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一切按计划进行。”

    袁天罡呵呵笑道:“天意,且看看这天意如今在谁!”

    “将接下来的计划都给殿下送去,让殿下自己选。”

    三千院轻轻点头道:“是,大帅,属下这就去办,殿下这会儿也应该醒了。”

    ……

    岐军大营。

    “星云,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女帝一边帮李星云系上崭新衣袍的腰带,一边柔声问道。

    女帝也清楚李星云以及他背后的不良人有诸多的布置,他这次回来恐怕不全是为了前线的战事,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李星云一边手中捞起女帝柔顺的发丝,一边回答道:“具体布置我还并不知晓,一切只能说走一步看一步,毕竟我也是第一次复国嘛。”

    女帝白了李星云一眼,这小子,有时候很正经,有时候也很调皮,替李星云理了理衣领,看了眼李星云脖子上锁骨处那细密的吻痕,女帝忍不住红了脸,昨夜从青涩到熟稔,两人着实有些食髓知味,更有些不知道为什么的疯狂在里面。

    “云姬,你身上好香。”

    李星云把头埋在女帝肩头,女帝瞬间就红了脸,她和李星云之间虽然昨夜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但日常这种亲密的事情做出来女帝还是感觉有些害羞,“别闹了,该出去了。”女帝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手还是很自然的环上了李星云的肩膀。

    “嗯。”李星云轻轻答应一声,他也知道现在两人身上的担子都很重,现在还不是沉迷在男女之事的时候,李星云替女帝束好头发,道:“走吧,云姬。”

    两人一出大帐,顿时又变回了那个英姿飒爽的女帝和运筹帷幄的李唐后裔,只是现在外面的场景多少让两人有些蚌埠住,只见梵音天和妙成天两人一起黑着眼圈,一旁的陆林轩更是一脸幽怨地看着李星云,姬如雪神色也有些疲倦,表情日常冷淡。

    女帝和李星云下意识的对视一眼,两人都看到了对方脸上的尴尬,昨夜他们干柴烈火,是忘记了隔音这回事情了,以在场各位高手的耳力,昨夜怕是没少受折腾。

    “咳。”女帝咳嗽一声以掩饰尴尬,随后便朝着梵音天问道:

    “昨夜伤亡情况如何?”

    梵音天上前汇报道:“回岐王,昨夜鬼王袭营,共有二十七名重甲士兵阵亡,重伤了二十人,有三十余人受到罡气波及,不过好在都是轻伤。”

    女帝眼神一肃,道:“不愧是顶级高手,一次夜袭居然就让我们受了如此大的损失,不过好在他也受伤了,结结实实挨了本王一脚,外加星云的龙泉剑气,今日鬼王怕是不会出阵了。”

    星云?

    女帝说的实在是太自然了,一众岐国将领此时都是神色怪异面面相觑,尤其是梵音天,朝着妙成天不断挤眉溜眼的,那眼神似乎在说‘你看伱看,称呼都变了呢’,一旁的李星云也察觉到了不对劲,连忙咳嗽一声转移话题道:“今日长安城情况如何?”

    姬如雪上前汇报道:“回殿下,今日梁军高挂免战牌,不知道是不是鬼王受伤的原因。”

    “正在疗伤吗?”李星云双眼微眯,鬼王的实力确实恐怖,此人不除,伐梁的计划怕是要多生阻塞。

    就在此时,一不良人出现在众人身后,朝着李星云行礼道:“殿下,大帅让属下带句话给您,接下来的路要怎么样,还要您来定夺。”

    这位不良人说完便将一封密信奉上。

    李星云接过密信,也没有避讳女帝,当即将密信拆开,不过他在看到密信内容的时候,眉头也随之皱起。

    信上所说,温涛已经找到了乾陵,乾陵之局随时开启,目标自然直指鬼王,李星云也知道,乾陵当中的娆疆圣蛊是可以轻易杀死鬼王的,不过袁天罡并未在信上明说,只是告诉李星云,乾陵之局可以解决鬼王,只要将龙泉宝藏在乾陵的消息放出去,心念功法秘籍的鬼王定然上钩。

    鬼王死不死李星云还真不担心,让他担心的是信上第二个内容,袁天罡找到了玄冥教的尸祖将臣,又让将臣找到了钟小葵,将臣也是个老家伙了,身上秘密不少,甚至冥帝和鬼王都是将臣功法的试验品,钟小葵此时恐怕已经接触了九幽玄天神功,李星云还不清楚四大尸祖到底要做什么,这个功法又意味着什么,漠北的多阔霍和这个功法又有没有联系……

    “啧,这几个尸祖,真不让人省心。”李星云心里刚叹了一句,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他差点骂出来。

    “我什么时候欠将臣一双眼睛了?还要大天位高手的完整眼珠?”李星云反复看了看这几行字,他有理由怀疑这是袁天罡的给他加的烂账,不是怀疑,是肯定!

    “怎么了星云?”女帝看着李星云愁眉不展,顿时紧张地问道。

    “放心,问题不大。”

    李星云一边回应着女帝,一边眉头皱的更深了,信上第三件事,有关女帝的兄长,岐王李茂贞。

    “殿下,李茂贞是一把好兵器,要不要用,能不能用,殿下自行决断。”

    岐王李茂贞,十二峒留学生,身怀陨生蛊,虽然复活一次会损伤寿元,但是此蛊不得不说,效果很变态,外加上李茂贞原本就有大天位之上的实力,二者相加,李星云不得不承认,这老东西比鬼王还要难对付。

    但就这个世界的李茂贞,李星云还真知道该怎么对付他,无非两件事,岐国,女帝。

    一个是李茂贞打拼了一辈子的基业,一个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虽然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这个世界的李茂贞确实没有子嗣……

    距离李星云这位大舅哥从十二峒归来还有很长的时间,到那时,他羽翼已丰,对付心高气傲的李茂贞,要比他更傲才行,至此,李星云心中有了计划。

    “暂时停止攻城,等我消息,到时一举拿下长安。”

    折上密信的李星云对着女帝如此说道。

    “你要去哪?”女帝顿时皱起了眉头。

    李星云微微一笑,道:“此去擒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