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说不是呢,小葵,你不乖哦。”

    手中触感温润,但可能因为少女的紧张而用力绷紧,好在体脂在那里放着,手感丝毫不受影响,李星云微微皱眉看着全身颤抖的钟小葵,有些感慨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还真有这种先天受虐圣体。

    “不要……不要了……”钟小葵一脸红润之色,微微侧着身子,红唇微张,看得出来是用过胭脂的,那一双眼睛眨来眨去的,似乎能看到一些泪光。

    “小葵,愿意跟着我,给我办事吗?”李星云很好奇钟小葵会怎么回答,毕竟在之前她还是对鬼王忠心耿耿的,虽然刚被他发掘觉醒了点奇怪的属性,但会不会因此就让她背叛鬼王,李星云还真不清楚。

    “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背叛玄冥教的!”钟小葵抬头看了一眼李星云,咬着牙恶狠狠地说道,好像她真的很恨李星云一样。

    李星云此时也有些拿不准了,这个样子,是要?还是不要啊?

    啪!

    这次,可比上次,用力多了。

    ……

    这次钟小葵并没有出声,只是眼睛瞪大了一瞬,随后低着眉眼中带着些魅意地看着李星云,缓过一口气的钟小葵有些挑衅地看向李星云,红唇微启,轻轻喘了一口气后,“……李星云,你就这点本事吗?伱行不行啊?”

    “你……”

    啪!

    “嗯……”

    ……

    “哎,好嘞客官,您放心,这隔壁的房子都空出来了,不会有人打扰您的,您好好玩。”

    说罢,店小二还冲着李星云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表情,一切尽在不言中。

    关上房门,李星云表情有些严肃,行还是不行?这个问题就有些严重了,尊严问题!

    ……

    夜,明月高悬。

    “嗬,不要了,真不要了,你个混蛋。”

    钟小葵无力的躺在李星云怀里,任由那人将她送入浴桶当中,哗啦、哗啦……李星云舀起带着花瓣的热水,浇在钟小葵的头发上,“下次留长发好吗?”李星云突然说道。

    “嗯。”钟小葵闭着眼睛答应了一声,随后微微睁开眼看着李星云道:“我都那样了,你为什么不要了我?”

    李星云一边用手捋着手中发丝,没有回答钟小葵的问题,反而道:“你追寻的是那种刺激,又不是真的喜欢我,你何时真正喜欢我了,我们再谈那事也不迟。”

    钟小葵微不可查地低了低头,眼中流露出一丝迷茫,喜欢?不喜欢?她一个杀手,从小被培养用作杀人,也没人告诉她什么是喜欢。

    李星云一边催动着功力帮钟小葵恢复体力,一边道:“不过你放心,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慢慢来。”

    钟小葵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随后突然转身,哗啦,少女躯体在昏暗的油灯下披上了一层朦胧的纱布,李星云愣了下,却见钟小葵突然伸出手点在了李星云肩头,随后望着被定在原处的李星云哼道:“本姑娘可不是你的人,本姑娘是玄冥教钟馗!”

    穿好衣服,钟小葵扎紧了腰带,随后扭身来到李星云面前眯着眼睛道:“下次,我会亲手杀了你!”说罢,钟小葵踮起脚尖在李星云脸上轻啄了一下,哐当,窗户大开,钟小葵也随即消失在了月色当中。

    咔擦。

    李星云扭了扭脖子恢复了身形,随后咂嘴摇头道:“女人心,真难猜。”

    侧过身,李星云看见铜镜中的自己侧脸上多了一个红印子,随手擦了擦后李星云看着手中红色呢喃道:“看起来还不错,下次问问她在哪买的……”

    …………

    岐国,凤翔府。

    清一色的女官和女侍卫,女帝住所,见不到第二个男子。

    梵音天步履匆匆的来到女帝住所,行礼道:“启禀女帝,不良帅来信!”

    “有李星云的下落了?”正在处理公务的女帝微微侧目,“快呈上来。”

    “不是……”梵音天一边快步上前,一边道:“是不良帅送来的讨朱梁檄,洛阳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天下,不良帅说时机已到,要相邀天下群雄共讨朱梁。”

    女帝眉头一皱,接过梵音天手中的信件将其打开。

    “盖闻忠臣视国危为已任,明君视中兴重于性命。故以有君臣合力,然后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复危国以中兴!此为君臣千古流传之佳话也!

    然,宋州砀山朱温,江湖一草莽也,朱随黄贼而反,后降我唐庭,受僖宗恩赐,得金乌大将军一职,更得御赐全忠之名,奈何此人奸佞,不知上感天恩,却思逆反之心……

    ……

    背主!弑君!杀民!朱温之恶,天下谁人不知?

    自称为帝却纵意声色,诸子虽在外,却征其妇入侍,以乱其伦常,其臣子忠之,又以臣子之妻女陪之,何其荒唐?

    朱温其子朱友珪,悖逆臣理,逆练邪功,妄言正统,试图侵染大唐之宝藏,故设玄冥教以寻昭宗十子。

    殿下何其英武,奈何势单力薄,双拳难敌四手,遂被请于洛阳。好在苍天有眼,遂降天雷助于殿下,天雷轰顶,龙泉削首,殿下斩朱温于洛阳朝元殿前!

    朱温已死,贼梁势弱,均王朱友贞蠢蠢欲动,今殿下受岐王相邀以至凤翔,即日起,当发兵汴京,匡扶大唐!蜀王当出川而北进,晋王应南下而灭贼,燕云亦应出其甲士以扫天下……得贞首者,封郡王,赏钱五千万!

    今布告天下,诸君莫忘身负大唐之恩泽,如律令!”

    “好,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女帝合上信件,将其递给梵音天道:“让人将此信抄写万份,发于各地,让天下都看看,这朱温是个什么东西!他也配当皇帝?”

    梵音天点头称是,却见女帝再次喊住她道:“还有一点,有了李星云的消息,速速告知于我。”

    梵音天行礼道:“是!”

    此时一个婢女进来道:“女帝,姬如雪和陆林轩求见。”

    “萱。”女帝一拂衣袖,她现在也不用伪装了,她是幻音坊女帝,同样,也是岐王!

    ……

    “陆林轩,你想参军?”

    女帝皱眉看向两人,先是狐疑地看了眼姬如雪,随后又看着陆林轩问道:“凭你和你师哥的关系,你安安稳稳在后方享福即可,那军队,是你一个女人可以去的地方吗?”

    陆林轩抬起头看向女帝,反问道:“您难道不是女人吗?”

    女帝一怔,随即笑了,摆手道:“既如此,你便加入我幻音坊,我正想把幻音坊的杀手们改建成一支奇兵,希望你好好保住自己的小命,免得你师哥到时候找我来要人。”

    没本事学讨贼檄文,大家轻点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