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让通文馆圣主李嗣源如此恭敬的除了当初的李星云外也就只有一个人了,晋王,李克用!

    李克用,李国昌第三子,少年成名,一手箭术通神,于军中时每每冲锋在前,军中人称李鸦儿、飞虎子。

    李克用曾与其父李国昌带领沙陀部族反唐,后兵败北逃,不过又随着黄巢造反而得到了翻身的机会,得以被僖宗召回重掌沙陀族,中和二年,李克用大败黄巢军,中和四年,李克用击败黄巢,不过在参加朱温鸿门宴的时候差点身死,后唐庭出面才平息了两大藩王之间的战火,而李克用也因为击破黄巢的军功被封为陇西郡王。

    李克用少年成名,在军中经历无穷厮杀,又熬到了大唐覆灭,成为了河东一霸,这样的李克用,虽然如今因为年纪的原因渐渐转入了晋国幕后,但即便如此也让天下人都不敢对这位晋国之主有丝毫的轻视。

    嗖!

    李克用将密信吸入手中,随后看着密信上的内容眯了眯眼睛,“李星云杀了朱温,真的是李星云做到的吗?那天雷降世又是怎么回事?洛阳那日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克用可不信什么天雷降世帮李星云杀了朱温,这种话对他这种沙场老将来说无异于放屁。

    此时李嗣源也是轻笑道:“义父英明,这李星云自然没那个本事杀朱温和冥帝,但是张玄陵和不良帅有啊。”

    李克用眉头一皱,紧接着喃喃道:“张玄陵,龙虎山天师府的老东西,不是说失踪了吗?怎么又出现了?还有这个不良帅……不良人……哼,也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或许其他年轻一辈并不了解不良人,但是李克用还是有些见识的,他见证了唐朝末年最衰败的唐庭,当然他也很清楚就算是不良人,面对席卷整个天下的战火,也是无能为力,不良帅,呵呵,又能如何?

    李嗣源微微躬身道:“我们有准确情报从朝元殿传出,李星云借助张玄陵的五雷天心诀才造成了天雷降世的假象,而且朱温之前已经身中剧毒无力再战这才被李星云那小子给杀了。”

    “不过……”李嗣源顿了顿,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让人恐怖的事情,脸色稍微有些难看。

    “不过什么?”李克用冷冷扫向李嗣源,李嗣源吓地哆嗦了一下,当即说道:“不过冥帝确实是被不良帅随手击杀,据说,不良帅杀的很轻松。”

    “很轻松?”李克用眯了眯眼睛,重复了一下这三个字,似乎在想自己去杀冥帝的话需要多少招……

    李嗣源看着自己义父的表情微微松了口气,在得到张全义的这个消息之后也确实惊呆了,冥帝何等实力,那可是少年成名的大天位高手,如今实力也应该到了大天位的后期,这等实力的高手在天下也没有几个,但却在玄冥教的大本营被不良帅随手格杀,不良帅的恐怖,可以想象!

    “哼,那不良帅倒是有几分本事,不过天下如棋,一切都在本王掌握当中,他一人之力,又能如何。”李克用哼了一声,依旧对自己已经进入化境的至圣乾坤功十分自信,毕竟他要是出手,那大天位的冥帝也撑不住几个回合。

    “是是是,以义父的实力,那不良帅又如何能比,不过一藏在阴暗角落里面的老鼠罢了,义父征战沙场的时候他连面都不敢露!”李嗣源赶紧上前谄媚说道,丝毫没注意到李克用眼中的淡漠表情,李嗣源再怎么说也只是义子,李克用虽然相信李嗣源的能力,但绝对不会相信李嗣源的忠心,这个世道,义子弑父可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李克用淡淡摆手道:“这种废话就不用多说了,准备准备,我们也出兵吧,李唐后裔的名声,不用白不用,占据大义,占据天时,吞并朱梁的一定是我晋国!”

    李嗣源闻言眼睛一亮,要出兵了,他虽然是通文馆圣主,但是他的一身本事还是在打仗上,即便奇谋他不如李存勖,但他仍旧是天下数一数二的沙场悍将。

    “兵权都交由存勖,由他全权负责此次战事。”李克用说完后他身下的轮椅便缓缓朝着房中而去,李嗣源怔了怔后立刻行礼道:“是,义父!”

    不过表面恭敬的李嗣源眼中却满是不甘,他也是为李克用出生入死多年,虽然不是亲儿子,但比起亲儿子也差不了多少了,没想到如今李克用居然还是对他如此防范!这不禁让李嗣源心中一冷,如果日后和他向来不和的李存勖继承晋王之位,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自己的下场!

    “哼,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李嗣源心中哼了一句,他伏低做小这么多年,可不是为了给李存勖做一块踏脚石的!

    …………

    长安,藏兵谷!

    嘎!嘎!

    一只海东青在鸣叫当中落在藏兵谷的箭塔之上,有不良人取过其爪上所缚情报,立刻翻身一跃而下。

    “大帅,殿下来消息了。”

    李莽将情报拱手送入袁天罡桌前,正独自品尝着壶中清茶的袁天罡看了眼密信内容,随后轻轻哼了声,笑道:“殿下现在真是连装都不装了。去,将段成天找来!”

    李星云先去太原见了张承业,然后又派人来点名要段成天去解梁布置,这在袁天罡的眼中就和明牌一样了,果然,殿下早就知晓了龙泉宝藏的秘密,袁天罡叹了口气,“殿下啊殿下,你是重生回魂,还是大梦千年?本帅真是许久没对什么人产生过好奇的感觉了……”

    “大帅!”大胖子段成天出现在了袁天罡的面前。

    袁天罡单手弹出一道内力,顿时将晃晃悠悠的密信送入了段成天的手中,“自己看,殿下看样子对你很信任,不要辜负了殿下对伱的信任,你在解梁的布置,将来会有大用。”

    段成天扫过一眼密信,顿时点头道:“明白了大帅,属下这就带人出发!”

    段成天离开之后,三千院出现在了凉亭当中,“大帅。”三千院拱手道:“各地密信具已经送到,就是镜心魔那里传来消息,似乎有人并不想按大帅的想法去下这盘棋。”

    袁天罡举起茶杯呵呵笑道:“棋盘之外,天下之内,天下,却又在本帅盘中,跳?跳得出去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