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锦囊妙计,拿捏尸祖!

    吴国,一村镇,有一扎纸匠,以其手艺之高超,闻名于方圆百里,而其人又从不在人前露面,更是为其平添了一些神秘色彩。

    啪嗒。

    一道人影于夜色下出现在了这扎纸匠的铺房之前,四周全部都是惨白色的纸人和纸棺材,在夜色下看着极为渗入,即便付谙成为不良人后已经在江湖上走南闯北数十年,但看见眼前这种景象还是有些瘆的慌。

    “来者何人?”一道浑厚的声音从院中传出,紧接着一纸人骤然从院中飞出,付谙不敢大意,当即躬身道:

    “不良人付谙,见过尸祖旱魃!”

    那浑厚的声音再次传出,“我与不良人之间,可没有什么交情,你走吧。”

    付谙不慌不忙地道:“尸祖将臣现在我们殿下手里,旱魃您确定不去一见吗?”

    “将臣吗?好,知道了。”

    说完这句话后旱魃的声音顿时消失,付谙愣了一下,随后抬头看向扎纸铺,寂静……长久的寂静……

    “怎么,您一点也不担心将臣的安危吗?”

    付暗有些意外地问道,不是说四大尸祖之间亲如兄弟姐妹吗?

    “不担心,我们都死了,她也不会死。”旱魃淡淡说道,情绪是真的一点都没有波动。

    付谙此时也有些拿捏不准了,不过还好殿下在他走时还给了他一个锦囊,说若是旱魃对将臣的死活爱答不理之后就打开这个锦囊。

    付谙皱眉看着锦囊当中的内容,脸色有些迷茫,堂堂尸祖,殿下说的方法,当真可行吗?

    虽然对殿下锦囊所说有所怀疑,付谙还是高声道:“我们殿下,李唐后裔李星云说了,您要是愿意出山相助于他,等天下大同之时,他会举国之力为您找到真爱!并亲自操办您的大婚!”

    咚!咚!咚!

    几道恐怖的响动顿时让付谙感觉脚下的石板都有些微微颤动,紧接着他就双目微睁,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壮汉,一个身高八尺、浑身幽蓝色皮肤相貌极其粗犷,脸上还带着奇怪嘴套的壮汉。

    “你说的可是实话?”旱魃语气有些不淡定,他相貌因为所修功法变得如此怪异,本身却又是个实打实的纯爱之人,这辈子所求之事便是寻一不嫌弃他外貌的女子与其厮守一生,只能说李星云的这一招是打在旱魃的软肋上面了。

    付谙也是瞬间就明白了自家殿下的厉害之处,这锦囊里面的话看来就是专门针对旱魃的呀!

    “当然了!”付谙拱手笑道:“我们殿下英明神武,他日必能让天下一统,您的亲事,就放心交给我们殿下吧!”

    旱魃当即提起付谙道:“李星云和将臣现在在哪?”

    付谙有些惊惧旱魃的实力,这随手一抓他居然都没有反应的时间,不过他嘴中还是及时地说道:“洛阳!”

    “好,现在就出发!”

    ……

    吴越,藏尸林,据附近百姓所说,方圆百里的人死了之后就会全部复活朝着这藏尸林而去,最近这些年,这藏尸林当中少说也进去了上百具尸体。

    沙、沙……

    竹林清幽,地面上是厚厚的竹叶,楚云小心翼翼地走在竹林当中,丝毫不敢放松警惕,这次殿下的任务很重要,而且面对的人还是玄冥教的四大尸祖,所以楚云丝毫不敢大意。

    “呼……”

    一道粗重的喘息声突然从背后传来,楚云脸色一变,甚至没有转身便下意识的拔刀后刺。

    噗嗤一声,刺中了,但是感觉就像刺中了一坨烂肉一样,楚云瞬间向着前方跳去,这次来得及扭头回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楚云也是脸色大变,这刚才突然出现在他背后的哪里是活人,脸上腐烂见骨,甚至有蛆虫在上面蠕动,可就是这样一具尸体,如今却还活蹦乱跳的朝他冲来,楚云瞬间明白了,这肯定是四大尸祖之一候卿的手段!

    沙沙……

    伴随着四周的沙沙声音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多的尸体出现在了楚云的周围,楚云脸色有些难看,当即抱拳喊道:“不良人楚云见过尸祖。我们殿下和将臣尸祖邀请阁下前往洛阳,还请尸祖现身一见。”

    哐的一声锣声响起,四周的尸体顿时就消停了下来,紧接着尸群散去,有一顶红色花轿落于楚云面前,“不良人?和我有什么关系?”轿中之人声音清雅悦耳,似一中年儒生。

    楚云继续拱手道:“将臣尸祖受我们殿下相邀正在洛阳与其一同研究功法,此次在下前来也是邀请尸祖一起前往洛阳与将臣尸祖汇合。”

    “将臣?没兴趣。”

    轿子里面的人淡淡说了一句,又警告楚云道:“看你长的不算丑,这次饶伱一命,现在速速离去,再入我这赶尸林,可是会死的哟。”

    楚云脸色一僵,将臣这么没面子的吗?这要不是自己长的有点小帅,这次怕是就栽了。

    想到这里,楚云迅速从腰间打开了李星云走之前给他留的锦囊,扫了一眼后楚云顿时朝着轿子拱手道:“我们殿下说了,候卿此人,才情样貌天下无男子出其右,乃天下唯二有品之人,当与他共赏盛世大唐,若尸祖愿意出世,殿下愿意在天下大同之后为您立像开庙,以供后人瞻仰这天下最最有品之人!”

    楚云一边念着锦囊内纸条上的内容,一边脸色变得有些怪异,这堂堂尸祖,真能被殿下所画的这大饼打动吗?

    “什么?”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一道香风掠过,楚云面前瞬间多了一个全身白衣手拿红伞的美男子,是真正意义上的美男子,楚云甚至都有些惊叹,这尸祖候卿按理来说年纪已经不小了,可这长的居然比他们殿下还要俊美一些。

    “不错,不错,你们这殿下是叫李星云是吧,相当有品!”

    候卿拿过楚云手中的纸条脸色大喜,随后更是拍了拍楚云的肩膀道:“老弟,你说你们殿下在哪?”

    “洛阳!”楚云一时间被这反差搞得有些不知所措,愣愣地说了一句,候卿当即拍手道:“知己难寻,我们现在就出发洛阳!”

    ……

    云州,一饭馆。

    “再来十盘,不够,不够!”

    一个小女孩蹲在椅子上大快朵颐着盘中羊肉,她两侧堆叠的碗碟已经比她人都要高了,此时一道人影赫然出现在了饭馆门口,此人左右扫视一圈,馆中食客无一人敢与其对视。

    最后此人目光也是锁定在了正在吃饭的小孩身上,当即拱手道:“不良人李莽,见过尸祖!”

    那小女孩头也没回的道:“我不是尸祖,我是阿姐。”

    阿姐刚刚说完就感觉头顶一黑,李莽套着一大麻袋,连带阿姐和其身后的背包全部都给装了进去,“抱歉了尸祖,殿下说了,和您完全不用废话,打包带回去就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