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拿下张文礼,赵国兵变!

    晋国,解梁。

    咻……

    一声鹰啼在七彩盐池的上空响起,一只海东青飞过群山来到了一高数丈的松树之上,有一矮胖人影立于枝头之上伸出手臂,那海东青缓缓收翅落于此人小臂之上。

    段成天解开海东青爪子上绑着的密信,扫视一眼后顿时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当即吹了一个口哨,四周山林各处自有不良人传来回应之声,没过一会儿,段成天面前就已经集合了十多个披甲带刀的不良人。

    有不良人上前问道:“大人,是大帅来信,还是殿下来信?”

    段成天背过双手道:“是大帅来信,大帅让我等联系赵国不良人,届时联合张文礼伏击要从赵国借道的李存勖。”

    话音未落,张文礼已经侧身扑向了身后架子之上的宝刀,一手持刀的张文礼赫然发现那黑影依旧未动,“哼,装神弄鬼!”张文礼冷喝一声,随即一步迈步,手中长刀猛地斩下,而他自身内力也在长刀上点燃了一道白色气焰。

    段成天冷眼看着张文礼的表演淡淡说道:“杀王镕很容易,我要让你做的事情是要伏击李存勖。”

    “当然,你以为我们不良人是什么?”段成天有些自傲的起身道:“赶紧做出你的选择吧,想死还是想活?”

    ……

    张文礼瞬间背后的冷汗就流下来了,他甚至都没有任何的感觉有人进了他的房间,高手,背后这人肯定是实力比他强很多的高手!

    段成天端着茶杯淡淡说道:“不良人,天速星。”

    赵国,镇州!

    赵王王镕欣然接受了晋国厚礼之后宴请了晋国使臣,而张文礼则是在宴席上愤然离去,至此,赵王王镕与张文礼之间的关系也是进一步恶化。

    “想活!”张文礼很坚定的点了点头回答道,他自从混迹江湖开始,就立志要活的比旁人更好,他不想死,就算赵国灭了,他也不想死!

    “很好,晋国借口追杀刘守光借道赵国就是为了趁机灭掉赵国,以王镕的性子,最后大概不会反抗,你现在只有一个选择,杀了王镕,自立,随后告诉李存勖,赵国不是软柿子,不是他想灭就能灭的!”

    听到段成天的话,张文礼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表演没有多大用处,他只能苦笑道:“大人,赵国的国力比之晋国是天壤之别,杀了李存勖,在下怕是会被晋王活剐。”

    张文礼终于有机会坐下来,他小心翼翼地看着段成天道:“不知道大人此次前来,有何指教?”

    “明白了大人!”一众不良人纷纷应道。

    “阁下到底是何人?”张文礼没敢动,仍旧保持着那个持刀的僵硬姿势,他怕他一乱动,背后那人直接起了杀心。

    张文礼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缓缓转身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看着眼前坐在他对面的矮胖之人拱手道:“不知道是哪位大人大驾光临?”

    “不良人?”

    轰!

    咔擦声音不断,张文礼眼前那木窗也轰然破碎,木屑纷飞……

    张文礼在军事上也不是蠢材,现如今能够给晋国带来麻烦的怕是只有梁国了,“您是说大梁会出兵攻打晋国?”张文礼虽然说出了这段话,但还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梁国如今各处战火怕是自身难保。

    张文礼自信一笑,以他大星位的实力,这一刀下去,完全可以做到人马具碎,那鬼魅人影,此时怕已经踏至黄泉了!

    段成天对着人群中一人道:“齐三,你带一队留守解梁,我带人现在就出发赵国!”

    且赵国位置本就处于晋国以北,如今晋国拿下燕云之地,赵国更是身处晋国腹地,如此险境,王镕居然没有丝毫察觉?

    也就在此时,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张文礼的门外,黑影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明显,张文礼双眼微眯,冷喝一声道:“什么人?”

    段成天看了张文礼一眼,哼道:“当然是救你,伱死到临头而不自知,再过几天,晋国大军一到,你们赵国不管是皇帝还是官员,上上下下都会成为李存勖的刀下亡魂!”

    可就在此时,张文礼悚然发现眼前的碎木当中不仅仅没有人影,就连一丝血迹都没有!

    “嗯,茶不错。”一道淡淡地声音似幽冥一般从张文礼的背后突然响起。

    张文礼此人,擅长带兵打仗,但是为人处世方面也是一窍不通,他今夜此举是于众人面前落了王镕面子,至此,这对父子之间的关系还想恢复如初就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只听那人淡淡说道:“行了,坐下谈吧,不是你一直在找我们不良人寻求合作吗?”

    “什么?大人已经知晓了晋国要借路赵国的消息?”张文礼顿时有些惊讶了,今天晋国的使臣刚来赵国,这里不良人就找上他说晋国要攻打赵国,这情报获取的速度,当真有些可怕。

    那不良人奇道:“要杀了李存勖吗?”

    “好一招假道伐虢!”张文礼用力砸了一下桌子,眼神渐渐溢出了一丝杀气,他张文礼自从投奔王镕以来,每天都兢兢业业,如今却备受王镕排挤,甚至手中兵权也被卸去了大半,张文礼冷声道:“王镕,你不仁,别怪我不义!”

    段成天摇摇头,道:“给他点教训便是了,杀了他,免不得李克用那老不死的发疯,殿下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成长,大帅的意思是让我等限制限制李存勖的发展,免得晋国势力太强。”

    张文礼府。

    齐三拱手道:“是大人!”

    段成天轻哼一声道:“当然不会真杀了李存勖,只是给他一个教训罢了,而且之后你也不用担心晋国报复,晋国的麻烦很快就来了。”

    砰!

    一声脆响,张文礼一手将手中酒盅按成了一堆碎渣,他脸色有些阴沉地回想着今日宫中发生的一切,王镕太让他失望了,李存勖野心甚大,一直以来都觊觎着燕赵两地,现在燕国败亡,李存勖下一个的目标除了赵国还能是谁?

    段成天道:“这就不是你该操心的问题了,做好你该做的就行,今夜,晋国使者离去之后,我的人会配合你动手,你现在就可以下去准备了,记住,成大事者,莫要犹豫不决!”

    张文礼拱手道:“在下明白!”

    本章完