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在威慑本王吗?”女帝凤眸微微一眯,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战意,她虽然修为不如她兄长李茂贞,但也不是泛泛之辈,甚至她的天赋还要强于她的兄长,说是练武奇才也不为过,这鬼王虽然成名已久,但是她也丝毫不惧!

    “传令下去,鸣金收兵!”女帝挥了挥手,打算今日战事就先到这里,没摸清楚鬼王路数之前,继续攻城怕是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而且女帝也相信鬼王是会来找她的,这种人面对同级别的高手,肯定有一颗好战之心。

    此时的长安城上。

    “速速带人去接应王将军。”

    朱友让朝着一旁的大梁将领喝了一句,顿时长安城门大开,有上百骑兵冲出前去接应回城的王彦章和剩下的残兵。

    朱友让看见王彦章并无大碍,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后看向一旁全身散发着诡异冰冷气息的鬼王道:“二哥,擒贼先擒王,岐王那里就拜托您了。”

    “嗯。”鬼王淡淡应了一声,随后问道:“玄冥教那边有李星云的消息了吗?”

    一旁服侍的两名玄冥教教众对视一眼,同时摇头道:“回鬼王,水火两位判官以及钟馗大人自从那日出发去擒拿李星云后还没有传来消息。”

    正在此时,有一玄冥教教众手握密信出现在城楼之上,“鬼王大人,是总舵传来的消息。”

    鬼王随手张开,那名教众手中的密信就被吸附到了鬼王的手中,鬼王扫了一眼后顿时怒哼一声,将密信摔于地上,道,“哼!杨焱、杨淼这两个废物,真是一点用都没有!抓个和他们一样中天位的李星云居然还能被重伤?”

    朱友让好奇地看了一眼,赫然发现情报上面写着,“水火判官重伤,由钟馗掩护撤离,李星云断一腿后安然离去……”

    朱友让看向鬼王,奇道:“二哥抓李星云可是为了龙泉宝藏?”

    鬼王侧目看了朱友让一眼,淡淡道:“是也不是,本王只为龙泉宝藏当中的武学功法,至于那些金银珠宝,本王根本不把那些俗物放在眼中。”

    朱友让闻言笑道:“二哥若是想抓李星云,何必劳神费力的去天下四处抓捕,天下何其之大,李星云若是想躲,找个地方藏起来就是了,二哥若是这么抓,怕是一辈子都抓不住李星云。”

    “哦?七弟你有什么主意?”鬼王略显好奇地看了一眼朱友让,只见朱友让笑道:“很简单,二哥只要助小弟大破岐军,再以岐国百姓做要挟,您说这李星云会出现吗?”

    鬼王双目微眯,看着朱友让道:“岐国百姓,关李星云什么事情?”

    朱友让解释道:“二哥,这岐国可是打着辅佐李星云复唐的旗号进犯我大梁,如今李星云又以兴国复唐之明主自居,那您说他能不在乎岐国的百姓吗?他不能不在乎,他要的是天下民心,他要的是天下正统,所以不管他私德如何,只要我们从大义上来逼迫他,他也没得选择!”

    鬼王闻言微微一笑,道:“此计不错,堂堂正正的明谋,他李星云除非不想要自己的名声了,不然他还真没得选择。”

    鬼王看着已经鸣金收兵的岐国大军道:“说起来这李星云的背后是已经消失了三十年的不良人,在暗地里面经营了这么久,如果不良人真有心要去藏一个人,那就算集整个大梁的力量,恐怕也很难将其从地下给揪出来。”

    鬼王在闭关前也是了解了一下洛阳之变的具体经过,也是很直观的感受到了不良人这个组织的可怕,他们兄弟二人经营了这么多年的玄冥教,居然在不知不觉之间就被塞满了不良人,甚至他们教中的元老级人物孟婆都是不良人。

    这种情况的发生只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不良人组织早在他们想要建立玄冥教的时候就盯上了他们,这个推断出来的结论让鬼王格外恼火,他乃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天才,可还是如此被人戏耍于掌心之中,这种感觉,真的是让他愤怒啊。

    咯吱咯吱,一想到自己被人蒙在鼓里耍了这么多年,拳头握紧的鬼王一身气血就忍不住一阵上涌,一道道黑色气焰浮现在他的周围看起来诡异又邪恶,吓得一旁的朱友让赶紧挪了挪身子,现在的鬼王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危险了,他甚至感觉自己二哥散发出来的罡气就有可能杀死他。

    鬼王眼中闪烁着丝丝暗红之色,“哼,李星云,还有那个不良帅,本王一定会把你们都揪出来的!”

    ……

    藏兵谷。

    脸色看起来并不怎么好看的上官云阙将一情报递于袁天罡面前,随后扭捏道:“大,大帅。”

    “你怎么回来了?”袁天罡接过情报,道:“不是让伱去接殿下回谷吗?”

    上官云阙一脸尴尬之色,随后搓着手道:“属下原本去了泌州打算去接应殿下,可殿下以一己之力就打败了玄冥教的水火判官杨焱杨淼,属下原本以为那玄冥教钟馗要去袭击殿下,可没想到……可属下没想到他们二人居然是那种关系,而且……而且还光天化日之下……”

    “行了,闭上你的臭嘴。”袁天罡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上官云阙的叽歪,随后扯开密封看起来情报上的内容,随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好好,玄冥教钟馗,此人可用。”

    袁天罡执笔写下一封密信后交予上官云阙道:“去吧,将此信送往洛阳郊外!”

    上官云阙有些担心地问道:“大帅,那鬼王已经到了长安,那个家伙的实力可比冥帝还强,殿下马上回来了,这个鬼王要怎么处理?”

    “小小武痴,不足挂齿,你去做你的事情吧,长安,乱不了。”

    袁天罡淡淡说完,上官云阙终于放心离去。

    啪!

    一黑子落盘,袁天罡淡笑一声,将手中棋子碾碎,又从棋罐中夹出一颗白棋道:“很好,又有新棋落盘了。”

    “殿下啊殿下,您还真是给臣带来了不少惊喜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