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以剑试人镜心魔,居安思危张文礼!

    九月十九日,晋军完全清扫了幽州城内燕国残余势力,镜心魔得赐庄园一座。

    九月二十日,镜心魔派人向赵王送出厚礼,并告知赵王晋国大军要借道赵国追杀刘守光。

    九月二十一日,李存勖所赐庄园内。

    噌的一声,镜心魔拔出一把宝剑,用食指和中指缓缓拂过剑身,道:“可以开始了。”

    镜心魔话音落下,当即有一伶人被带了上来,此人和镜心魔同样装扮,脸上涂抹了白色水粉,双颊各有两坨殷红,不过和镜心魔身后的伶人们不同,此人看到镜心魔的时候眼神当中尽是恐惧之色。

    “呵呵,想靠近殿下?想为殿下唱戏?”镜心魔一边歪头擦着剑一边冷冷地说道,其反应和在李存勖身边的时候完全不同,可以说是极为反差。

    那伶人被镜心魔如此逼问,当即颤颤巍巍的回答道:“小人,小人从小便学戏曲出生,自然想为殿下唱戏。”

    “很好,很好!”

    镜心魔冷冷地给这伶人抛去一把长剑道:“拔剑吧,殿下最喜欢的就是剑舞,你若连剑都不会舞,那就没资格给殿下唱戏。”

    “这……”这伶人微微一愣,虽然唱戏的多少会点刀枪棍棒,可要是和眼前的大人比试,怕是凶多吉少,而且他听说要进殿下身前的伶人,很多都死在了这位镜心魔大人的剑下。

    “怕了?怕了就滚蛋!”镜心魔不屑的哼了一声,想大富大贵,就要有赴死的觉悟,这就是乱世的真理,怕死?哼,他手下不需要孬种!

    镜心魔在带着一众不良人潜伏在李存勖身边的同时也是在不断扩充着手下的数量,遇到合适的人选也会吸收进不良人组织当中,在袁天罡麾下,除了三千院和石瑶外,就只有他有这个权力了。

    “是,大人。”那伶人最后还是选择了拔剑,如今乱世当中,他这种长相柔弱的男子本就是一种资源,更何况他还是唱戏出身,若是找不到合适的靠山,那就只能沦为别人的玩物,这里的别人可不是什么富家女,而是男人,各种各样的男人……那些劫掠城池的兵痞们可不管你是男是女,只要长的好看,反正一样都能泻火……

    噌!

    为了活下去而拔剑,这伶人眼中也多了几分战意。

    嗖的一声,长剑顿时迎着镜心魔刺去,不过这一剑显得有些犹豫了,镜心魔微微侧身,长剑格挡后顺势转身刺出一剑,嚓的一声,长剑顿时透体而出。

    啪,那伶人跌倒在地,死不瞑目,他没想到自己这么简单的就被杀了。

    镜心魔以及四周的不良人对此似乎早已习惯,拿起一方白色手帕,镜心魔擦了擦长剑上的血迹后淡淡说道:“下一个!”

    这是镜心魔早已经立下的规矩,而他此举也是得到了李存勖的同意,所有想在李存勖面前露脸的伶人,都要在镜心魔手下过招,能过得去,就被镜心魔收为己用,过不去的,那就只有死!

    日上三竿,庭院内伶人的尸体已经叠到了一人高,镜心魔擦了擦汗水,淡淡道:“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帅那里还有没有新的指示?”

    “回大人,大帅并无指示,不过属下倒是打听到了一些有关殿下的消息,是洛阳不良人传来的消息。”一个不良人上前道:“乾陵一事,有了结果了。”

    “哦?殿下从乾陵出来了?”镜心魔脸色从容,当即拿出三个铜板算了一卦,随后脸色变得有些惊疑不定。

    “怎么了大人?”一旁不良人赶紧上前,要知道镜心魔的卜卦之术在目前的天下当中仅次于他们的大帅!

    “奇怪?”镜心魔不信邪的又卜了一卦,随后眉头皱起道:“居然和我之前的卦象有了如此大的差异,虽然殿下必然无恙,但是鬼王居然到现在还没死?这怎么可能?之前的乾陵卦象,鬼王应当是必死之局。”

    此时一旁不良人也是适时地汇报道:“属下正要向您汇报此事,殿下留了鬼王一命,似乎另有所图。”

    镜心魔微微一思索,反而笑了,道:“有意思,咱这位殿下果真有意思,我倒是有些期待他接下来到底想做什么了,对了,殿下如今身在何处?”

    那不良人闻言笑道:“说起这个大人您听到可能会更惊讶了,殿下此时正在洛阳,而且还已经彻底掌控了玄冥教,而且殿下似乎接下来在洛阳也会有很大的动作,我们已经有不少兄弟往洛阳汇聚了。”

    镜心魔神情有些复杂地道:“终于,终于让大帅等到了吗?”

    ……

    赵国。

    身处梁国和晋国的夹缝之中,赵王王镕是各方讨好称臣,这才得以偏安一隅,不过多年的平静似乎让王蓉已经失去了警惕,没有称雄之心的王镕,整天就知道享乐,骄奢无比的生活让王镕已经安于现状了。

    “陛下,李存勖送来厚礼,说是要借道我赵国以追杀刘守光。”

    这大臣话音落罢,只见一车车金银珠宝以及玉石雕刻,还有绫罗绸缎纷纷运入了皇宫当中,王镕见状脸色一喜,道:“何须如此客气。”

    此时王镕一旁有一英武的中年人出列拱手道:“父皇,这李存勖突然发兵灭燕,此时刘守光已经不成气候,他却还要借道我们赵国,只怕是没安什么好心,我们不得不防啊!”

    此人名为张文礼,战场上颇为骁勇,且心思细腻,性格狠厉,投奔王镕后为其效力,颇受王镕赏识,不过义子终究是义子,王镕对其也并不是完全放心,王镕最近些年已经开始逐渐收取张文礼手中兵权,看起来对他这义子也是颇为忌惮。

    “文礼,你这是什么话?晋国与我赵国素来安好,伱休要胡言,乱了两国和气。”王镕皱眉看向张文礼,他担心的是张文礼想借助此事重掌兵权所以故意这么说。

    张文礼皱了皱眉头,随后拱手退了回去,“孩儿知错。”

    王镕看见张文礼服软,嘴角笑容更盛,只不过他没注意到张文礼那最后看他时有些冷漠的眼神,在这个特殊的时代,义父和义子之间,可没多少情分可言……

    ……

    九月二十二日,女帝剑斩梁将三人,力破长安,王彦章率领麾下铁枪军护送朱友让顺利突围,后梁军退守潼关,岐军也开始收复关中之地!

    九月二十三日,蜀国大将许存久攻襄州不下,许存与梁国大将刘炎交手数次,双方以平手告终,蜀梁陷入了拉锯战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