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洛阳城,李星云和上官云阙下了马,一边有行人路过,撞了一下上官云阙的肩膀,再看时,上官云阙手中已经多了一个纸卷。

    “先找个客栈。”李星云瞥了一眼上官云阙,后者点头道:“是,人已经都到了。”

    河间客栈。

    李星云拿着纸条细细看着,“孟婆借助朱温的力量对玄冥教内部进行了一次大清洗,她在囚禁了水火判官后已经彻底掌控了玄冥教总舵。”

    李星云随手一捻,金色的内力气焰瞬间将手中纸条化作飞灰,而此时一个身穿玄冥教服饰的教众也走了从窗外翻了进来,“殿下。”

    来人呈上两份情报,同时说道:“冥帝那边已经准备利用您陷害王彦章以分散和完全控制洛阳禁军,您需要酉时去古香楼见王彦章,到时我们的人自会来抓殿下您和王彦章,预计明日辰时殿下会入朝元殿。”

    “知道了。”李星云摆手道:“冥帝那里准备的怎么样了?”

    来人拱手道:“回殿下,冥帝已经暗中控制了几个禁军将领,明日时洛阳宫城就只有我们的人。”

    李星云微微一笑,道:“是只有玄冥教的人,明日且给天下来点专属于我们大唐不良人的震撼。”

    来人愣了下,随即道:“明白!”

    待那传信之人离去之后,李星云找来纸笔刷刷写了一些药材名字,随后叫上官云阙,道:“上官,你去给我寻一个葫芦酒来,还有这张单子上的药材你去药店买齐。”

    上官云阙看了一眼李星云递来的清单,随即点了点头道:“知道了,我这就去办。”

    待到上官云阙走后,李星云在店家那里要来了一个火盆和陶罐,随即把当初在青城山得到的火灵芝拿了出来。

    千年一现的火灵芝,其药效足以让濒死之人满血复活更可以为其提供十年的内力,当然最珍贵的药材用最朴素的熬煮手法熬煮后就能服用,不过要把这千年火灵芝的功效发挥到最大,还需和其他的药材配合才行,李星云看着逐渐化作汁水的火灵芝,心中已经有了定计。

    ……

    酉时,古香楼,天字甲等包厢。

    哒、哒、哒……一个踩着皮靴的雄壮汉子熟悉的走上三楼,却在楼梯处被一面白短须的中年男人拦了下来,“王将军,今日这包厢可已经有人了。”

    王彦章皱眉看了眼前之人一眼,眼底明晃晃的闪过一丝不屑,“段凝?”

    段凝看出王彦章眼中的不屑,心中恼怒但脸上仍然一脸笑意,“王将军还请听下官一劝,今日进了这包厢的门,往后想出去可就不容易了!”

    段凝此人,开封人,本一主簿,后因其妹多有姿色,献于朱温得美人之位,段凝被赐军巡使一职,后又得怀州刺史一职,官授右威卫大将军,段凝有点军事才能,但不多,其人更擅在官场钻营,能左右逢源,不仅被朱温喜爱,更与诸多皇子之间有些千丝万缕的联系。

    按理来说,皇帝近臣最好不可与皇子亲近,就像敬翔和李振,但这段凝却是个例外,他很清楚自己几斤几两,爬的太高容易暴毙,像他现在官职虽然不上不下的,但是谁人他都不得罪,其实这样的人活得最舒坦。

    而段凝这次更是接了大皇子冥帝的差事,本要推脱的段凝听说这次是给王彦章设局后便爽快的答应了,不过一激将法而,他可是不爽这王彦章好久了。

    王彦章这种沙场悍将,平日在军中威望甚高,本就看不起段凝这种靠着钻营得到官位的水货,其更是在军中不止一次指名道姓的羞辱段凝,这可让段凝记在心里了,不过段凝这种人不傻,没有机会的话是不可能和王彦章硬碰硬的,这不,机会这不就来了吗?

    段凝不劝还好,一劝,这王彦章哪里忍得住,本就是心高气傲之辈,这大梁上下还没几个人是他得罪不起的。

    “让开!”王彦章大手一推,段凝应声倒退滑步而出,同时他的眼中也出现了一抹震惊之色,这王彦章的实力果然恐怖!

    “呵。”王彦章甚至不屑于看段凝一眼,推门就进了包厢,段凝阴测测地看着王彦章的背影,冷笑一声后迅速转身离去,王彦章啊王彦章,你就是太狂了,今天这局,伱还真解不了!

    咔擦,推门而入的王彦章立刻眉头一皱,道:“你是何人?”眼前之人年轻的过分,而且还有种奇怪的熟悉感,不过王彦章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此人。

    砰!

    将手中酒坛重重地放在桌子上,李星云看着眼前的这名虎将微微抬着下巴道:“有事?”

    王彦章双目微眯,仔细思索眼前之人是哪个达官贵人家的子弟,但他思索半晌也毫无头绪,不对,不对劲,若是一般人,古香楼怎会将我的包厢让出?可在大梁境内,上到皇子,下到朝臣,怎会有我不认识的存在?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王彦章看着眼前青年如此问道。

    李星云拿起酒碗道:“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你若要喝酒,坐下喝便是了,娘们唧唧的问来问去,到底想如何?”

    王彦章吸了一口气,虎目圆睁道:“你说什么?”

    砰!

    李星云一把将龙泉宝剑放在桌子上,道:“当然你要是酒量不行,想打架,小爷也奉陪到底!”

    “呵呵,哈哈哈哈!好小子,你是第一个敢对我这么说话的人!”王彦章一掌拍在门框上,喝道:“不过一坛酒怎么够?我去要上十坛,今天喝不完,你小子就别想出这个门!”

    王彦章转身出门对着一小斯喝道:“怎么,不认识我是谁了吗,让你们周掌柜来见我!”

    不多时,一个年过五旬的中年人就带着一小斯来到包厢之前,王彦章皱眉看着眼前的中年人皱眉道:“你是谁?周桂呢?”王彦章是虎不是傻,他想找到周桂问问包厢内年轻人的身份,却没想到来了个生面孔。

    那中年人行礼道:“见过王将军,在下唐阳,兄长前日回家探亲,古香楼让在下暂时代为打理。”此时唐阳身边的小斯也是毕恭毕敬地道:“周掌柜的老娘重病卧床不起,周掌柜前日是连夜走的。”

    王彦章恍然道:“怪不得你们把我的包厢给了别人,现在这包厢内是何人你们可知?”

    唐阳顿时一脸惊讶之色,道:“王将军,在下真不知这包厢本是您已定好的,兄长走的匆忙,并未告知这包厢是您的,不过您要问此包厢内是何人,在下听段将军所言,此人之前是陛下点名要寻的人。”

    王彦章顿时抱着双臂皱眉道:“陛下要寻的人?”王彦章心道,我且将其灌醉后问上一问,就这毛头小子,陛下寻他会有何事?

    “去,准备十坛好酒,好菜好肉都给我上来。”王彦章摆手将一钱袋丢给唐阳。

    “好嘞王将军,您吃好喝好。”

    唐阳带着小斯来到后厨,有些佝偻的身影缓缓站直,朝着一旁的胖厨子喊道:“段胖子,量用少点,不然就他中天位的修为,定能察觉到内力的阻塞。”

    那胖子手里不停,嘴里也是笑道:“阳叔子,你个老东西还指挥起我来了。”

    阳叔子冷着脸道:“行啊段成天,下次腿瘸了你最好别来求我。”

    段成天闻言顿时嘿嘿笑道:“别啊,你看看你,还是开不起玩笑话。”

    “不过……”段成天话音一转,有些不解地看着阳叔子道:“殿下这到底是想搞哪出?一个王彦章,至于搞这么大的阵仗吗?”

    说起李星云,阳叔子脸上顿时多了些笑意,道:“你好好做你的饭,等着看就是了,王彦章的局不过是顺便为之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