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钟小葵的呼吸声,她周身的罡气也如同心脏跳动一般的收缩膨胀起来,闪烁的黑红色气焰在皎洁的月光下如梦如幻。

    至于钟小葵会不会遇到心魔,那目前倒是不会,毕竟原来世界当中李星云入魔的前提是他自身就有天罡诀至刚至阳的内力,天罡诀内力与那九幽玄天神功至阴至邪的内力产生了冲突,而李星云内心又心思颇多,这才导致了李星云入魔。

    在画江湖世界,像冥帝、鬼王,以及黑白无常兄妹,他们修炼九幽玄天神功的时候可是水到渠成,一点都没有产生心魔的迹象。

    “呼……”钟小葵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眼看着自己的双手,她从未感觉自己如此强大过,现在恐怕再对上殿下,殿下恐怕已经不是自己的对手了,不过这样也是好事情,毕竟自己实力越强,殿下打屁股的时候,就可以打的更用力了……

    一想到这里,钟小葵忍不住嘤咛一声,轻轻撅起了屁股,露出一脸怀念的表情,说起来,好像已经好久没有见过殿下了……

    “小葵要努力修炼!”钟小葵用力握了握秀气的小拳头,一脸的严肃,她很清楚殿下要做的事情是什么,是一统天下,是让战火平息,是让天下太平,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又怎么不值得她去追随呢。

    就在此时,一个悉悉索索的声音从钟小葵闭关处的甬道内传出,钟小葵似乎还有些不适应这大天位级别的听力,立刻回头喝道:“什么人!”

    等到钟小葵的声音在甬道内传出了回音,一个有些惊慌的身影才从甬道内跑了出来,此人穿着玄冥教的精锐服饰,脸上戴着鬼面面具,不过此人的鬼面面具,倒是和其他玄冥教之人有些细微的不同,“属下见过钟馗大人!”

    钟馗眉头微皱,看着眼前此人道:“你不是总舵的人,你是分舵处回来的?”如今玄冥教总舵刚刚被钟小葵清洗过,剩下的人都是她的心腹和刚刚归顺她的玄冥教头目,她自然都有印象。

    “大人慧眼,属下昨日刚从泌州分舵处赶来洛阳。”这玄冥教教众取下面具,道:“属下受殿下之命,携各地分舵处的玄冥教教众前来协助大人一统玄冥教。”

    “殿下?”钟小葵一愣,随后看着这个人眼睛一亮道:“你说的是那个殿下?”

    这玄冥教众顿时挺直了腰杆,朝着侧方拱了拱手,语气中颇有些自豪地道:“天底下还没有第二个人值得我们尊称一句殿下。”

    “大唐不良人!”钟小葵很快就确定了眼前此人的身份,同时心里又感觉有些诧异,她有些感慨地说道:“这玄冥教内,到底还有多少伱们的人,洛阳事变之后,我本以为玄冥教当中再无不良人了。”

    “话说,你们殿下还让你带什么话了?”钟小葵瞬移至此不良人面前,眼神中带着一些期待,这位不良人缓缓摇头道:“属下也许久没有见到殿下了,殿下最近些日子正在乾陵布局,大人若是有什么话想对殿下说,那便去乾陵寻殿下当面诉说。”

    钟小葵当即眉头一皱,眼神有些奇怪地看着这个不良人道:“你似乎很清楚我和你们殿下的关系?”

    这位不良人忍不住想笑,毕竟当初这位跟在他们殿下屁股后面的时候他们泌州不良人可都是看在眼里的,他低头道:“殿下身边何时出现女人,是什么样的女人,我们不良人都要时刻注意的。”

    钟小葵顿时点了点头,就李星云的身份来说,这样显然是很正常的,她随后凝眉问道:“乾陵布局,他在乾陵做什么?”

    这位不良人拱手道:“回大人,殿下已经放出消息,龙泉宝藏就在乾陵,鬼王和朱友贞都已经密切关注乾陵动向,殿下打算在乾陵铲除鬼王朱友文。”

    “什么?他要在乾陵对付鬼王?”钟小葵立刻表情严肃地问道:“他现在人在哪?鬼王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若是钟小葵在之前的中天位,那还对鬼王没有现在这么敬畏,等钟小葵突破了大天位之后,她才彻底明白了冥帝和鬼王的恐怖,光冥帝的实力,都在大天位的后期了,鬼王的实力,更是大天位之上,钟小葵很清楚即便是现在的自己,对上全力以赴的鬼王也撑不过三个回合。

    “属下之前得到的消息,殿下应该已经前往乾陵了。”

    “备马!我要去乾陵!”钟小葵喝了一声,那不良人顿时恭敬道:“马已经备好了,大人放心,我等随后便到。”

    钟小葵看了一眼这个不良人咂嘴道:“行啊,给我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这不良人当即躬身道:“属下不敢,属下只是为了节省大人的时间。”开玩笑,这钟小葵以后怎么说都是大唐的妃子,现在不恭敬着点,以后小心被穿小鞋……

    钟小葵轻哼一声,也没有表达什么不满,当即出了甬道,她现在心里完全都是李星云的身影,“殿下,等我!”

    ……

    岐军大营。

    “女帝,梁山乾陵埋葬龙泉宝藏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天下,各大势力,以及江湖上三教九流的人物都已经在往梁山而去。”

    梵音天看着面色从容的女帝,微微抬头道:“女帝,我们要怎么做?”

    “按兵不动,等他的消息。”女帝左手背于身后,起身道:“他有他的计划,我们贸然前往很可能会打乱他的布置,按兵不动即可,若是他有需要,自会让不良人来联系我等。”

    梵音天点头道:“是女帝,属下这就去安排士兵正常操练。”

    梵音天转身离去之后,妙成天却是细心的发现女帝背在身后的左手早已握紧,妙成天心中暗道:“看来女帝表现出来的不担心是假的啊……”

    ……

    晋国,太原。

    “义父,梁山乾陵的事情,您看我们通文馆要不要出手?”

    李嗣源躬身朝着李克用如此说道。

    坐在轮椅上的李克用呵呵笑道:“龙泉宝藏是真还是假,还未可知,就算真在乾陵发现了龙泉宝藏,远在梁山,我晋国大军眼下也鞭长莫及,此事,无利可图,我们无需插手。”

    李嗣源当即点头称是,却见李克用哼了一声后又道:“且让朱友文那小子拿去吧,等我晋国大军攻破洛阳,踏破汴州之时,他们辛辛苦苦运出来的宝藏,仍旧是老夫的囊中之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