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恋战,尽快打开城门!”梵音天喝了一声,秒成天等人迅速应了一声,“明白。”

    嗖!

    一杆长枪迎面而来,姬如雪下腰做出一个铁板桥的动作,随后小腰一拧,一个翻身的同时手中长剑递出,嚓!剑尖在那大梁甲士的肩膀上一挑,顿时挑起三寸血光,那甲士吃痛后退,姬如雪脚尖一点,长剑刺出,直中那甲士胸膛。

    嚓……

    鲜血飞溅,姬如雪擦了擦脸上的血迹看见了被围攻的陆林轩,喝道:“去城门。”

    “好!”陆林轩长剑格挡。

    铛!

    数杆长枪被陆林轩挡在面前,陆林轩借力一转身,靠近那三个大梁士兵后横扫一剑,一剑封三喉,鲜血溅出,映照的陆林轩的眼神都变成了血色,滚烫的鲜血溅在脸上,陆林轩恍惚了一瞬,随后立刻转身跟上了姬如雪的步伐。

    “守城副将已死!你们还不乖乖放下兵器投降?”姬如雪随手割下大梁副将的人头,高举其头冲进城楼楼梯的战场当中,一时间,不少大梁士兵都恍惚了,他们的钱将军被人一箭钉在城门楼子上面,现在他们的王将军也死在了敌军手中,这武功城还要如何去守?

    在这个时代,武将的死活就代表了这支军队还是否存在战斗力,武将一死,失去了士气、失去了指挥的士兵们也只是一团散沙,所谓军心不稳,就是这样。

    此时的幻音坊杀手们已经杀到了城门之下,黑夜当中,大梁军队弓箭手的作用也降到了最低,梵音天高喝道:“打开城门!”

    咔擦!咔擦!沉重的城门缓缓打开,漆黑无比的夜空当中透出的是那一抹岐国军营当中篝火所映照的红,嗖,一支火药制成的响箭被射上空中,在夜空当中留下一道绚烂的烟火。

    岐军大营之前,骑在白马上的女帝静静看着武功城城门上空出现的烟火,顿时轻喝道:“大军,攻城!”

    呜呜呜……

    攻城的号角声顿时被吹响,篝火旁赤裸着上半身的汉子用力擂响了战鼓,咚!咚!咚!

    一匹白马冲在阵前,有上千骑兵随之冲锋,岐国的战旗迎风飞舞,一队队举着长枪的步兵们也逐渐奔跑起来,朝着武功城发起了冲锋!

    ……

    此时的守城梁军还没有完全放弃抵抗,由几个小星位的小军官带领着继续和幻音坊杀手搏杀,而且伴随着这里动静越来越大,武功城内其他的守军也开始集结起来了。

    姬如雪见状不妙立刻从一大梁士兵那里抢了一匹马,直接冲到了城门之下的小战场当中,“大梁守将头颅在此,速速放下兵器,岐王仁慈,自会饶你们不死!”

    此时梁军当中有几个身形高大的壮硕汉子喝道:“放你娘的狗屁,李茂贞什么德行我们还不清楚吗?做伱们岐国的俘虏,那还不如战死。”

    此话一出,顿时有不少附和之声,“杀了这个小头目,他是这批梁军的主心骨!”陆林轩朝着众杀手喝道。

    “杀我!你爷爷我还没怕过!”这个小尉官一脸杀气,丝毫没有被幻音坊的九天圣姬所吓到,只能说唐末之后的士兵都太彪悍了,哪一个身上都是背过几条人命的,一个个凶悍的不行。

    “动手!”梵音天不屑的喝了一声,一个小星位罢了,还敢翻天?

    只见梵音天如穿花引蝶一般从人群中闪过,只留下一道紫色幻影,那尉官眼看不妙,当即喝道,“列阵!都不要轻举妄动,看见人影就刺!”

    顿时,这尉官面前就纠集了数十个大梁士兵,这些士兵齐齐长枪对外,一个挨着一个,这样子,即便高手前来袭杀也只能通过蛮力来破解。

    砰!

    梵音天刚刚一脚踢飞了一个士兵,立刻四面八方就有长枪刺来,不得已,她只能退去,梵音天不是重甲骑兵,她身上就一层皮甲,如此冲针可免不了受伤,再者她是杀手不是军人,出于习惯性的保全自己,她瞬间就又退了回去。

    此时那尉官洋洋得意地道:“幻音坊的九天圣姬也不过如此,要不是王将军大意被你们偷袭,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的被你们杀了。”

    梵音天此时却是微微一笑,道:“是吗?那你看看你四周的士兵还有几分战力?”

    夜色之下,一层淡到几乎看不见的紫色粉末在梁军当中散落,顿时,扑通扑通的声音络绎不绝,那尉官脸色一变,当即捂住鼻子喝道:“都捂住口鼻,这娘们会放毒!”可刚刚捂住鼻子的他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随后翻着白眼就晕倒在了地上。

    “哼,开什么玩笑,以为老娘这么多年行在江湖是白混的吗?”梵音天不屑的笑了笑,双臂抱在胸前朝着远处躲开迷迭香范围的梁军喝道:

    “我岐国大军已至,都放下兵器,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

    此时地面也传来了震动之声,女帝已经带着大军冲了过来。

    哐哐哐……铁甲摩擦的声音逐渐响起,才穿好甲胄的梁军守城主力姗姗来迟,只能见到的是一地的尸体,有甲士怒喝道:“可恶,兄弟们,给我杀了这些娘们,关上城门!”

    也就在此时,一匹白马一道红衣,瞬间冲进了武功城当中,女帝下腰一把提起一根插在地上的长枪,随后提气跃起,整个人顿时出现在了半空当中,似乎在与那残月共舞。

    一道白光,瞬间炸进了大梁的那群带甲军士的中心处。

    天,亮了!

    姬如雪和陆林轩等人顿时双手护在面前,顿时一道风暴从那白光的中心爆发开来。

    轰隆!

    咔擦!

    砂石飞溅,就像经历了一场爆炸一样,十多个甲士的血肉横飞而出,即便是数米外被波及到的甲士也感觉受到了重创口吐鲜血而无法起身。

    女帝在人群当中缓缓起身,轻轻探了探膝盖上的尘土,淡淡喝道:“要么降,要么死!”

    一众大梁士兵渐渐停下了拿着长枪的双手纷纷你看我我看你,谁都见识到了眼前的岐王根本不是他们可以阻挡的,就在此时,一穿着文官服饰的大梁官员从梁兵当中走了出来。

    “在下武功城县令吴挥。”吴挥朝着女帝的方向拱了拱手,有些无奈地道:“还望岐王遵守诺言,不要伤害降卒和这武功城内的百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