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星云听着钟小葵嘴里说出来的虎狼之词忍不住眉头一跳,断个腿而已,什么时候还用得着脱裤子了?

    “不用,你扶我到树下再说。”李星云看着两人被雨点打湿的头发忍不住说道,这丫头一点眼力见没有,难道就这么让他一个伤员一直站在雨里啊。

    “哦。”钟小葵扶着李星云来到树下,眼看钟小葵都要上手了,李星云立马拦着她道:

    “不用你瞎操心,我下山前学了八年的医,你以为我白学的?”

    钟小葵眼神奇怪地抬头看了眼李星云,上次在客栈让她帮忙消肿的时候他可不是这么说的,不过钟小葵还是听话的放下了手,看着李星云从腰间的一个匣子当中摸出了几根银针。

    李星云拿着华阳针,只听嗖、嗖、嗖三声,三根华阳针已经分别扎在了他伤腿的腿部穴位,他要先给自己伤处止疼和止血。

    随后李星云便是咬着牙摸在断腿处,伴随着咔擦一声脆响,刚才断裂的骨头也已经接上了,面对刚才水火判官的夹击,李星云想迅速击败他们就必须要有取舍,这种伤势对他来说问题不大,况且他体内的千年火灵芝药力还在,恢复的速度也不会太慢。

    李星云低头看了一眼乖乖蹲在地上的钟小葵,看她这样子,似乎也就身在玄冥教,心不知道已经飘在哪里去了,李星云朝着蹲在地上钟小葵说道:“给我找一根直一点的木棍来。”

    “好。”钟小葵答应一声,随后站起身脚尖一点,整个人顿时如同箭矢一样高高跃起,“咯。”钟小葵将从树杈上劈下来的树棍交给李星云,随后从一旁玄冥教教众的尸体上扯下布条对着李星云的左腿就开始包扎了起来,看手法倒是挺熟练的,看来以前也没少受伤。

    李星云仔细打量着眼前的钟小葵,这个小家伙的心思很难猜啊,上次不是说还要来杀自己吗?怎么一段时间不见,变得这么乖巧了?而且上次还不辞而别,她似乎并不想脱离玄冥教,那她现在又这样对自己,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李星云光是想想就觉得头都大了,女人的心思是真难猜。

    也就在这时,给李星云包扎完伤口的钟小葵蹲在地上仰头看着李星云,眼神莫名其妙的有些期待,她红唇轻启,看着李星云有些兴奋地说道:“这样吗?殿下现在是不是不能动了啊?”

    “嗯?”李星云一愣,随后瞬间出手,一只手就抓住了钟小葵探出的右手,李星云冷笑道:“还想点我的穴道,故技重施是吧……嘶!”

    正在说话的李星云突然倒吸一口冷气,然后就感觉小星云被人用手把住了……

    “是声东击西呢,殿下。”钟小葵眉眼间浮现了一丝得逞的笑意,随后用小手轻轻搓了搓手中物件,“嘶……”李星云忍不住道:“放手!”

    钟小葵抬头望着李星云道:“殿下的味道,尝过一次之后,就让人忘不掉了呢,即便我还忠于玄冥教,可我总是还会想起殿下,和殿下在一起的感觉真让人迷恋。”

    钟小葵缓缓站起身,一边贴近李星云,一边低声道:“李星云,对不起,我不能放弃玄冥教,我生来就是玄冥教培养的杀手,是玄冥教尸祖从死人堆里救回来的孤儿……”

    钟小葵一边说着,一边将手环在了李星云的腰上,她将脸贴在李星云的胸前仰着头道:“以后可能没机会见面了。”

    李星云低头瞥了眼钟小葵一直都没有停下动作的左手,有些无奈地道:“所以,伱想干嘛?”

    “你会知道的。”钟小葵踮起脚尖用牙齿在李星云的肩头用力咬了一口,在留下了一圈齿痕也是用右手在李星云腰间轻轻一划,哗,李星云的腰带瞬间脱落。

    钟小葵缓缓蹲下身,朝着李星云仰头道:“有点可惜,头发还没变长。”

    李星云微微皱眉看着眼前的少女,没有言语,直到钟小葵缓缓低下了头。

    “啧,嘶……”

    ……

    ……

    ……

    咕咚,脸色潮红的钟小葵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后终于有时间松口气了,“嗬,殿下,感觉怎么样?”钟小葵睁着大眼睛有些期待地看着李星云问道。

    李星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轻轻抚摸着钟小葵的脸道:“有没有一种可能,你所说的玄冥教尸祖,也是我的人。”

    “什么?”钟小葵顿时愣在了原地,而李星云则是一边系着自己的腰带一边道:“找一匹马来,你们玄冥教可真是耽误了我不少的时间。”

    钟小葵仍旧有些不解,随手擦掉了嘴角的白渍后还是朝着李星云问道:“殿下,你是开玩笑的吧?尸祖可是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在江湖上是风云人物了,那时候你才多大啊。”

    李星云一脸笑意地看着钟小葵道:“我可从来都不是一个人,我的身后,有一群无名的大唐忠臣,有一个算尽天下的大唐之魂。”

    啪的一声脆响,李星云大手捏了捏手中的紧俏后,笑道:“快去吧,岐国这时候应该已经和梁国开战了,我的时间很紧。”

    钟小葵轻吟一声后红着脸微微挪动了一下步伐,却怎么也不愿意踏出第二步了,甚至微微把腰弓了弓,给了李星云一个容易发力的角度。

    “啧……”

    ……

    ……

    ……

    “驾!”

    骏马奔走在泥泞的小路上,带着李星云斗笠的钟小葵坐在后面紧紧地抱着李星云的腰,脸上还有红色的余韵没有退去,她好想就这么一路走下去……

    直到出了树林,李星云顿时感觉背后一阵风袭来,李星云扭头望去,只见钟小葵此时已经站在了林中最边缘的一颗松树上,“你什么意思?”李星云此时也有些看不懂眼前这个丫头了。

    钟小葵学着李星云压了压斗笠的前檐,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轻笑道:“李星云,后会有期。”

    李星云无奈一笑,转而拱手道:“钟小葵,这天下不大的,后会有期!”

    李星云不知道钟小葵到底想干什么,但是这影响他尊重钟小葵的选择,哪怕他日两人会刀剑相向……

    求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