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能,以我大天位的内力,怎会如此不堪一击?”咳出一口血后的冥帝半躺在石板上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打扮的和一个小兵没什么区别的面具男。

    是,袁天罡的打扮和其他不良人没什么太大的区别,甚至乍一看还没有那些普通不良人帅气,老旧的袖铠,老旧的朝服,浑身透露着一股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沧桑。

    女帝静静望着这一幕,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她自问也比冥帝强不了多少,可就是冥帝这种高手,却在这个人面前撑不下一回合,这就是李星云的底气吗?

    怪不得,怪不得李星云敢亲自前往洛阳,如此多的不良人卧底玄冥教,看来不良人在大梁的布局已有多年,这其中之事不敢细想,堂堂女帝此时也觉得有些后背发凉,没由来的对眼前之人生出了几分忌惮。

    “在本帅面前,没有什么天位之分。”袁天罡负手而立,仿佛刚才动手瞬秒冥帝的人并不是他一样,而此时的李星云也终于直观感受到了袁天罡的战力和其他人的差距,作为这个世界外挂级别的存在,修为已经大天位后期的冥帝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三百年,要知道袁天罡不是三百年后的今天才有了如此修为,他在三百年前就已经是大天位的高手,现在的他即便还要压制体内不死药的药力,也已经无敌于天下。

    “不,我不相信!”

    冥帝怒喝一声,全身爆出一层血色雾气,浓郁的黑色内力几乎变成了实质,一双眸子肉眼可见的变得鲜红起来,直到血丝布满,甚至眼角溢出了鲜血。

    “啊!”

    怒斥一声后,冥帝疯狂的扑向面前的袁天罡,他不相信,他不相信他的九幽玄天神功居然如此孱弱,他不是弱者,他从来都不是!

    从跟随朱温征战天下开始,从他在尸祖将臣那里得到九幽玄天功开始,他一路厮杀,一路拼搏,什么狗屁爱情,什么狗屁样貌,他全部都抛弃了……

    我好恨,我好恨!瞬间,冥帝周身的气场变了,他放弃了最重要的东西,他自己,以身堕入魔道的冥帝,其实力在这一瞬间提升了一倍有余!

    轰!

    一道黑色洪流瞬间冲到了袁天罡的面前,这是冥帝自练功以来最巅峰的时刻,也是他的舍命一击!

    砰!

    “不错,倒是有了几分样子。”袁天罡话音落下,冥帝发现自己被一道无形的墙壁挡在了半空中,这是……内力?他的内力怎会如此深厚?

    袁天罡看着停滞在自己面前一步之外的朱友珪背着手缓缓说道:“你的恨,格局太小了,以至于你的功力,还远远不够!”

    “什么?”即便是入魔状态的冥帝此时都忍不住双目变成了呆滞状,怎么可能,怎么还是这样?不,不!

    “就让本帅来告诉你,什么是恨!”袁天罡一手探出,一把就探过九幽玄天神功的内力捏住了冥帝的脖子,任由那黑气滔天却无法近他分毫!

    “本帅见唐立于高祖,大治于太宗,于高宗修养生息,于玄宗现开元之盛世,后,代、德、顺、武、宣、怒、僖、昭诸君,本帅见证了他们称帝,也见证了他们的死亡,本帅看遍了天下满目疮痍,本帅恨这苍天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伱之恨,比之本帅如何?”

    沙哑、低沉,又带着深深的悲意伴随着一掌,穿冥帝之心而过,冥帝一双血目也在此时恢复了清明,他颤抖着跌落在地,低头看了眼胸口那可怖的伤口,惨笑着说道:“输给你,倒是不冤……”

    袁天罡甩了甩手,再也没看死不瞑目的朱友珪一眼,毕竟这样的人,他杀过的实在是太多了,“殿下。”袁天罡看向李星云,指向朝元殿内的一众大梁百官,缓缓道:“这些乱臣贼子,杀,还是不杀?”

    李星云微微一笑,道:“杀了他们,谁告诉天下,今日我李星云宰杀朱温时有如神助呢?”

    袁天罡点了点头,笑道:“如殿下所愿。”

    正在君臣二人对话之时,段成天突然趴在地上低呼道:“大地在震动,是大梁的军队到了,殿下,大帅,我们该撤了!”

    今天的洛阳城内集中了不良人最精锐的力量,用这些力量来和大梁的军队拼杀无疑是非常愚蠢的行为,这些忠心又各有所长的不良人是李星云最大的依仗,每失去一位对李星云来说都是非常巨大的损失,李星云微微凝眉,军队吗?

    “殿下且放心撤离,臣自会为殿下断后!”袁天罡虽然也做不到以一人之力杀败千军万马,但是稍作阻拦后他依旧可以从容离去,这就是天下第一的含金量。

    “撤?撤什么?要走,就堂堂正正的走出洛阳!”李星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看了眼冥帝的尸体,微微一笑,冲着宫门大步而去。

    一众不良人此时都有些不解,但也都默默跟在了李星云的背后,阳叔子、上官云阙、三千院、段成天、孟婆等等,他们每一个人都没有去问为什么,他们不良人靠着一份信念等了几十年,如今看到今天的少年天子做到这个份上,怕是死,都没有什么怨言了。

    而袁天罡站在原地也是看向了冥帝的尸体,不过他的目光好似穿透了一切,他看的,是冥帝尸体之下,“哈哈,殿下,长大了啊……”沙哑的声音偶尔透露出一种愉悦的情绪,倒是让袁天罡的身影变得好像年轻了几分。

    咯吱……咯吱……

    宫门大开,钟小葵站在最前方,无数佩戴甲胄,手拿长枪的士兵缓缓压了进来,大军压境,光是看那密密麻麻的人头都会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

    幻音坊的梵音天此时看向女帝,“女帝,我们该怎么做?”

    女帝看了眼走向宫门的李星云,淡淡说道:“跟上。”

    “是!”

    一方是不良人和幻音坊杀手,一方是大梁最精锐的士兵,眼看双方距离已经不足百步,钟小葵缓缓伸手,顿时军阵当中的弓箭手齐齐拉弓。

    吱嘎……弓弦拉动的声音是那样的肃杀,直到李星云开口的一句话让一切都宁静了下来,“冥帝已死,钟馗,你想知道真正的鬼王在哪里吗?”

    “什么?”钟小葵顿时握紧了拳头,冷眼看向李星云道:“你知道鬼王大人的下落?”

    李星云嗤笑一声,将手中龙泉宝剑负于背上,朝着钟小葵淡淡喝道:“大军开路,送孤出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