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擒王?你是要去对付鬼王?”女帝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李星云现在要对付的只能是正在长安城养伤的鬼王,而鬼王的存在现在确实是阻碍了岐国大军征讨梁国的步伐。

    想及此处的女帝一脸严肃地看着李星云道:“星云,鬼王的实力你应该很清楚,即便我在你身边都不能保证伱的安全,除非不良帅亲自出手,我知道你应该是已经有了什么计划,但我还是想说,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鬼王这种存在是难对付,但也不是不能对付,李星云可只有一个,为了对付鬼王把李星云搭上去,那女帝是怎么都不会答应的。

    女帝坐镇军中,作为主帅不能轻易离开,主要还是岐国除了她没有一个可以站出来抗大旗的人,几位幻音坊圣姬也只是杀手不是统帅,所以岐军的一切事务其实都压在女帝肩膀上,昨夜女帝和李星云一夜缠绵,军中军务都没来得及处理,一两日还好,若是再过几日,岐军军心必乱。

    “放心,我李星云不打没把握的仗。”李星云微微一笑,朝着女帝说道,他身上的自信不只是来源于实力,更还有开挂般的上帝视角。

    女帝见状也不再出言相劝,毕竟在洛阳事变之前,没人可以想到李星云能在朱温的大本营、大梁的皇宫内杀了朱温,她看着这个站在阳光下的青年,不由得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这也是这小子吸引她的一个地方,很难想象他才十八岁……

    想到这里,女帝不由得俏脸一红,自己好像比李星云大几岁,啧,她好像还占便宜了呢,脑海中不由掠过昨夜旖旎,那般滋味,让女帝忍不住不敢去看现在的李星云。

    李星云此时并没有注意到女帝的微表情,仍旧对着女帝笑道:“没了鬼王阻拦,我相信你可以轻易收复京兆府之地。”

    李星云这么自信的前提是王彦章是他的人,这样一位梁国顶级将领为他做事,岐军想不赢都难,不然相比梁国的底蕴,岐国是真的有些不够看。

    李茂贞在的时候岐国就被梁国按着打,岐国在被蜀国背刺之后丢失关中大片土地,甚至一度失去了争霸天下的资格,所以走投无路的李茂贞才会按照袁天罡的算计远走十二峒。

    女帝对着李星云郑重地点了点头,道:“好,星云,我等你的消息,你稍等一下,我吩咐点事情。”

    “姬如雪,陆林轩,你们两个进来。”女帝朝着姬如雪和陆林轩摆了摆手,顶着熊猫眼的陆林轩愣了一下,随后用食指指着自己道:“我?”

    女帝背着双手,道:“对,就是你。”

    相比陆林轩,姬如雪倒是没有什么废话,跟着女帝就进了大帐。

    李星云也是一脸奇怪地看着女帝的背影,这是要搞什么幺蛾子?

    此时女帝已经和陆林轩、姬如雪来到了大帐之内,女帝背着手看着两女道:“知道我找你们来有什么事吗?”

    来炫耀吗?陆林轩闻言噘着嘴摇了摇头,姬如雪则是老老实实地回道:“属下不知。”

    女帝忽略了陆林轩挂在脸上的不满,淡淡说道:

    “李星云出军营之后,你们两人便跟着他,随身保护他,你们的任务,就是照顾李星云的起居,保护他的安全,关键时刻可以替他去死的那种,懂了吗?”

    姬如雪眼神一动,立即道:“属下明白。”

    陆林轩也是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女帝后回道:“以我和我师哥的关系,你就不怕我们之间发生什么吗?”

    姬如雪也是眼神微微一动,似乎在考虑女帝这么做的用意。

    女帝俯下身,用食指勾起陆林轩的下巴,轻笑道:“小妹妹,本王可不是一个善妒的人,李星云的身边,不可能只有我一个女人。”

    “什么?”陆林轩微微一怔,却见女帝背着双手转过身淡淡说道:“当然了,也不能任由他胡乱厮混,这也是你们俩的任务,替本王看着他,不要让他在外面沾花惹草,尤其是那些来历不明的女人!”

    说到这里,女帝微微咬了咬牙,她怎么可能不在意,只是她的身份让她不得不这样做,与其让李星云去外面沾花惹草,不如把知根知底的陆林轩和姬如雪派出去照顾他,女帝微微叹了口气,道:“去吧,记着,他的安全,始终是第一位的。”

    陆林轩和姬如雪两人对视一眼后同时拱手道:“是,女帝。”

    ……

    岐军大营之外。

    “呜……明明是我先认识师哥的……”

    陆林轩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再也忍不住地哭了起来,被女帝捷足先登就算了,还被默然成了妹妹……好吧,虽然做女帝的姐妹不丢人,但还是好难过啊……

    李星云有些头疼地看着这一幕,想上前安慰一下,但陆林轩直接拧过身子碰都不给碰,李星云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感情这方面他确实挺渣的……

    就在这时,一个鬼面不良人赶了上来,李星云当即神色一变,问道:“怎么样,岐军大营当中可有梁军的奸细?”

    刚才李星云之所以当着女帝和岐军众多将领的面说要对付鬼王的那番话,也是为了测试一下岐军大营里面有没有梁军的卧底,毕竟他自己老玩这一手,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卧底以及情报差带来的危害了。

    这不良人拱手道:“回殿下,有一人,岐军游击将军邓木,在您刚才说完那番话之后便神色有些不对劲,属下已经派人去监视他了,一旦有什么异动,我们的人就会立马将其揪出!”

    李星云点点头,笑道:“给女帝先送上一个小惊喜吧,记着,岐军中我们的人暂时不要暴露。”

    “是,属下明白!”

    ……

    岐军大营。

    “老邓,干嘛去啊?还没到你的换防时间啊。”

    一个背着长弓、身形精壮的中年汉子顿时身形一震,随后转头笑道:“没事,我就溜达溜达,这几天应该都没有战事了,我去练练箭。”

    “哈哈,行,到时候记得回来换防。”

    邓木答应了一声,快步走向了岐军大营的一角落处,有一队巡逻士兵路过为首伍长冲着邓木拱手道:“见过邓将军。”邓木笑道:“兄弟们辛苦了,这两天还是要加紧巡逻,以防梁军偷袭。”

    那伍长有些受宠若惊地回道:“是,将军!”

    等这队巡逻士兵走后,邓木脸色一变,立刻从怀中拿出一封信件来,将信绑于箭上,弯弓搭箭就要将其对着营外射去。

    突然,啪的一声,邓木背后如遭重击,瞬间就晕了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