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到一股不可抵挡的巨力从胸前袭来,李星云整个人瞬间就不受控制的朝着女帝的方向被拽了过去,一种淡淡的忧伤感从李星云的内心深处传来,因为他发现他是真抵抗不了,双方实力还是有着巨大差距的,即便女帝处于受伤的状态下。

    “你还本王上了?”李星云有些无奈地看了眼脸色通红的女帝,英姿飒爽的岐王他见了很多次了,但这种状态的李云姬他还是第一次见。

    “别废话了,快点脱衣服,帮本王疗伤!”女帝闭上双眼,长长的眼睫毛眨了又眨,忽闪个不停,犹豫片刻后她率先伸出双手拉向了两侧衣领,绸缎摩擦皮肤的沙沙声让李星云立刻目不转睛地看向女帝的肩膀,两侧衣衫滑落,自然露出一抹白腻之色,再配上女帝那张脸,只能说是人间绝色。

    继续,继续啊……李星云眼巴巴地看着女帝的手停在了锁骨处,只见一双微微含怒的眸子突然睁开,“李星云,你看够了吗?”

    “没……啊不是,我不是故意的。”李星云忙不迭的解释起来,他真不是故意的,说起来他见过的美女也不少了,可面对如此境况下的女帝,他真有点把持不住的感觉。

    “真是墨迹。”

    女帝眉头微微一皱,随后一把就扯在了李星云的衣服上,撕拉,李星云的上半身衣物瞬间就被撕碎开来露出里面那具精壮的身躯,女帝随后也扯下自己身上的锦袍,只不过那缠在身上的裹胸布确实让李星云眼光一黯,缠的太紧了,只能看出一个大概的轮廓。

    “开始吧。”女帝假装没有注意到李星云的神色,淡淡开口说道,只是那锁骨上细密的红色显示出她此刻的内心并没有像她表面上这么平静。

    “那个,要全脱才行……”李星云说着这话,脸上也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一抹尴尬之色,随后他便看见女帝愣在原地。

    反应过来的女帝一只手按在床架上对着李星云摆出一个避咚的姿势,“你不会是耍我的吧,殿下?”

    女帝殿下两个字咬的有点重,只不过此时她的呼吸愈发的灼热起来,显然体内伤势已经快要压制不住了。

    近在咫尺的热气呼在脸上,李星云咽了口唾沫,随后直视着女帝那双妙目道:“我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耍伱吗?”

    两人对视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女帝突然扭过头道:“行,那我就相信你一次,快脱吧,闭上眼睛!”

    “好!”李星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闭上双眼两手随意的将裤子一扒,随后盘膝坐正道:“我好了,可以开始了吗?”

    “你催什么?”女帝忍不住咬了咬牙,一点点的取下裹胸布,烛火照耀下,一抹丰饶之处逐渐倒映在了军帐之上。

    此时还留在外面的妙成天忍不住朝着军帐问道:“女帝,您没事吧?”

    正好取下下裹胸的女帝被这声音一惊,立马单手护在胸前,喝道:“我没事,李星云正在替本王疗伤,没有本王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许靠近大帐!”

    外面的妙成天当即道:“是,女帝。”

    站在妙成天身后的陆林轩和姬如雪对视一眼,两人眼神当中都有一抹淡淡的疑惑之色,尤其是姬如雪,她仔细回想着李星云前面所说的话,随即看着陆林轩道:“你师哥当初在青城山得到千年火灵芝之后还做了什么?是不是还做了假的灵芝?”

    此时陆林轩也有了印象,禁不住手指指着姬如雪道:“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你的意思是那假灵芝被你带回来给女帝了?”

    姬如雪顿时脸色一黑,看着大帐的方向道:“看样子应该是这样了,这个李星云!”

    陆林轩闻言护着她师哥道:“喂,这关我师哥什么事,他当初可是救了你一命,那火灵芝本就是无主之物,有缘者得之。”

    姬如雪扶额道:“我和你说不清楚,看你师哥的本事吧,女帝千万不能出事。”

    陆林轩当即轻哼一声道:“那你放心,我师哥在剑庐八年,深得我师傅医术真传,他一定可以医好女帝的。”

    而此时的岐军帅帐当中,一双修长的腿影正在烛火的照耀下闪烁不停,“开始吧。”女帝声音平静,直到李星云的双手伸了过来,那平静的语气当中总算带上了一丝怒火,“你往哪摸呢?”

    “咳,不好意思,看不见。”

    李星云尬笑一声,随后双掌按在了女帝双掌之上,两人相对而坐,同时运行起了各自的功法,女帝强大的内力顿时涌入了李星云的体内,而那药力也同样顺着内力一起涌入到了李星云的体内。

    “呼……”

    长长呼出一口气的女帝顿时感觉浑身上下都轻松了不少,而李星云的脸色则是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两人内力运转一个周天,女帝身上的伤势也逐渐好转起来,而且她惊讶的发现李星云的这个功法还能起到加快修炼的效果。

    伴随着两人又运行了几个小周天,气血愈发顺畅,两人之间的内力也变得如胶似漆起来,功力运行的速度也大大增加,女帝睁开双眼,奇道:“你这疗伤功法当真有用。”

    “那是。”李星云简短回复了一句便不再言语似乎在压抑着什么,而女帝也被某物所吸引,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只是一眼,那强烈的视觉冲击效果就让女帝原本恢复了平静的脸色再次变得通红起来。

    这个登徒子!

    女帝心里暗骂一句,但没有明说,反而又偷偷看了一眼,她发现,好像也不是那么难看……

    ‘啧,我在想什么呢!运功,疗伤!’

    女帝俏脸一红,随后再度运行了功法,两人有了经验之后愈发的默契起来,而女帝的伤势也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恢复着。

    ……

    “呼……”

    长出一口气后神清气爽的李星云甚至感觉功力都增长了一些,他很自然的睁开双眼,然后……然后李星云就看到了一具无暇的娇躯,就像洛神赋当中形容的那样,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李星云痴痴地看着这一幕,舍不得闭眼,女帝的容貌体态自不必说,即便不施粉黛也是人间绝色,秀美的颈项下肩窄如削,丰润之处却又好似半扣的凝脂玉珠,挺拔而又俏丽,腰细如束,双腿圆润纤直,而且……

    “你看什么呢?”

    女帝半晌不见李星云有什么动作,随睁开双眼,一眼就看到这小子呆呆看着自己,当即虎扑上去将其按倒在床,气恼道:“你还看!”

    李星云自知理亏,眼睛虽然闭上了,但嘴巴还是硬的,“李云姬,你这是骑君之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