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星云耸了耸肩,并没有否认将臣所说的话,转而将注意力放在了这本血封大法之上。

    说起来这血封大法还是挺有意思的,鬼王当初被自己的徒弟黑白无常背叛,在修炼的紧要关头被冥帝偷袭用此法封印在了幽狱内的密室当中那么多年,如今破除封印后修为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反而以很快的速度回到了巅峰,看来这血封大法的假死效果是真的很强,这种术法,用的好了,不止能害人,还能救人!

    将臣有些好奇地看着已经投入到血封大法当中的李星云问道:“鬼王是你的大敌,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

    李星云一边将血封大法放入怀中一边冲着将臣淡淡说道:“不告诉你!”

    “伱!”将臣眼睛瞬间瞪大,咬着牙指着李星云道:“好好好,翻脸不认人是吧,你把功法还我!”

    李星云抱着双臂朝外面走去,“不还!我李星云拿到手的东西,打死都不还!”

    将臣瞬间就给气笑了,用右手指着李星云道:“那打不死是不是就行了?”

    李星云双目一瞪,丝毫不虚地看着将臣道:“你敢打我?以为我背后没人是吧?”

    将臣认识袁天罡,而且了解袁天罡的强大,所以李星云敢这么装,他一步向前直视着将臣道:“当我家不良帅是摆设是吧?信不信我家罡子来了,给你拆成……啧。”李星云一边掰着手指一边道:“给你拆成六段!”

    “李星云!”将臣声音瞬间提高了八度,一手抓向李星云怀里的血封大法,李星云向左侧一闪,一手抓住将臣右手,却见将臣突然道:“放肆,李星云,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握着的是谁的手臂?”

    “谁的?”李星云一时间真没反应过来,随后一思索,顿时放开将臣的手并表情有些怪异地看着将臣,将臣也是学着李星云刚才的样子掰着手指道:“这应该是你是,嘶……这应该是你十三太奶奶的胳膊!杨贵妃,还不打个招呼?”

    李星云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但随即还是装模作样地回道:“见过十三太奶奶。”

    “嗯,不错,真乖。”将臣一副打了胜仗的样子,得意地抱着双臂道:“对了,其实你叫十二太奶奶也行,她还跟过你十三太爷的儿子,啧,你家真乱。”

    李星云撇嘴扫了眼四周道:“你家也挺乱的。”

    “你!姓李的,我真是欠你了,赶紧走。”将臣一只手像扇苍蝇一样扇着,一只手便把李星云往外面推,不过李星云却是一把抱住房柱道:“等等,还有一件事,你知道其他三位尸祖的位置吗,我找他们有事。”

    将臣一把将李星云推地靠在了柱子上,道:“哟,野心不小嘛,想集齐我们四大尸祖做什么事?”

    李星云思索了片刻后皱眉道:“有候卿在,战争发生之后打扫战场就会很容易,而且可以防止瘟疫,有旱魃在,可以研究研究新型火器,有你在!”

    李星云说到这里双手抓着将臣的肩膀道:“我大唐首席科学家!”

    “什么是科学家?”将臣有些好奇地问道。

    李星云顿时一脸严肃地道:“就是可以让全天下人都会好奇你在干什么的职业!”

    将臣闻言眼睛顿时一亮,用手指指着自己道:“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吗?”

    “真的!”李星云用力点了点头,谁知将臣接下来一副鄙视的表情看着李星云道:“想诓我?你看你姑奶奶我是什么很好骗的人吗?”

    “我可以以李唐后裔之名起誓,绝对没有诓骗你!”

    李星云左手指天,他是真舍不得将臣这一身本事啊,会研究功法,还懂得人体生物学,不管她是怎么做到的,但只要把她拉拢到自己麾下,自己身边的这些人断个胳膊断个腿,又或者缺心少肺啥的,都可以找将臣啊,她的本事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你是认真的?”将臣有些拿不准了,李星云这样子还真不像是装出来的,“好了好了,我会考虑考虑的,不过请我出山,你想好付出什么代价了吗?”

    李星云仔细想了想后,道:“只要不是要我和我属下身上的零件,其他的事情都还是好商量的。”

    将臣嘁了一声,道:“就这点诚意,行了,给你,这是其他几位尸祖所在的位置。”

    将臣将一份牛皮地图丢给了李星云,道:“记着,用血封之法封印鬼王后尽快给我送来,好久没有找到好用的眼睛了,烦死我了。”

    李星云接过地图后抱拳道:“好,多谢尸祖。”

    ……

    长安城。

    盘膝而坐的鬼王全身缭绕在一股阴冷的黑色气焰当中,受了女帝一脚和李星云的一剑,即便对他这种级别的武者来说也有些不好受。

    “呼……”

    “嗖……”

    鬼王一呼一吸之间有黑色的匹练吐出,他能明显感觉到他的功力自从突破了大天位之后就抵达了瓶颈期,现在想再快速突破是不可能了,只能依靠时间的水磨功夫还慢慢增长内力。

    “鬼王大人,七殿下有要事请您相商!”

    一个玄冥教教众的身影出现在了鬼王的屋外,鬼王缓缓睁开了双眼,冷哼一声道:“我不是说过了吗,不要在我练功的时候打扰我!”

    那玄冥教众跪在地上道:“七殿下说事关龙泉宝藏,务必要通知您知晓。”

    “什么?龙泉宝藏!”鬼王猩红的双目顿时泛起了一丝精光,这还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鬼王顿时来了兴趣,随手一招,顿时一股气浪推开了房门,跪在外面的玄冥教众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房中已然空空如也,刚刚还在修炼的鬼王早已消失不见。

    这玄冥教众有些感慨地说道:“鬼王大人的修为,当真恐怖!”

    ……

    议事堂。

    “王将军,你说这个消息是真还是假?乾陵已经建成了那么多年,这龙泉宝藏是如何运进乾陵的?”

    朱友让一脸狐疑地看着手中的情报向着王彦章问道。

    王彦章此时也是猜测道:“这乾陵是李唐皇室所建造,那李唐皇室手中自然应该掌握着打开乾陵的方法,这样看来,龙泉宝藏在乾陵的消息应当不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