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李星云的话顿时让王彦章愣在了原地,杀人?杀谁?杀朱温?还称帝?

    王彦章梗着脖子看着一脸认真的李星云,颈部青色的血管都因为用力清晰可见,王彦章随后露出一抹忍俊不禁的表情来,“呵呵,哈哈,哈哈哈,这是我有史以来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居然有人想在大梁的洛阳城内杀了大梁皇帝,还妄言称帝,凭什么?凭你李星云?就算你是李唐后裔又能怎么样,大唐已经灭亡了!

    李星云面色平静地扫了一眼王彦章,争一时口舌之利没有什么意义,他更喜欢把所有事做完之后再贴脸开大,那样装杯才装的够爽。

    此时车马外三千院所伪装的玄冥教统领将龙泉宝剑背起,就用这把宝剑,让朱温在临死前最后做一夜美梦吧!

    很快,在一众不良人暗中宣传之下,李唐后裔李星云和大梁上将军王彦章在古香楼会见被抓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洛阳,人证物证俱在,就算朱温不想杀王彦章,那王彦章也躲不了一场牢狱之灾了。

    ……

    明德殿!

    “陛下喝酒……”张氏衣衫半解,露着大片雪白,摇曳着身姿并将酒盏叼在口中随后弯腰朝着朱温而去,酒液入喉,那妇人温润的躯体同样也落在了朱温怀中,朱温贪婪的扬着头其喉结不断蠕动,“哎呦,陛下轻点。”一阵阵的娇笑声不断传出,懂事又娇媚,这也是朱温最为喜欢自己这个儿媳的原因。

    “报!陛下,孟婆率领玄冥教在洛阳城内抓住了李唐余孽李星云,并一同抓住了正在和李星云喝酒的王彦章将军。”

    朱温心腹禁卫的声音顿时让在温柔乡滚打缠绵的朱温清醒了过来,“你说什么?抓住了李星云?王彦章?王彦章怎么会和李星云在一起?”

    朱温一脸的不可思议,王彦章此人说是他看着长大的也不为过,此人性格刚烈,怎么会和李星云那个余孽搞在一起,朱温脸上还正阴晴不定的时候,三千院抱着龙泉宝剑走了进来,“见过陛下,这是李星云随身所带的龙泉宝剑,属下经过拷问李星云已经得知这把宝剑正是开启龙泉宝藏的钥匙!”

    “什么?”朱温脸色一变,也顾不上怀里张氏,将其一把推开后连鞋子都没穿就走下了大殿,张氏一脸哀怨,恶狠狠地瞪了眼朱温,但却丝毫不敢有半点言语。

    “龙泉!连黄巢都没找到的龙泉宝藏!”朱温接过三千院手中的龙泉宝剑,激动的用双手拂过剑匣上的繁复花纹,他曾经是黄巢副将,后背叛黄巢投奔大唐,他很清楚当初黄巢在长安城内什么都没找到!

    三千院适时的捧臭脚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天下如今唯有大梁最为强大,陛下再得这龙泉宝藏,即可招兵买马,不管是灭晋灭岐还是灭蜀都在陛下的一念之间,我看陛下您这是如虎添翼,不对,您这是真龙降世啊!”

    “哇哈哈哈,好小子,说得好,来人,赏万金,绢帛百匹!”朱温哈哈大笑,一时间整个人都年轻了十岁,更是豪情万丈地摆手道:“明日设宴,我要我大梁群臣,共审前朝余孽李星云!”

    “谢陛下恩典!”三千院大喜过望,拜俯在地,这下子心中被狂喜充满的朱温哪里还记得王彦章是谁?

    三千院等人退下之后,朱温将龙泉宝剑放于案牍之上,看着半躺在软榻上的张氏忍不住心从火起,本来无力再战的朱温在得此好消息之后感觉浑身又充满了干劲!

    “哎呦,陛下您轻点儿……”张氏挽着朱温脖子忍着那满脸大胡茬在胸前乱拱,道:“陛下,我听闻城东王将军府上的卢氏可是河北出了名的美人儿,如今……”

    朱温顿时停了动作一脸狐疑地看着张氏道:“伱是如何得知的?”

    张氏顿时一脸委屈地道:“陛下您还说呢,臣妾虽然天天陪侍您,可臣妾又没有名分,每天还要自己去买水粉首饰,这不,前两日正好遇到了卢氏,那样貌如出水芙蓉,那身材,可一点都不比臣妾差呢,陛下要是将其接入宫中,那您一龙二凤,岂不美哉。”

    张氏说着还眨着眼睛在朱温胸口画起了圈圈,这让朱温哪里还受得了,眼中狐疑尽散,紧接着是那极度渴求的淫邪之色,他一个连儿媳都不放过的人,现在还让他去在乎什么君臣之情,那怕是有些困难。

    “去,宣卢氏进宫。”朱温低沉地说了一句,随即便一个虎扑,将张氏扑倒在了榻上。

    ……

    大将军府,正堂。

    一粉裙美妇正一脸焦急地来回踱步,此时有一披甲军士于院中行礼道:“夫人还请放心,大将军应该只是凑巧和那李唐后裔饮酒被抓,以陛下对大将军的喜爱,大将军肯定无碍。”

    正当此军士话音落下的时候,一道尖细的嗓音在大将军府外响起,“陛下有旨,宣卢氏进宫。”

    “什么?”

    此时大将军府内的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旨意给惊呆了,包括王彦章的妻子卢氏以及他的府上亲卫和那刚刚进来的铁枪军的披甲兵士。

    朱温的暴行以及朱家那点脏事洛阳谁人不知,王彦章刚刚下狱,朱温居然就宣卢氏进宫,这是何等的荒唐,换做五年前还未登基称帝的朱温都不可能做这种荒唐事情。

    “还不上前接旨?”宫里来的小太监已经知道王彦章怕是完了,这卢氏进了宫就是陛下的女人,那王彦章还有命活着从牢里出来吗?“唉,夫人就看清现实吧,赶快接旨,晚上若是把陛下伺候好了,那王将军说不定还有救。”

    嚓!嚓!嚓!一阵拔刀的声音顿时从四周响起,王彦章的亲卫们纷纷对这太监怒目而视。

    “混蛋东西!”

    铁枪军的披甲兵士一拳就捣在了这太监肩头,紧接着还想补上一脚却被卢氏拦住,“周力,住手!”卢氏眼含泪水,心中生了死志,缓缓欠身道:“卢氏领旨。”

    唐末的牙兵们可都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那小太监以及背后的宫中之人哪里见过这阵势,赶忙交了圣旨就走,他们可清楚这些牙兵的脾气,说杀就杀,大不了一命抵一命。

    卢氏手里紧紧攥着圣旨坚定道:“贤明定是被奸人所害,周力,你立马回铁枪军,若是明日还没有我的消息,就烧了将军府,带人去劫狱!”

    “夫人!你不能去啊!”周力抱拳挡在卢氏面前,谁都知道陛下是个什么德行,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会把手伸往自己麾下将领的家室。

    卢氏心中哀叹,不去又能有什么办法呢,这可是洛阳,大梁的洛阳,任谁都没想朱温色念迷了心智会如此疯狂,要是敬翔和李振在的话可能还会劝上一劝,可如今夜幕将至,又有谁劝得了朱温。

    正在卢氏心中悲戚之时,他们房顶上突然传来一句人声,“王彦章不会死,各位还请放心。”

    周力反应很快,护在卢氏身前仰头喝道:“什么人在装神弄鬼?”

    “嘿嘿,神鬼之名可不敢当,在下不过一厨子,路见不平给各位指出条明路来。”段成天高高跃起,一个闪身就出现在了周力面前,“好快!”周力刚准备抽刀就发现刀柄被一股巨力按住,根本拔出不得。

    段成天两指一点,在周力被逼退的同时拔出了周力腰间长刀,段成天屈指弹了一下刀身,叮的一声,清脆无比,段成天有些享受地点了点头道:

    “好刀,看这刀品相,你们将作监的工匠应该是完美继承了我们大唐工匠的手艺。”

    “大唐,你们大唐?”周力顿时愣在了原地,却见段成天随手一扔将刀插在地上道:“想救王彦章,就按我说的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