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屑四散,有一身高八尺的壮汉一脚踏碎了木门走了进来,这汉子环头豹眼,一双粗壮手臂裸露在外,肩上扛着一长柄虎头鎏金战刀,这汉子扫视酒馆一圈,最后将视线放在了李星云身上,喝道:“谁是李星云,快点跟你周虎爷爷回去领赏。”

    “周虎!”

    酒馆内被李星云提溜在手中的本人立刻惊呼了起来,“是那个徒手打死老虎的周虎!”

    周虎是谁?在这个世界,打死老虎不算稀奇吧。

    李星云有些茫然,他虽然对五代十国时期的历史有些研究,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认识的,李星云随即提着本人的小辫子问道:“这人谁啊,你能一口叫出他的名字。”

    本人挣扎道:“不要揪本人的辫子,放下来本人就告诉你。”

    “嘁,伱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李星云晃了晃手里的本人,本人挣扎不脱,只能无奈道:“周虎你没听说过,他父亲周本你总知道吧?淮南大将,周本!”

    “周本?”李星云总算有了些印象。

    周本,徒手杀虎,勇冠三军,东吴名将周瑜后裔,在唐末一直征战于两浙之地,曾助杨行密攻占江南各地,多有先登夺阵之功,作战当中更是身先士卒,其身上受数百创伤,可谓体无完肤,其战后归营后更是自行烧红烙铁治疗外伤,期间谈笑自若毫无惧色,引得军中将士无不叹服,此人在淮南军中威望颇高。

    “周本的儿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是来杀我的?”李星云有些好奇地看向周虎,笑道:“你爹知不知道你这么调皮啊?”李星云觉得杀他还有挺有难度的事情吧,这周本是脑子坏掉了敢让他儿子参与这种事情。

    “混蛋!敢戏耍老子!”周虎哪里还不知道眼前的人就是他要找的李星云,顿时将战刀往地上一插,随后,伸出大手抓向李星云,他的目的是拿李星云去大梁换赏钱,可不是为了杀李星云。

    “真是自信呢。”

    李星云当即左手化掌往桌上一拍,砰!龙泉剑匣一声轻颤后瞬间弹起,李星云右手一抓剑匣就挡住了周虎的这一爪,随后右手翻动,龙泉剑匣顿时就捅向了周虎胸口。

    周虎双目圆睁,心中惊呼,这人好快的速度,不过周虎显然也不是酒囊饭袋,反应过来后瞬间侧身出拳朝着李星云面门砸去。

    这一拳,就有了大星位巅峰的实力,李星云面色平淡,在周虎拳头出现在面前的一瞬间,伸手,握住!

    啪!

    周虎那粗壮的手臂顿时就像打在了岩石上面一样再也不能向前一寸。

    “这怎么可能?”

    周虎脸色大变,一脸震惊地看着李星云,这就是李唐后裔,玄冥教的人不是说这个李唐后裔就是个花架子吗?

    “让你爹来,你还太嫩了点。”

    李星云将周虎手腕一扭,顿时,周虎吃痛的一个转身,李星云趁势在其屁股上踢了一脚,身形高大的周虎顿时就来了一个屁股朝天,平沙落雁式。

    摔了一个狗啃泥的周虎仍然看不清李星云到底是什么修为,于是拔起插在地上的战刀,不服气地道:“等我拿兵器再战!”

    呼……

    深呼一口气的周虎顿时凝聚其全身内力,其周身也闪烁起了一道道白气,“喝!”

    周虎爆喝一声,一刀斩出,但是瞬间,眼前掠过了一道金色的剑气,在他面颊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不必再打了吧。”

    李星云将龙泉剑匣背起,转瞬间就消失在了周虎眼前,再出现的时候,周虎赫然发现其人已经在了自己身侧,李星云将斗笠压了压,淡淡说道:“输了就是输了,这说明什么,小伙子,还得练!”

    这一句话,比什么招式都来的可怕,瞬间击溃了周虎的道心,他以为他很强,他在他父亲帐下可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了,但今日刚刚走出淮南之地准备闯荡一番天地的他却遇到了李星云,一个比他还年轻了很多岁的青年,举手投足之间,轻易击败了自己……

    愣在原地的周虎扭头看向外面,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但是早已不见了李星云的身影,周虎禁不住喃喃道:“李星云……好强。”

    中天位弱吗?

    和大天位的高手以及三王对标,那确实不够看,但是放眼整个天下,又有几个大天位的高手呢?所以中天位真不弱,现在的李星云,已经很强了!

    “驾!”出了酒馆翻身上马的李星云一夹马肚便朝着一小道而去,本来还想着雨天在酒馆客栈休息一番的李星云在见到本人和周虎后也清楚自己的位置应该是已经暴露了,接下来要面对的可能就是玄冥教以及江湖上无穷无尽的追杀,这些人,刀里滚血里泡,才不管你是不是什么李唐后裔呢。

    有趣,终于在平静了数天之后再一次有趣起来了,李星云身在雨中,明知前路杀机弥漫,但他却丝毫不惧,甚至还有一丝兴奋,鬼王现在应该是在修炼九幽玄天神功的下卷,李克用那老东西还藏在下水道里面不露面,岐王这个十二峒留学生至今未归,天下之大,谁能杀他李星云?

    来,便试试!

    正在李星云心中豪情万丈的时候。

    嗖!

    两道绳索突兀地从小道旁的树林中抛出,李星云胯下骏马顿时被这绊马索掀翻在地,李星云空中一个翻身后稳稳地单膝落地,随后站起身淡淡说道:“出来吧,还要我请你们不成?”

    哗啦啦……

    道路两旁顿时钻出了一个个头戴面具的玄冥教教众,有两道高大的身影也从玄冥教教众当中缓缓走出,正是将全身都藏在斗篷里面的玄冥教水火判官,当然了,还有一道小小的身影站在不远处的树上,玄冥教钟小葵!

    “李星云,束手就擒吧,不要逼我们两兄弟动手,到时候伤到你可就不好了。”

    水火判官中的杨焱朝着李星云如此说道,按照鬼王的意思,还要靠李星云来找到龙泉宝藏和不良帅,所以,李星云现在还不能死。

    李星云左脚一踏,龙泉剑轻吟一声后瞬间从背后飞出,李星云手握龙泉剑朝着水火判官嗤笑道:“让我束手就擒?你们也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