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城。

    且说李星云一行人出了渝州,便北上襄阳,李星云在得到上官云阙的消息后便与上官云阙和温涛在襄阳城汇合,温涛此人,李星云有大用,而且此人的本事越早用越好,这也是李星云在前往洛阳的途中愿意等上温涛两天的原因。

    悦来客栈,李星云于桌前仔细打量着一封密信,一旁的姬如雪脸色有些不愉,女帝的密信来了她还没看就被李星云夺去了,看着眼前之人,姬如雪银牙微咬,好一个反客为主的家伙,她原本是女帝留在李星云身边监视李星云的杀手,结果现在好像变成了李星云和女帝之间的传令小兵。

    讨贼不易,臣虽不才,愿为殿下分忧,还望殿下,保重贵体……李星云细细品味着这密信最后的几句话,这要是在盛世大唐,无非便是君臣之间的一段日常的再不能日常的对话,可现在是什么时候,是乱世,是一方诸侯和李唐遗孤的对话,李星云忍不住笑了笑,“女帝果然和李茂贞有着质的区别。”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姬如雪看着一脸笑意的李星云,总觉得这家伙的笑容里面包含的东西有点多。

    “你以后总是会知道的。”李星云神神秘秘地并不打算多说,他和这位大舅哥,迟到是要碰上一场的,到那时,姬如雪就会明白他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正在两人说话的功夫,一个尖细的声音从房外传来,“你啊,见了殿下一定要老实一点,殿下可不是玄冥教的那群蠢货,能让伱随便糊弄,咱们殿下可是英明神武着呢!”人未到是声先至,李星云不用想也知道是上官云阙回来了。

    “上官,你别站在门口叨叨了,襄阳可是朱温的地盘,赶快进来。”李星云抬手一掌,顿时一股金色内力将房门冲开,露出了门外一脸惊色的上官云阙,在上官云阙的背后还跟着一个穿着紫袍带着面罩的中年男子,如果李星云没猜错的话,这位就是温涛了。

    “哎呦,殿下呐,几日不见,您这功力大增啊,属下只怕再过段时间都不是殿下的对手了。”上官云阙一脸惊艳的同时还不忘瞪了姬如雪一眼,这个幻音坊的女人怎么还跟在殿下的身边?

    “不良人温涛见过殿下!”温涛单膝跪地,刚才有些惊讶的神色瞬间收敛,整个人给人一种沉稳内敛的感觉。

    “我回避一下。”姬如雪很有眼色的说了一句便带着女帝的密信出了房门,在路过上官云阙的时候上官云阙还得意地看了她一眼,似乎在说你我对殿下而言亲疏有别。

    李星云有些无奈地看了上官云阙一眼,这个家伙哪里都好,就是爱好争风吃醋,尽管李星云也不知道他争的哪门子风吃的哪门子醋。

    “辛苦了。”安抚了一下上官云阙之后,李星云这才看着温涛笑道:“上官对你的评价颇高,对你的定墓寻人之术更是不吝赞美之词,告诉我,这天下有没有你找不到的墓穴。”

    温涛显然没想到李星云说话这么直接,顿了顿后才拱手道:“回殿下,臣身负完整摸金校尉传承,天下之墓穴,臣有把握寻得九成。”

    说起摸金校尉,李星云就想到了鬼吹灯之类的小说以及著名的人妻爱好者曹丞相,这位爷可以说是所有盗墓者的祖宗了,曹操为了补足军饷大肆盗墓取财,甚至还成立了专门负责盗墓的军队,这才有摸金校尉这个军衔的出现。

    “九成?”李星云看了温涛一眼,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不良人有多少年没有领过俸禄了?”

    “俸禄?”这句话一出来,不仅温涛愣了一下,就连上官云阙都呆住了,他们有多少年都没听过俸禄这个词了。

    “上官,你说。”李星云话音落下,上官云阙这才皱眉道:“殿下,自大帅下达了不良人解散的命令之后,所有不良人就都没有俸禄可领了,所有任务资金都由大帅统一分配,像我等经常出任务的不良人还好说,吃穿用度自不会少,可一些执行长期潜伏任务的不良人就只能自给自足了,这些年很多不良人都有了自己的营生,一边经营,一边执行任务。”

    当然上官云阙没有说的是,其实大帅也没有多少钱了,维持整个不良人如此大的情报杀手组织每年所耗费的钱财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么说,我们是很缺钱啊,辛苦各位了,我李星云日后绝对不会亏待你们。”李星云话音一转,看着温涛,“那么温涛,现在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了吧?”

    虽然有些不道德,但是这确实不失为一个敛财的手段,在龙泉宝藏未出世之前,李星云还没有钱财来源,他只能出此下策了,至于龙泉宝藏,穷尽晚唐财富的宝藏自然不会少,但是龙泉宝藏所埋之地在山西晋地的盐池,那里可是李克用的地盘,李星云现在就算开启了龙泉宝藏也无法在不惊动李克用的情况下将那金山银山运出山西。

    “殿下?”温涛的眼睛顿时亮了三分,自己偷偷摸摸盗墓和奉旨盗墓可完全是两回事情,温涛随后说道:“殿下有何吩咐,属下莫敢不从!”

    李星云左手搭在温涛肩膀上,淡淡说道:“我要你拉起一支军队,专门盗墓的军队,只取墓中钱财,不可毁坏墓主尸骨,放手去干,不良人会全力支持你。”

    温涛闻言眼睛更亮了,他去过很多大墓,但是他一个人的本事再大其实也带不出多少东西,这手下有了军队,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他甚至敢放出豪言,天下九成九的墓,他都开得了!

    就在此时,李星云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把温涛干到了原地高潮。

    “天下所有人的墓,尽可取之钱财!包括我大唐李氏!”

    李星云咬了咬牙,说出了这一番疯狂的言论,原本沉稳的温涛此时都惊呆了,殿下这是自己下令掘自家祖宗的墓?这也太狠了吧?

    不到万不得已,李星云也不想干这种事,但是他没办法,他是真没钱,他背后没有世家支持,没有人给他钱粮,他也很无奈,虽然他有一群忠心耿耿的下属,但是要争霸天下,只靠不良人远远不够,汉墓十室九空,两晋五胡乱华对中原又是一番劫掠,李星云再舍不得取用他李氏祖宗的陪葬品,那这墓还不如不盗。

    五代十国的混乱可不只是皇帝更换的勤快,其货币体系更是杂乱不堪,因为各地藩王自己手里都掌握着他们地盘贩卖盐铁和铸造钱币的权利,所以各种不同重量不同材质的钱币相继出现,这个时代的货币体系可以称得上是群魔乱舞了。

    在蜀地的渝州,李星云就发现了好几种货币,什么永平通宝,什么通正元宝,而到了梁国的襄阳,这里又只认开平通宝和旧唐钱币,这些藩王私铸的钱币和唐时铸造的钱币混合流通于世,让整个天下变得更加混乱。

    李星云想打下属于自己的地盘,那肯定要建设自己的货币体系,用别人的货币只会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未雨绸缪也好,不择手段也罢,李星云现在都没得选择!

    “殿下三思啊。”上官云阙此时也紧张兮兮地说道,“这种事情要是被人发现,殿下怕是要承受千古的骂名!”

    李星云长呼出口气,反而笑了,只见他两手一摊,道:“死都死了,留那么多钱财又有何用?罪在当代,功在千秋,让后世人骂去吧。与其把那些银钱埋在地下被后来人侵取,不如让它们现在就用于光复我盛世大唐!”

    ……

    (感谢路过世界的破坏者的打赏,感谢大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