哼,看来这老不死的很早之前就对我起了防备之心,真是该死啊。”

    且不说那些玄冥教骨干是朱温的人,他没想到水火判官杨焱和杨淼这一对双胞胎兄弟居然也是朱温派来的卧底,这两人各自修为都在中天位后期,合力可战普通的大天位高手,这已经属于是玄冥教内部的高等战力了,“哼,如果不是我策反了孟婆,那我现在身边岂不是无人可用了,好,好,好!”

    冥帝冷笑一声后手中顿时凝聚起一团黑焰,火焰灼灼燃烧将那名单烧毁,冥帝尖细的声音再度响起,“不过现在还不是杀他们的时候,以免打草惊蛇,我就再忍上一忍。”

    孟婆躬身道:“属下明白了。”

    “完了让张氏和朱友文来见我!”冥帝声音冷淡,带着丝丝寒意,只有他才知道被自己的父亲不信任甚至是厌恶和排挤的滋味到底是多么的让人痛苦。

    “是。”孟婆躬身低头,满是褶皱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来,眼中的淡漠倒是和冥帝出奇的有些相似。

    九幽殿。

    大梁国的二殿下,朱温最为看好和疼爱的儿子‘朱友文’战战兢兢的出现在了冥帝面前,“小的见过冥帝。”‘朱友文’颤颤巍巍地对着冥帝行礼,眼睛甚至都不敢看冥帝一眼,从进入殿内‘朱友文’就一直低头看着地上石板。

    “哼,即便你拥有了他九成相似的样貌,可假的就是假的,永远都真不了。”冥帝背着手打量着眼前的‘朱友文’,表情逐渐变得狰狞起来,“是你,相貌堂堂!是你,最受他的喜爱!还是伱,练功的天赋天下无双!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哼!混账东西,要不是你把九幽藏了起来,我也不会变成现在不人不鬼的样子!”

    冥帝手中汇聚一团黑色内力,瞬间就化作一道匹练将眼前的‘朱友文’掐着脖子举到了半空中,“咳咳……冥帝饶命,冥帝饶命,我不是朱友文,我是假货!”

    假货……眼中血光微微散去的冥帝一把将手中的假朱友文给扔了出去,冷喝道:“开始联系那些暗地里支持你的大臣,让他们到时候都毫无保留的支持我称帝,办好这件事,你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是,是,多谢冥帝不杀之恩。”假朱友文顿时跪倒在地疯狂叩首,冥帝喜怒无常每次召见他都和吃了火药一样,他真是生怕一不小心就死在冥帝手里。

    “滚吧!”冥帝小手一挥,假朱顿时如释重负连滚带爬的小跑了出去。

    冥帝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自己的手掌脸色阴沉,“将臣……为什么鬼王也只是修炼了一半的九幽玄天功,他却没事?难道是我的恨意还不够?我连自己的女人都送了出去,还要如何?”

    “不如何,只是再这样下去,你连小命都保不住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出现在了大殿当中,露着纤细腰肢披着一身薄纱的张氏光着脚走了进来,张氏看着冥帝没好气地道:“老东西已经下令准备要除掉你了,并且准备假立你为太子,你看着办吧。”

    冥帝看到眼前这个女人之后脸色出奇的平静了下来,朝着张氏扔出一个小瓷瓶,冥帝淡淡说道:“此药无色无味,下于他的酒中,等他一身功力经脉全废的时候,你就不是张氏,而是大梁的张皇后!”

    “真的?你终于要动手了,哎呦你都不知道人家在那老东西手里受了多少的委屈。”张氏一脸娇媚的拿着药瓶上前想和冥帝亲热亲热,奈何看见那张诡异的娃娃脸是一点胃口都没有,甚至还不如他家的老头子,那老头子虽然变态,但起码该有的东西还是非常硬朗的。

    “退下吧,我要练功了。”冥帝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情况,冷淡的让张氏退下。

    “好吧,那臣妾告退。”

    冥帝注视着张氏窈窕的背影,眼中多了一丝煞气,等事成之日,这个已经背叛他的女人,也要死!

    ……

    岐国,幻音坊。

    “启禀女帝,姬如雪来信。”

    “呈上来。”女帝身着戎装,一边处理着岐国公务,一边接过了那张画着小太阳和李星云迷你头像的密信,女帝随意瞥了一眼密信后随即放下了手中毛笔,“嗯?”微微坐正了身子,女帝看着眼前的密信微微蹙眉,“云姬近日可还安好?这字迹?这是李星云的手笔?”

    “怎会如此?”女帝朱唇半张,一张俊俏的脸上带着明显的疑惑之色,“难道他别有深意?”女帝百思不得其解,就那日所见而言,李星云一掌压跪李嗣源,不管是胆魄还是气场,都对得起那一身李唐血脉,这今日怎就……怎就如此?

    “莫非……”女帝微微侧目看向窗外,随即缓缓摇头,心道:“不对,他现在身负血海深仇,又背负复国之重责,岂会陷于儿女情长?”

    半跪在地上的梵音天看见女帝神色似有不对,有些奇怪地问道:“女帝,可是李星云出了什么问题?”

    女帝有些烦躁地摆了摆手道:“你们都下去,我一个人静一静。”

    梵音天虽然奇怪那密信上写了什么,但也不得不尊令道:“是,属下告退。”

    梵音天和四周侍女退下之后,女帝一把将手中密信捏紧,内力催动就要将其毁去,可临近之时却又犹豫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犹豫,此刻的她心软的出奇,或许因为李星云是这世上除了她哥以外第二个用如此语气称呼她的人吧,“呼……”檀口轻轻喘息一声,女帝随手将密信夹入一公文当中,随后思绪良久才挥笔写道:

    “臣近来一切安好,幸得殿下关心,臣万分惶恐。臣近闻殿下欲北上洛阳,逆贼朱温,荒唐之极,但贼子势大,殿下乃千金之体,万不可以身涉险。臣已整顿凤翔军马,关中男儿皆厉兵秣马枕戈待旦,只待殿下一声令下,便可兵发汴州!”

    原本已经收笔的女帝在顿了顿后又默默加了一句,“讨贼不易,臣虽不才,愿为殿下分忧,还望殿下,保重贵体……”

    ……

    (感谢锐king的打赏,感谢大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