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承业,李存勖。”

    李星云在客栈的桌上默默写下了这两人的名字,像李存勖这种人,将是他未来的劲敌,也是他必须要迈过去的一道槛,杀人很容易,但是杀人解决不了问题……

    五代十国的乱不是一个李存勖造成的,这种乱,是乱在骨子里面,乱在了每个人的人心当中,这种乱是从上到下的礼乐崩坏,死一个李存勖,那群沙陀人就不会割据了吗?显然是不会的,要让这天下稳定下来,一个字,打。

    打,打服他们,打到他们痛到骨子里,把他们心底里对没落大唐的不屑给一刀一刀的挖出来!李星云放下茶盏,擦掉两人名字,随后又写下了两个人名,朱友文、朱友贞。

    朱温、冥帝已死,鬼王出世,这个朱友文是个武痴,朱友贞又是个废物变态,大梁可以说已经过了国力最鼎盛的时候,那么,如何该从这个日落西山的大梁国中获取最大的利益呢?

    想至此处,李星云眼睛一亮,快速写下一封信,将信卷好,随后便出了客栈寻找泌州不良人的分舵。

    不良人在解散之前是明面上协助各地官府的组织,即便现在藏于世间,对李星云来说也并不难寻。

    很快,李星云的脚步就停在了一个茶馆前,看了眼茶馆上飘扬的黑旗,李星云笑了笑,地方到了。

    “客官,请进。”一个老头儿笑着朝李星云迎来,却见李星云淡笑道:“来一杯花开洛阳。”

    老头儿一愣,随后仔细看了看李星云,顿时眼神一变,恭敬道:“客官里面请!”

    进了茶馆,一直拐进一个小院子里,这老头撕下脸上面具,露出一张中年人的脸来,同时单膝跪地道:“泌州不良人楚云见过殿下,大帅已于昨日传来消息,殿下今日果然到了。”

    李星云点点头,道:“起来吧,传信给大帅,伐梁可以开始了。”

    楚云起身拱手道:“是,殿下。”

    李星云将手中信封递给楚云,道:“找到王彦章,将此信交于他,他知道该怎么做的。”

    楚云闻言微微有些犹豫地道:“殿下,王彦章此人本事不小,确定要将其家人全部奉还吗?没有制约,怕是不好控制此人。”

    李星云洒然一笑,“控制?为什么要控制?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他若不愿意为我所用,到时我自会在战场上取他项上人头!”

    楚云闻言眼睛一亮,随后抱拳道:“明白了!”是啊,他们的殿下,虽然爱惜人才,但也不是非一个王彦章不用的,不为殿下所用,他日杀了便是!

    “嗯,最近行事最好低调一点,晋国若是出兵,泌州可是必争之地。”李星云道了一句,楚云点点头道:“知道殿下,还有一事,不知小的当不当说。”

    “嗯?什么事?”李星云有些奇怪地看向楚云,却见楚云支支吾吾地道:“兄弟们说有个女人从洛阳跟着您跟到这里了,您还给那个女人买过衣服,所以这女人,兄弟们不知道怎么处理,杀还是不杀啊?”

    李星云瞥了眼满脸八卦的楚云,笑骂道:“装什么呢,你会不知道她是玄冥教的钟馗吗?就你们,杀得了她吗?”

    “嘿嘿,上官大人传来消息,说是多注意一下殿下身边的那个女人,小的也是好奇。”楚云脸上露出一抹被看穿的尬尴来,八卦自家殿下的风流事可不是一个下属应该做的,不过好在他脸皮够厚……

    “对了,还有一件事,多派人注意一下娆疆那里的情况,出了什么事不要轻举妄动,第一时间汇报我和大帅。”

    “是!殿下。”

    李星云嘱咐一句,也不再和楚云闲扯,随后便出了这个不良人的秘密联络之地,刚出茶馆,李星云就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后用眼角余光看了眼身后街角,那里刚才似乎闪过一道黑影。

    “呼……”

    一道娇小的身影贴在墙上轻轻地喘息着,心道,好敏锐的直觉,这小子看来这几天都没有闲着,功力见长啊!

    钟小葵又侧身看向街头,发现李星云已经回头,这才松了一口气,微微抬头看了眼,脚尖一点,踩着墙皮便上了屋顶,以钟小葵的轻功,周围的百姓并没有察觉什么异样,顶多就是觉得房顶瓦片上有野猫经过。

    ……嘎吱

    轻轻关上房门,钟小葵静静地贴在门侧,只要李星云一进门,她就……先这样再那样!

    咔擦……

    “李星云,受死!”

    钟小葵一声娇喝,一掌便穿了过来,微微侧身躲过这一掌的李星云皱起眉头看向钟小葵道:“你没吃饭?”

    这一掌,怎么看李星云都觉得软绵绵的。

    “伱还敢羞辱于我,我和你拼了!”

    钟小葵提脚便踢,砰!

    李星云将钟小葵右脚抓在手中,忍不住道:“你想跟着,那跟着便是了,搞这么一出想干什么?”

    “干什么?哼,杀你!”

    钟小葵内力一震,挣脱开被李星云束缚住的右脚,再次攻向李星云。

    李星云见招拆招,一边格挡迎面而来的拳脚,一边无语道:“闹着玩呢,你到底想干嘛?”

    钟小葵咬了咬牙,感觉不动点真本事是不行了,当即使出了冥水纹丝,幽冷的内力缠绕在比发丝还细的冰蚕丝上,顿时使得冰蚕丝坚硬如铁。

    嗖!

    五指张开,便是数道冥水纹丝袭来,李星云眼睛一亮,笑道:“这才像话嘛。”

    滋啦!

    周身瞬间闪烁起了金色的罡气,丝丝闪电游走其上,李星云单手剑指一挥,便是一道龙泉剑气!

    铮!

    钟小葵一脸惊讶,她的冥水纹丝居然被这金色剑气给斩断了。

    钟小葵不知道的是,李星云的龙泉剑气甚至可以展开冥帝的罡气护体,天下第一剑诀可不是白叫的。

    “来!”

    李星云一手探出,瞬间就出现在了钟小葵的眉心之处。

    “死了吗……”

    钟小葵闭上了双眼,因为她发现她现在真不是李星云的对手。

    “闹完了没有?”

    “啊?”

    等钟小葵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悬空了,还被某人提起来夹在了腰间,“放开我!”

    李星云恍若未闻,走到床榻前将钟小葵丢在榻上,抱着双臂道:“说吧,都饶你一命了,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当然是杀你了!”钟小葵咬着牙恶狠狠地说道。

    李星云不置可否,咂嘴道:“你我交过手,你很清楚想杀我只能在我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全力出手,可是你没有,反而一副……啧,一副闹着玩的样子,怎么,真上瘾啦?”

    “什么上瘾?”钟小葵眼神躲闪了下,随后喝道:“你在乱说什么,要杀要打,随便你!”

    李星云俯下身,眼神奇怪地看着钟小葵道:“我就是试试,没想到你真有这癖好,真的很爽吗?”

    太近了!离得太近了!

    钟小葵梗着脖子拉开了些和李星云的距离,两只小手揪着被子,继续嘴硬道:“我,我真是来杀你的!”

    “是吗?”李星云右手动了动,啪!

    一声轻响……

    “嗯……”低不可闻的哼了一声,钟小葵全身抖了抖,脸色肉眼可见的变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